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未解之谜 > 剪齿鲨 蛇被剪头张口攻击,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剪齿鲨 蛇被剪头张口攻击,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时间:2017-08-29 04:06:13 来源:未解之谜 点击:
剪齿鲨

蛇被剪头张口攻击 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剪齿鲨(一) 据报道,日前美国德萨斯州一名母亲在花园中发现一条毒蛇时情急之下把蛇头剪下,然而蛇被剪下的头竟张口就做出攻击,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毒蛇可以说是一种很多人淡之色变的冷血动物,即使已经被一刀斩首,身首异处的毒蛇也可能要人命。

蛇被剪头张口攻击 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7月15日报道,美国德萨斯州一名母亲日前在家中花园发现一条毒蛇,手上没有刀具的她,情急之下用一把树剪剪下蛇头。事后该条毒蛇竟仍在地上不断扭动,似乎要张口攻击。

  事发于桑尼维尔(Sunnyvale)一处民居,当时两名小女孩在花盆发现一条有毒水蝮蛇(cottonmouth snake),有人随即用树剪杀死牠。从片段可见,已断裂的蛇头不时扭动,甚至张大口,作出疑似攻击动作。

  该名母亲莫利特(Jill-Scott Mollett)将片段上载至Facebook,却惹来部分人不满,称他们不应杀害毒蛇;有网民则表示支持,说毒蛇具有一定危险性,应该设身处地体谅对方。

蛇被剪头张口攻击 临死一刻甚是恐怖

  据消息称,国外男子丛林中遭遇了这条毒蛇,一番较量后蛇被打死。男子砍下蛇头后原以为没什么事了,没想到接下来发生恐怖的一幕。

  男子斩掉蛇头竟发生如此诡异一幕 毒蛇发动最后致命一击 被砍掉的蛇头会咬人吗?

  被砍掉头的蛇还在不停蠕动身体,它的尾巴还在左右摆动。突然,当尾巴摆动到被砍下的蛇头边上时,蛇头猛地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身体。被砍掉的蛇头明明已经没有动弹了,可当它发现有东西靠近自己的攻击范围时,马上做出了反应。

  蛇头一口死死咬住自己的尾巴,蛇头和蛇身此时像是两个完全不相关的东西,蛇头狠狠的咬而蛇身则开始拼命甩动,想甩脱蛇头。它一定不知道咬住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头部。它一定不知道咬住自己的就是自己的头部。尽管蛇身拼命甩动,但蛇头还是没有松口。男子用棍子捅了捅。 发现蛇头咬的很紧,根本不像是“挂”在上面。

  看完这些案例,大家一定要谨记,哪怕蛇的头被剪短了身首异处并不代表马上就四绝了,它们仍旧具有攻击性,临死一刻的报复性会更加恐怖。

创意多功能剪刀 带刀片的剪刀

剪齿鲨(二) 设计师Junho Jin带来了一把多功能剪刀,它除了能像普通的剪刀断线剪布外,它的刀刃上还隐藏着一个刀片,只需往前推动黑色开关,它就变成了一把带刀柄的小刀,切削东西时就能派上用场了。

创意多功能剪刀 带刀片的剪刀

  设计师Junho Jin带来了一把多功能剪刀,它除了能像普通的剪刀断线剪布外,它的刀刃上还隐藏着一个刀片,只需往前推动黑色开关,它就变成了一把带刀柄的小刀,切削东西时就能派上用场了。

创意多功能剪刀 带刀片的剪刀

创意多功能剪刀 带刀片的剪刀

创意多功能剪刀 带刀片的剪刀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剪齿鲨(三)

  由设计师Jie Weng带来的这把剪刀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它的刀片使用伸缩设计,只需旋转中心旋钮,就能拉伸或收缩刀片,让它更好的匹配裁剪对象。比如要剪直线的时候就调整为长刀片,要用到力道的时候就换成短刀片。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可根据使用者情况来调节的剪刀

清太监自述阉割屈辱史

剪齿鲨(四)
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太监、姨太太、鸦片可以说是中国的国粹。这自然是反语了。既然是国粹,当然是源远流长,盖有年矣的了。单说太监这种畸形的怪物,伴随着宫廷而诞生,在中国至少已经有两千余年的历史。历代政治的兴衰常常与宦官有密切联系。我不懂历史,更不懂政治,在这里我只想记述几段所听到的一点太监的生活。
我常常自我反省:我算不得一个读书人,读书人要修身、齐家、治国,而我时常是掩卷深思,想入非非。例如,清初王誉昌写的《崇祯宫词》云:
风摧败叶一时散,水漫浮萍随处生;
莫笑杞人忧自剧,果然此日见天倾。
原注云:“时中掀咄蛉耍皆喧走,宫人亦奔进都市。”
此诗所写甲申亡国的情形,比陆次云的《费宫人传》写得还清宫太监生动。明崇祯帝以为“君非亡国之君,臣是亡国之臣”,屡次下诏减膳。然而,在国破身亡之时,后宫里居然养活着7万太监,这足够讽刺的了。但我不想说这些。我想说的是,在同一个时代里,净身投靠的太监,竟有七八万人之多,那么净身术之普遍,技术之精良,就可想而知了。清朝一代,阉人较少,而且选择较严,由明代的从偏远地区闽西、陕北选择,逐渐集中到从鲁北、冀中、冀南一带选择。据说净身术也因此有南北两派的传说。刀儿匠们(净身师,因为他们专干此缺德事,一般被贬称为刀儿匠)也标榜门户,以示祖传。但净身在汉代以前究竟是骟是割(骟是去掉丸,割是除去丸外兼割其势),还不明朗。到了汉武帝时,“太史公(司马迁)下蚕室去其势”,就已经很明确了。蚕室是指的环境,温度较高而不通风的屋子。去其势,则指的是部位。可是,是刀割还是弦割(用硬弓双细弦来绞),又不得而知了。可喜的是这位太史公虽已年近半百(据王国维先生的《太史公行年考》:天汉三年即公元前98年,迁四十八岁,受腐刑)。居然能够跟着刘彻东奔西跑,朝山拜庙(见太史公《报任安书》),看来刀术后尚无不良后果。
北京
城有两位赫赫有名的阉割世家。一是南长街会计司胡同的毕五,一是地安门外方砖胡同的“小刀刘”,都是世传,受过皇封的。他们俩全是六品顶戴,比县太爷还高一级。据说每家每季要向清廷内务府供奉40名太监。各家都有一套完善的阉割设备。就在八国联军进北京的这一年,这两家皇商的包办机构被取消了。
闲话说得多了,还是让老宫女叙述故事吧。
老宫女又坐在靠南窗子的座位上了。这是她的专座,挑米、做针线,借着窗子的亮光,她感到方便些。她确实是老了,眼睛由黑变成了灰暗色,眼角两边有赭红的痕迹,可能是长年抱着火盆烤火留下来的,这也说明了她晚年不佳的境遇。但她说话还是那样的文静,从不摇头晃脑,更不拍手打掌,总是温和而又平静地一句句地送到听者的耳朵里。她说:“大约有这样一段事。
春天,过了清明节,我们就到园子(指颐和园)里去了。我们差不多由宫里穿着棉衣服到园子,到再穿上棉衣服才又回宫里。说实在话,我们喜欢在园子,不喜欢在宫里,并不是贪图园子的风景好,最主要的是在园子里规矩松,我们行动自由,可以有玩的机会。例如,挑选益母草。
老太后年轻的时候,有血分上的病,要长年吃益母膏。她嫌东陵进贡的不干净,一到夏天就亲自动手炮制。要制,就要天下第一。天坛、颐和园后山,都有这种草,足够老太后制药用的。过了端午节,就要开始择采了。益母草有野麻似的长碎叶,高粱粒大小的白花,刚开的时候,花苞上微微带点藕荷色,三尺上下高的茎干,一株一株的很多。老太后晚年也常吃这种药,说是活血润肠提气的。为了挑选方便,我们选择适当的地点,在靠后山近的画中游的西廊子底下。夏天,风从南边吹来,舒舒服服的,地点又适中,又能讨老太后的喜欢,所以老太监张福也时常来。小太监给张福沏上碗茶,他吸着关东烟,指挥着我们怎样挑选。我是值完夜以后,睡醒觉,常到这里来的。碰巧,在割的益母草里有棵大麻??不是蓖麻,不是野麻,叫臭大麻。大大浓绿的叶子,像手掌似地伸着。雪白钟形喇叭口的花,向上有两个未成形的果实,有小酒盅大小,圆圆的,用手一搓,叶子有股臭味。老太监张福惊讶地说:‘呀!这是难得的好药呀!也是我的救命恩药呀!’他自己说漏了嘴,我们就问他为什么是您的救命恩药呀?
老张太监深深地叹口气说:‘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说人不揭短。咱们老祖宗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太监就占了这第一条。谁要揭太监的短,我们就骂他不是吃人饭长大的。咱们大清国列祖列宗,对太监是天高地厚的,太监犯罪轻易不送菜市口,体恤我们已经挨过一刀了。我们非常的惨啊,没法细跟姑娘们说。’张福断断续续对我们说了这些话。我们用眼睛看着他,等他说下文。
我的老家在直隶南部河间府。我们那地方非常穷,盐碱地不产粮食,人们穷得没办法,所以当太监的特多。因为世代相传,当太监的人多了,于是也就出了相当高明的净身师,人们尊称他们为把式,俗称刀儿匠。
净身师是父子相传的,据说各有绝招,但秘密决不传给外人。净身师对于太监等于和尚受戒的师傅,是终身的师傅。要净身的人,先要磕头拜师,然后才能净身。不管以后有怎样的荣华富贵,净身师都要享受最高的奉敬。拜师的礼物最普通的是一个猪头(或一只鸡)、一瓶白酒。另外,现钱多少要看家庭的贫富再商定,多半无现钱只是指着孩子本身说话,等将来有了升发,忘不了师傅的好处。
净身师要和净身者的家长或代理人订立合同的,当时叫文书。请上三老四少作为证明人,写明自愿净身,生死不论,免得将来出了麻烦,净身师跟着吃官司。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净身师等于投一笔资,等这个被净身的孩子将来有了发迹,可以捞上一笔钱。所以净身师现在搭点辛苦,赔上几个钱,也不在乎。只要这张文书写明白了,标明“自愿净身,分文不取”,后报自然是言外的事。可是私下交易,也有两种价钱,保活的是一种价,管阉不保活的,又是一种价。
净身的人至少要准备这些东西:
一、30斤小米,这是一个月的吃粮;
二、要几大篓玉米骨头(把玉米粒搓掉后的棒芯,烧炕用);
三、芝麻秸几担(烧成灰,清除秽物用,洒在下体部分地方,因芝麻秸灰最细,不烧皮肤);
四、半刀窗户纸(50张,糊好窗子,使不透风)。
我的家最穷,穷到活不下去的时候,死活也就不在乎了。向左亲右邻化缘似地凑了20多斤小米,担了几担柴,糊糊窗子,央求师傅给阉割。就这样听天由命,任凭死活了。拜完师以后,师傅就把我领回他自己家里去。
净身需要选好季节。最好是春末夏初,气温不高不低,没有蚊子和苍蝇最合适,因为下身不许穿衣服。
净身的屋子在卧室外一个小单间,是用破砖和碎坯垒起来的。乡下栽白薯先要用热炕加温发芽,净身室就和白薯炕一起两用。炕面必须用砖铺成,一个来月的大小便,经常会洒在炕上,不用砖铺是不成的,用土坯就会变成泥浆了。净身的人要像鬼叫似地嚎三四天才能过去,不是单间谁家也受不了。
净身屋子的炕上放有一块门板,很窄,仅够一个人躺下用的。两头用砖垫起,离炕有四五寸高。木板周围是稻草,潮漉漉的。净身的人要在一天前不吃饭,便于手术后一两天不大便。这时候大麦已经拔节了。找好新的长一点的大麦秆,剪好了,剪口处要圆溜溜的。新大麦秆条软,有水份,留作插入尿道用。门板中间有个洞,用块活板,可以启闭,为解大便方便。门板上中下都有套锁,把被净身人的手、脚、大腿都牢牢地捆住,因动手术时不许乱动,动完手术后,更不许用手乱摸,怕感染溃烂。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