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心情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文章故事 > 经典文章 > 幻念一场相思梦【作者:顾暖】小说VIP章节免费阅读_【温暖宋祁渊】在线阅读

幻念一场相思梦【作者:顾暖】小说VIP章节免费阅读_【温暖宋祁渊】在线阅读

时间:2018-07-05 12:50:58 来源:经典文章 点击:
《幻念一场相思梦》是顾暖所写的一本很好看的言情小说,主角“温暖、宋祁渊”,小说讲述的是男女主两人之间的爱恨纠葛,内容构思巧妙,有虐有甜,值得一看!

推荐指数:★★★★★

她躺在床上,撩着修长的美腿儿,妖娆婀娜的身段,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性感。

宋祁渊瞪着她,只觉身体里的那股子邪火乱撞,很想,将这个无底线的下贱女人狠狠地折磨,用最原始的方法,将她弄死在床上。

“温暖,两百万,很好,老子给你五百万一个月,只要你能活着从我床上下来!”

五百万!

温暖笑了,捋了捋垂在耳后根的发丝,她眸光一闪而逝的伤痛,她与他之间,终于又回到了当初,那般的纯粹,只谈钱,不动情。

宋祁渊果然贯彻了他话语中每一句的深意,将温暖死死地压在床上,没有任何前戏的撞入……

她趴在床上,将头埋在枕头里,紧咬着牙关,熬着,忍着。而男人似乎不满意他一个人的独角戏,非要听到她求饶,哭求。

“温暖,你说,你这里被几个人玩过?”他拽着她的头发,狠狠地拍打着她的翘挺的臀!

“宋祁渊,你可真是废,就这点能耐,弱爆了。也对,江以柔那残废满足不了你,干枯了三年,也该废了……啊……”

她不甘示弱,言语讥嘲着,挑衅着,惹来男人更疯狂的折腾。

卧室里的温度升高,暧昧的交缠声儿,伴随着女人的痛苦低吟声儿……

直到天明时分,他才软着腿儿,从早已昏过去的女人身上翻下。

手指夹着事后烟,他慵懒的一脸餍足的样儿,就如她所说,他三年没有碰过女人,娶江以柔不过是兑现当年的承诺。从她进监狱服刑,他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他一直以为,对这方面没有多大的瘾,可到了今日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

只是,让自己上瘾的女人,是这么一个‘东西’!

温暖醒来时,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她稍稍动了动腿儿,疼的她倒抽一口凉气。动作不协调的缓慢的穿上衣服后,她斟酌了片刻,便决定等他出来开口要钱。

宋祁渊洗完澡,看到温暖眼巴巴的盯着自己,他一脸不明所以,直到她比了个给钱的手势。

他脸唰地一下黑了,一腔的火热被她举措浇灭,憋着一股子要爆炸的怒气,他掏出支票,笔锋苍劲的写下金额。

拿到钱的瞬间,她弯弯的眉眼潋滟出好看的弧度,手快速的伸出,接过支票,生怕他反悔似地藏到了包包里:“那就谢谢宋先生啰,这一个月我会恪尽职责,保准不会绿你……”

那么一个月之后呢?

宋祁渊差点没憋住的问出口。

一个月之后呢,他如果不给她钱,不包养她了,她是不是会找其他男人?岔开腿儿,只要给钱,来者不拒?

“还有……”宋祁渊话到嘴边,就看到她利落的从包包里掏出避孕药,和套儿。

没有装腔作势,没有矫情,就着矿泉水吞下后,她一脸轻松的开口:“怀孕的话,伤身啊!之前不自量力想借腹一步登天,宋先生折了我的翅膀,让我差点摔死的事儿,我可是记忆犹新。”

五年前,她做他情人时,意外怀过。

可最终的结果是,她被他派来的人押到了医院,生生地刮掉了那个孩子……

宋祁渊未语,当年他养她,不过是交易,所以怀了自然也是弄了。那件事,他也的确没放心里过。

如今,听着她淡然的提起过往的事儿,眸光平静无波澜,他心底闷闷的,揪着紧,难受的似乎有口气透不过来。

“你后背的伤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昨晚碰她时候就发现了。

她的原本白皙平滑的肩胛骨上,有一块狰狞可怖的伤疤,像是烫伤。

顺着他的视线,温暖看向自己左肩胛上那道被电熨斗烫出的伤。当年,她刚入狱,被欺负过,被暗整过,她不够圆滑,处事也不够聪明,与那些人硬碰硬……

这个伤,便是那时候留下的!

“这个啊……当年入狱时,睡了个不该睡的款爷,被监狱里头的大姐大给烫的,是不是很难看?”温暖笑着拉了拉衣服,遮挡住了那块难看的疤痕。

宋祁渊心底的那点不忍与心疼,瞬间荡然无存。

他丢掉了手里的浴巾,狠狠地将她又压到了床上:“温暖,你他妈要不要脸!你到底睡过多少男人?啊……”

“你猜呢?”她笑而不答,风骚的扭动着软绵绵的身子骨:“宋祁渊,我有过多少个男人,你在意么?你不爱我,当初那么绝情,不由分说将我送进监狱,这一切结果都是你造成的。江以柔她做过什么?你查了么?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宋祁渊动了动唇,那些狠厉的话语,在对上她决然的眸色时,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从前的她,乖顺的像是一只小兔子,而不是像如今一般,满身的利刺。

躁动不安了一晚上,在她离开之后的半小时,宋祁渊憋闷的心终于舒坦了,没错,他想通了,五百万买她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他绝不会再花一毛钱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

接来下的一星期,宋祁渊没有再过问温暖的任何事,只是在每晚结束工作后,召唤她到酒店,按部就班的侍寝。

而她,乖巧听话,不提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儿,进退有度,完美的扮演着情人的角色。

她平静如水,温柔从容,可就是如此,他心底像是堵了一口气,不自在,不舒服。

“你去查查,那个女人白天都去哪儿了,还有,她最近落脚地在哪儿?”

这两天他失眠的严重,每天发泄折腾过后,身边的女人睡得香甜,而他总是乱七八糟的东想西想。才一个星期,他就焦虑了起来,天天期盼着时间能过的再慢一点,一个月的时间,最好是无限延长!

时间快要接近月中旬时,他发现自己的心态越发的病态了。

他竟然暗生出了,一辈子将她拴在身边的想法。

周末

等着宋祁渊离开后,温暖疲惫的睁开眼,想要起床时,一阵晕眩感,让她滚落到了地上。

眼前视线一阵阵的模糊,噩梦如期而至。

终于,她卸下了坚硬的外壳,蜷缩着,抱着腿儿抽动着肩膀,一声声低泣。

不能再久一些么?就不能多给她一些时间……

彷徨时,手机响了起来,借着微弱的光,她摸索着,终于在床头柜上找到了手机。

“温暖,我是陈警官,我给你联系了凉城市医院肿瘤科的许医生,她是这方面的专家,今天下午两点,你带着以往的病历,去见一见她。还有啊,你十几天没有见阮阮,那孩子很想你。”

没错,她之所以能提前出狱,之所以费尽心思从宋祁渊身上诈钱,皆是因为她得了癌症,脑中枢长了肿瘤。

颅内肿瘤压迫中枢神经,她的右眼在三个月前已经失明,唯一能视物的左眼,也快要看不见了……

她快死了!

她努力过,期望过,抗争过,可病魔就像是箍紧在她脖子里的刀刃。在绝望过后,如今她只想多捞点钱,留给孩子。

她会找律师成立一款专项基金,她会铺好所有的后路,尽可能的将最好的留给他。

至于宋祁渊,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她替他生了一个孩子。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