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奇闻异事 > 张含韵漏毛图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2)

张含韵漏毛图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2)

时间:2017-09-11 02:53:26 来源:奇闻异事 点击:
张含韵漏毛图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2)

张含韵漏毛图(一)

  最会下猛药的大忽悠晏婴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

  忽悠术揭秘:挑拨离间,一箭双雕。不动声色,善搞场景和气氛,借助外物吸引注意力,于无形之中已下猛药,挑拨离间,制造矛盾,即达到目的又不漏痕迹

  忽悠过程回放:齐景公手下有三个勇士:田开疆、公孙捷、古冶子。这三个人个个勇猛异常,力能搏虎,深受齐景公的宠爱。但他们却恃宠自傲,为所欲为,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被人称作“三害”,晏婴于是决定除掉他们,但是还不能得罪了齐景公。机会终于来了,一次齐景公晏婴等四人在园中喝酒,晏婴说:园子里的金桃已经熟了,摘几个尝尝鲜吧?于是晏婴在园中摘了六个桃子,一人一个,还剩两个,晏婴就说:请君王传令群臣,谁的功劳大,谁就吃这两个金桃吧。公孙捷第一个走了上来,拍着胸膛说:有一次我陪大王打猎,突然从林中蹿出一头猛虎,是我冲上去,用尽平生之力将虎打死,救了国君。如此大功,还不应该吃个金桃吗?晏婴说:冒死救主,功比泰山,可赐酒一杯,桃一个。公孙捷饮酒食桃,站在一旁,十分得意。古冶子见状,厉声喝道:打死一只老虎有什么稀奇,当年我送国君过黄河时,一只大鼋兴风作浪,咬住了国君的马腿,一下子把马拖到急流中去了,是我跳进汹涌的河中,舍命杀死了大鼋,保住了国君的性命。像这样的功劳,该不该吃个金桃?晏婴把剩下的一个桃子送给了古冶子。一旁的田开疆看桃子分完了急得大叫:当年我奉命讨伐徐国,舍生入死,斩其名将,俘虏徐兵五千余人,吓得徐国国君俯首称臣,就连邻近的郯国和莒国也望风归附。如此大功,难道就不能吃个金桃吗?晏婴忙说:田将军的功劳当然高出公孙捷和古冶子二位,然而金桃已经没有了,只好等树上的熟了,再请您尝了,先喝酒吧。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

  田开疆气呼呼地说:打虎、杀鼋有什么了不起。我南征北战,出生人死,反而吃不到金桃,受此大辱,我还有什么面目站在朝廷之上呢?说罢挥剑自刎。公孙捷大惊,也拔出剑来说:我因小功而吃桃,田将军功劳大反倒吃不到。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说罢也自杀了。古冶子更沉不住气了,大喊道:我们三人结为兄弟,誓同生死,亲如骨肉,如今他俩已死,我还苟活,于心何安?说完,也拔剑自刎了。这哥仨火气可都够大的。晏婴见三害已除,不慌不忙地说:他们都是有勇无谋的匹夫,我们国家智勇双全的人多得是,少几个这样的人也没什么了不起,各位不必介意,请继续饮酒吧。瞧瞧,谈笑之间就除了三害,还跟没事人似的。

盘点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十大忽悠【图】

  世界之最图片

  忽悠点评:晏婴用两个桃子“忽悠”的让三害自刎而死,不费吹灰之力,不露一点声色,既为民除害,又不得罪景公,忽悠的能力还真不是吹的。不过晏婴口碑一直很好,这次“忽悠”也是为了替民除害。算是史上口碑最好的大忽悠。

  

[图文]中国史上首个自我阉割的男人

张含韵漏毛图(二) [图文]中国史上首个自我阉割的男人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统称为“士”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统称为“士”,“士”是象形字,象形男人的生殖器。“寸”是指事字,一只手的手腕处掩着一柄小刀。“士”和“寸”组合在一起就是阉割的意思,拿刀割去男人的生殖器。因此,周朝时把阉割过的男人称为“寺人”,“寺”就是“士”和“寸”的组合字。

《春秋左传·僖公二年》出现了有史可稽的第一个著名的“寺人”:“齐寺人貂始漏师于多鱼。”齐国的寺人貂,开始在多鱼这个地方泄漏齐国的军事机密。这一句记载空谷足音,奠定了这个叫“貂”的人寺人之祖的地位的同时,更指控貂是一个间谍。可惜,关于间谍的指控却仅此一句,下文再无记载,《左传》惜墨如金的简洁文风让我们错过了一个也许更加精彩的传奇故事。

宫刑的起源很早,学者们相信,至迟到夏禹时代,宫刑已经成为一种成熟的刑罚。据《周礼》记载:“夏宫辟五百。”夏朝的宫廷里有五百人施了宫刑,正说明宫刑的技术手段已足以完成大规模的惩罚。宫刑又叫“去势”,“势”同样是男人生殖器的代称。不过,宫刑是他阉,是“五刑”中仅次于死刑的惩罚(参见本书《蚕室里的花朵》),而寺人貂却是自宫,自我阉割,为的是进入齐桓公的内廷。

寺人貂,又叫竖貂,竖刁,竖刀,最通行的称呼是“竖貂”。这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名字,不知道是他一出生就起了这个名字,还是因为他是寺人才起的这个名字。“竖”的本义是短小,引申为童仆,又引申为宫中供役使的小臣。貂是一种动物,长于寒带,聪明伶俐,生性慈悲。北极圈内的猎人捕貂,常常假装快要冻死的样子,躺在貂出没的地方。貂看到后就跑出来,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猎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捕到了貂。历史上有很多以动物入名的人,比如董狐、阳虎、西门豹、乐羊等等,竖貂的最初命名应该与貂这种动物有关。可以想像,作为齐桓公的男宠,竖貂一定是个美男子,小白脸,他穿着用貂皮和貂毛装饰的短上衣,更显得貌美如花,更能得到齐桓公的欢心。竖貂用自己的身体去取悦齐桓公,与貂用自己的身体去温暖人是多么的相像啊。

“竖貂”这个名字开创了两个传统:一是后世关于宦官的更加著名的称呼—阉竖,毫无疑问,这个称呼来自竖貂。一是一种官职的装饰。《汉官仪》载:“中常侍,秦官也。汉兴,或用士人,银珰左貂。光武已后,专任宦者,右貂金珰。”从秦朝沿袭下来的文官名中常侍,按照礼制,帽子上装饰着“银珰左貂”,汉光武帝刘秀以后,这个官职就专用宦官充任,装饰也改为“右貂金珰”。宦官充任的这个官职,吸取借鉴了竖貂的装饰灵感,从而使这一装饰固定为一种代代相袭的礼制。

齐桓公在名臣管仲的辅佐下,成为春秋乱世的第一位霸主。但是他和管仲的遭遇却一波三折。

齐桓公有三位夫人,王姬、徐姬、蔡姬,都没有生子。齐桓公又置了六位如夫人:长卫姬,生武孟;少卫姬,生惠公;郑姬,生孝公;葛嬴,生昭公;密姬,生懿公;宋华子,生公子雍。六位如夫人各育有一子。齐桓公和管仲喜欢郑姬生的孝公,把他托付给宋襄公,欲立为太子。“雍巫有宠于卫共姬,因寺人貂以荐馐于公,亦有宠,公许之立武孟。”(《春秋左传·僖公十七年》)可是一个叫雍巫的人受宠于长卫姬,经过竖貂的引荐,也得到了齐桓公的宠幸,雍巫趁机替长卫姬说话,齐桓公又答应立长卫姬的儿子武孟为太子。

古埃及木乃伊制作过程 3000多年前防止尸体腐烂的秘密

张含韵漏毛图(三)

  美国得克萨斯州A&M大学的研究人员对古代埃及的木乃伊进行了研究,从而揭开了3000多年前防止尸体腐烂的秘密。

  1、法宝 提炼焦油制作木乃伊

  A&M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的研究人员马龙·肯尼卡特、蒙库·基姆和钱瑶荣(音译)与亚历山大大学的同行一起经过研究发现,数千年前的埃及人用从中东地区搞到的石油提取焦油将尸体制成木乃伊,从而达到防止腐烂、永久保存的目的。

古埃及木乃伊制作过程 3000多年前防止尸体腐烂的秘密

  肯尼卡特和他的小组同事一起对苏伊士运河附近地区进行了研究还发现,附近地区的玻璃工厂还使用焦油烧火。

  肯尼卡特解释说:首先,我们可以从公元前900年起就保存完好的木乃伊中提取的焦油分子‘指纹’,然后,用这些‘指纹’与已知的油漏进行比较,从而确定焦油的来源。

古埃及木乃伊制作过程 3000多年前防止尸体腐烂的秘密

盗版书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出现 盗版书起源追溯

张含韵漏毛图(四)

  盗版这一现象,早在唐代就已经有了。唐代有个人叫冯宿,文宗时担任东川节度使。任职期间,他曾经给皇帝上表请奏:“准敕禁断印历日版。剑南两川及淮南道,皆以版印历日鬻於市。每岁司天台未奏颁下新历,其印历已满天下,有乖敬授之道。”

  意思是说,剑南两川和淮南几个地方,居然擅自印历书的盗版,必须得下令禁止才行。

盗版书最早是在什么时候出现 盗版书起源追溯

  在古代,历书是很重要的,农民耕种都需要依历而行。万一历书印错,种地要出大乱子。唐代的历书由钦天监逐年发布,结果没想到政府还没公布呢,盗版历书已经在各地乱飞了。朝廷对此事很紧张,盗版分利是小事,万一里面印错了日子耽误了农时,那可就是大麻烦了,立刻下令禁毁缉拿。

  冯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到了僖宗朝,盗版历书果然闹出乱子来了。

  僖宗那会儿,朝廷权威已经给毁得差不多了。黄巢一来,他只能逃往四川。朝政都顾不及,更别说历书这点小事了。于是在这时候,江东一带的市面上出现了大量盗版历书,错谬百出,连大月小月都搞错了。当地人一人拿一本,日子对不上,打了起来闹去衙门。

  官员居然回答:“尔非争月之大小尽乎?同行经纪,一日半日,殊是小道。”他觉得一月大小,差一天而已,有毛好争的,纯粹浪费时间,全给撵出公堂去了。

  可见这盗版之害,从唐代开始就是有的。

  到了宋代,盗版更加猖獗。这些宋代的盗版商人胆子超大,不光盗印名人著作,连政府公务员用书都敢盗。庆历年间杭州曾经出过一个案子,有一个当地官员把宋代的刑法全书《刑统律疏》偷偷改了个名,叫《金科正义》,然后偷偷刻版往外卖——你说这得有多猖獗。

  朱熹都被盗版商整过,朱熹的表侄子,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朱熹这表侄子叫祝穆,喜欢旅游,后来写成一本书叫《方舆胜览》,结果书刚出不久,便被人给盗版翻刻成了《节略舆地纪胜》。

  祝穆大怒,告去官府。

  官府连忙发布公告:“据祝太傅宅干人吴吉状:近日书市有一等嗜利之徒,不能自出己见编辑,专一翻版,窃恐或改换名目,或节略文字,有误学士大夫披阅,实为利害。……两浙路转运司状,乞给榜檄约束所属,不得翻刻上件书版,并同前式,更不再录白。”

  官府将盗版商绳之以法,算是给读书人出了口恶气。

  宋代总体来说,对盗版的打击还是挺给力的。罗璧《识遗》一书说:“宋兴,治平以前,犹禁擅镌。”如果你刻的是经书,得提请国子监审查。如果你刻别的书,也得先刻一本出来,给有关部门审核,别是抄别人的。

  这么严格的审核,实在是因为被盗版商给整怕了。那些商人不管校对,印刷又糙,纸张也不好,经常错谬百出,误人子弟。

  有个段子。宋人曾经遭遇过一版麻沙本的《道德经》,前头几页还是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后来突然就冒出来一句,“佛说是经已,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这怎么回事?一查,原来这是拿串了雕版,稀里糊涂愣是把释道经典给搁一块了。也好,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

  关于盗版的质量问题,历朝历代没少有人吐槽。岳珂《桯史·稼轩论词》里讲了个故事,说《朝天续集》有韩信庙诗,“淮阴未必减文成”,后来被麻沙本给盗了,错写成了“淮阴未必减宣成”,意思完全不通了。

  宋朝麻沙这地方,是盗版书的大本营。到了晚清还有人抱怨:“麻沙百过目生眩,铁擿三绝手尽胝”——这就是生生看盗版书把眼睛给看近视了。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里还讲了个考辩的故事:“……此本《目录》末有‘武夷主奉刘深源校定’一行,亦不知为何许人。书中所记皆北宋事迹,体例与《宋史全文》约略相似,而阙漏殊甚。盖亦当时麻沙坊本,因焘有《续通鉴长编》,托其名以售欺也。”——标准的盗版。

  所以这盗版之惑,自古已成痼疾,时至今日,愈加猛烈。这种现象何时才能彻底泯灭,恐怕是每一个爱书之人都常思之而不可得的疑问吧。

张含韵漏毛图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