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故事
散文
杂文
诗歌
日记

黑白棋_黑白棋技巧,黑白棋怎么玩

发布时间:2014-11-14 12:26:11    来源:非主流文章网    访问:

  夏天的天色是入夜了最好,本以为会很热的,但黄昏一场雨后,一切都凉了下来。
  
  到了黑夜,雨是彻底停了,但天一直昏昏沉沉。可能是乌云还没有散全吧,只能依稀辨认月光的方向,星星却一颗也看不见。
  
  这样的夜色是无法赶路了,无法,所有车马停在桥边。所有护卫提上灯笼,围绕着两张轿子来回的巡视。侍女们在四周搭上了帷帐,拥簇着。
  
  帷帐内的点点灯火引来了噗噗而飞的小灰蛾在帷帐四周飞转。
  
  “听说了么,这附近有一个湖,是当年司马沐云先生投水的地方。”一名侍女说道。
  
  “是那个司马沐云么?”我没什么精神,随声地附和了一句。
  
  “哎呀,要说,真是可怜呀,那么一个清秀美丽的人儿。”
  
  “你见过他吗?就知道他清秀美丽。”我半开玩笑的说道。司马沐云先生投水之时,我们还都没有出生呢。
  
  “那么认真干嘛。”她抱怨似的跑来追我。
  
  短暂的嬉闹后,帷帐内一切归于平静,只有车上落下的雨滴声,证明着方才有过那么一场雨。
  
  记忆里,依稀记得那样一个画面……
  
  那个雨夜,独自坐在亭下,淅淅沥沥的雨滴打落在池塘里的荷叶上,灯烛照亮,一个人,摆开了黑白两色的世界。
  
  那情形是祖母说给我的,手上的毛笔在宣纸上,用墨色点缀了那人的容颜。那苍老的声音,幼年的我感觉,这声音似乎有一丝颤抖,可能是一种执念吧,祖母希望她能延续下去。或许将来的我,也会为了那么一两件事而铭记一生。
  
  “家兄是骠骑将军云帆吧?”
  
  “嗯,正是家兄。”画中女子局促地低着头。
  
  传说中的司马沐云,是号称“棋之圣手”的男人,王公大臣经常会邀请他为其表演,那堪称月华之光的华丽棋艺,典雅精美。在常人看来这等荣耀,或许在沐云先生眼里,只属于一种无奈吧。
  
  “我们曾在凌雪桥见过一面么?你恐怕不记得了”
  
  “嗯,是,是的。初雪时。”
  
  “你半天不落子,我很为难唉。”
  
  谈话间,那枚举棋不定的白子落入棋盘。
  
  “沐云先生……”
  
  “呵,有的时候觉得,我是困在世上的鸟笼里,没有自由。倒不如,寄生于黑白两色的棋局中,反而轻松。”
  
  “先生是将棋局当作寄托忧愁的棋局了吗?”
  
  “也不是,这样说太对不起它们了。”
  
  说着,黑白两色的棋子,在纤长皙白的手中滚动着,
  
  “那应该是?”
  
  “因为内心有太多难过的是,但似乎也都无能为力,浮生太过仓促,禁不起太多等待的日子。”
  
  “这样一心沉浸在黑白两色的世界中,未尝不是一种蜕掉烦恼的道路。”
  
  之后两人没有过多的谈话,陷入了沉寂,司马沐云本就是寡言之人,内心之中更是藏着羞怯的心灵。
  
  “学棋的话,随时都可以,请不用客气。”
  
  祖母有些自嘲的笑着,说自己几乎是跑走的。
  
  因为兄长跟沐云先生有交情,所以曾几度遇上,那个被称为“棋之圣手”的男人,身着白色薄纱单衣,带着淡淡的清香,容貌比衣物要更加鲜明美丽。待人过往,总是低头走过,相互让路,那温润儒雅的声音,实在容颜让人产生爱慕之心。
  
  可惜,浮生太过仓促,天怜惜的人,总是少之又少。
  
  祖母始终没能跟他在一起,皇命难为,祖母嫁给了一位王宫子弟,也就是我祖父……
  
  祖母曾说他是一个木头美人,走路的时候呆呆的想着棋局,一直走到花圃中踩到大片的夕颜,而自己却毫无察觉。专心致志到此,可想他对棋的入迷。
  
  偶然遇见,也似乎没有什么可谈。强颜欢笑也未尝不可,短促的人生,容不下太多的悲伤,顷刻的胜负耗去了大半生的精力,剩下的,几步便可随风而去……
  
  不知他独身一人徘徊在尘世,是怎样寂寞的事,命运如此,没什么好哀叹的。纠缠着他的一生,是胜负,抑或仅仅是黑白之间的霎那和永恒,人容易忘记许多的过往和恩怨,却为何不能从霎那间解脱?或者只有他这样的单纯,才使得如此固执。不知他是怎样的茫然,让他就步入水中。慢慢沉了下去……
  
  飞雪了么?纷纷落下,让人不禁散起片片哀伤……
  
  

与"黑白棋_黑白棋技巧,黑白棋怎么玩"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