文章
故事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谁写谁的泪,谁画谁的伤,是过往,不忘又何妨_不忘初心不念过往,不滥于情不忘过往

发布时间:2014-12-04 17:29:16    来源:非主流文章网    访问:

  明知那个玩具兔会让她伤心那段过往,她还是痴痴地将它珍藏。
  
  那种说不清的感情,不知道可不可以当友情来算。只是,伤心的时候,有他一个人安慰,便有最充足的理由不再伤心;心烦的时候,有他一个人倾听,便是什么也烟消云散;快乐的时候,有他一个人分享,便最快乐。这份情谊,她好想,好想珍惜。
  
  那是一朵极美的花,让她禁不住把眼光投向它所在的方向。它的难得,让她乐此不疲地锄草,浇水,甚至是悄悄话。她希望得到它,但只有深植泥土,才能让它最美地开放。于是,她守护它。
  
  清晨,明朗得一如往常,那方泥土,却只剩断枝向她呼唤。她多想一直伴着它,看它枯萎,凋落。可那不是她的花,正是盛开的时候,除了她,还有人喜爱它,甚至,占有它。
  
  她对他的情感,不同于对花。却一样的害怕失去。然而有一道界限,她跨不过。她犹豫,却坚定地站在界限的另一边,这种情感,就这样维持着,就好。
  
  他却不似那般软弱,花到了盛开的时候,便该摘取。朋友与恋人,何必要有那道所谓的界限!只是她的无能,注定让他的希望还未开始便走向灭亡。犹犹豫豫的她,面对心底一直盼望的,却是超出内心的坚决,宁可失去那朵花,也不做那采花人!她,真是,伤透了他!
  
  或许,她永远都是那个丢掉花朵的守花人,从开始,到结局。她失去了他,也有愧于他。这朵花虽灿烂,只是开错了季节。如果,遇见他的时候,再迟,再迟一点……她清楚,没有如果。
  
  他送她的玩具兔,仍藏着。或许,春风再次吹过的时候,会有一朵更美丽的花开在旧枝上。那个守花人,不会改变。
  
  那段往事,会让她伤心,但她不舍温存其中的回忆。生活,一如糖莲,让人苦中一点甜。
  
  (其实,她怨他,干吗非要与那条界限争个头破血流。但她更怨自己,那道线,或许并不存在,亦或许,曾被悄然跨过,只是死守一条陈规。可即使重新来过,那道似有非有的线,她依旧跨不过,只会懦弱地在心中深处,将他连痛一起珍藏。你若不平于那个他,疑惑看不起这个她,能否暗骂与心里,不现在纸上?)
  
  

与"谁写谁的泪,谁画谁的伤,是过往,不忘又何妨_不忘初心不念过往,不滥于情不忘过往"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