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心情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文章故事 > 爱情故事 > 纪音音季淮南by糖蒸南瓜小说_纪音音季淮南在线阅读

纪音音季淮南by糖蒸南瓜小说_纪音音季淮南在线阅读

时间:2018-06-27 16:11:15 来源:爱情故事 点击:
纪音音季淮南小说叫什么?在哪里可以看?纪音音季淮南by糖蒸南瓜由非主流文章网小编给你带来,小说讲述来了纪音音和季淮南的故事,他对她的爱转化成了仇恨,当她死了,他终于明白了......

推荐指数:★★★★★

纪音音季淮南小说

“你以为我没想过要你的命吗?”

季淮南眼底一片冷漠彻骨,落在纪音音身上,她不禁打了个寒噤。可比季淮南的眼神更冰冷的,是他的话。

“死太简单了,让你活着,慢慢的受折磨,才是对你最大的惩罚。”

曾经的季淮南有多温暖,如今的季淮南就有多冷酷。

纪音音开了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多微弱,牙齿都不受控制的上下磕碰着,“那你想怎么样?淮南哥哥,我要怎么做,你才……”她哽咽了一下,泪珠盈满了眼眶,“你才能,不那么恨我。”

她已然卑微如此,不敢乞求他的原谅,不敢乞求他的放过,只期望,他能少恨她那么一点点。

季淮南挪开落在她脸上的视线,强迫自己不要因为她的示弱而心软,他冷硬起心肠,面无表情的站直了身体,“我说了,当我的情人,等我觉得够了,你就可以走了。”

顿了顿,看着纪音音麻木的掉着一颗颗泪珠,痛苦到极致的模样,仿佛觉得还不够刺痛她似的,季淮南残忍的微笑补充道:“你妈那么喜欢插足别人的家庭当情人,估计也没少教你这个宝贝女儿吧?就算你经验不丰富,在你妈那儿也该见多识广。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说完,故作轻佻浪荡的轻轻拍打了一下她的脸颊。

纪音音眼前雾蒙蒙的一片,被泪花遮得看不清季淮南的模样,但她还是固执的抬头凝视季淮南,凄哀的笑着。

明明心如刀割,可她知道,他对她再过分,她还是放不下他。

就在纪音音差点开口答应的瞬间,一道活力十足的女音突然打破了凝滞寒冷的气氛。

“淮南哥哥。”

悦耳的女音伴随着“噔噔噔”高跟鞋敲打大理石地砖的清脆声音,一名穿着抹胸婚纱,气质高雅容貌精致的女人面容急切的跑了过来。

“娅盈,你怎么过来了?”季淮南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

“淮南哥哥,你急匆匆的离开了礼堂,我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儿,请爸爸妈妈帮忙接待宾客就过来找你了。”纪娅盈看着季淮南,眼中满是关切和担忧,“是怎么了,事情严重吗?”

季淮南愣了一下,看见纪娅盈身上洁白的婚纱,蓦然想起,他竟然在他们婚礼上,因为一个恶毒的女人中途离场,留下他的新婚妻子独自一人面对众多宾客。

看着纪娅盈不旦没有生气,反而为他忧心忡忡的表情,季淮南心下一软,他刚想说什么,却见纪娅盈突然身体僵硬,目光如冰箭射向某处。

纪娅盈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淮南身后狼狈倒在沙发上的人:“纪音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纪音音勉力起身,脸上满是窘迫和紧张,看着纪娅盈那张和自己极其相似的脸,还有她身上的婚纱,不由自主的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娅盈姐……”

“别叫我!我没你这种不要脸的妹妹!”纪娅盈双眼快喷出火来,看纪音音的眼神无比厌恶,仿佛是在看一只污水沟里的蛆虫。

“看看你妈做的恶心事,竟然为了贪图富贵,去勾引自己女儿男朋友的爸爸,你觉得你配得上他吗?”

“我和淮南门当户对,季氏旗下缺少的部分,我们纪家正好能补上,我能让季氏更上一层楼,你能吗?”

“就算淮南不喜欢我,但他最后还是会娶我。只有我,才足以站在他身边!”

随着纪娅盈厌恶的眼神,在妈妈和季伯父的事情发生后,纪娅盈对她说过的一句句话回荡在纪音音耳边。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纪音音才知道曾经待自己温柔和气的纪家大小姐纪娅盈,到底有多厌恶自己的存在。她那么爱季淮南,将季淮南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却被自己抢走了季淮南。

曾经待自己的好,不过是碍着季淮南的面子罢了。

纪音音嘴里满是苦涩,余光中相对而立的季淮南与纪娅盈俩人无比般配。纪娅盈实现了她的话,如愿以偿的站在了他的身边。

他们是生来就高高在上;而她,只是个不该、也不配存在于这世间的多余者。

这一刻,在季淮南和纪娅盈的面前,她只觉得自己无比的卑贱。

纪娅盈愤怒的看向季淮南:“淮南哥哥,她怎么会在这里,和你在一起?你在我们的婚礼中途离开,就是因为她是吗?你难道忘了她和她妈对你妈妈做的事了吗?”

“我不会忘。”季淮南剑眉一扬,脸色却阴云密布的沉了下来,不过不是针对纪娅盈,而是对着纪音音,“她们母女做的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再坚韧的心,也受不住季淮南的一句狠话。纪音音拼命忍住模糊了视线的眼泪落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一片,低下头死死不发出任何声音。

纪娅盈面色则稍微好了一点,她最怕的,就是季淮南对纪音音旧情难忘。

当初季淮南对纪音音爱得有多深,纵然她再不想承认,也是无法抹去的事实,哪怕如今有季伯母的事隔阂在中间,纪娅盈也总是心惊胆战的。

“淮南哥哥,那你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纪娅盈有些醋意。

这座别墅是季淮南私人购置的,基本没请人做客来过,大家传言这座别墅是他要当做婚房,等结了婚才请大家来的。

——那个时候,季淮南的未来妻子,大家都理所应当的以为会是纪音音。

季淮南没有回答纪娅盈的话,而是先回头对纪音音说道:“你去楼上。”

他的口气并不好,颐气指使,但纪娅盈依旧妒忌极了,飞快的扫了眼战战兢兢缩在一旁,好似一只受惊的小鹿的纪音音,眸色闪过一丝厉色。

纪音音早就觉得难堪之极,恨不得离开纪娅盈的视线之内,听见季淮南的话,哪怕知道他不过是后面要继续和她算账,也如闻大赦,硬着头皮起身离开。

走在旋转楼梯中央时,纪音音听见纪娅盈突然问道:“淮南哥哥,你是不是还爱着纪音音?”

搭在木质扶手上的手蓦然一紧,纪音音呼吸一窒,忍不住回眸,正好对上季淮南看着她,充满了讥讽和嗤笑的恶意满满的眼神。

“我怎么可能还会爱这种心思恶毒的女人。”

他在嘲笑她——她在奢望什么?

》》》点击全文免费阅读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