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社会奇闻 > 为尝一败 战国名将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为尝一败 战国名将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时间:2017-08-09 12:33:55 来源:社会奇闻 点击:
为尝一败

战国名将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为尝一败(一)

白起,又名公孙起,秦国上将,“战国四大名将”(白起、廉颇、王翦、李牧)之首。白起善于用兵,史书记载他“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他一生征战37年,未尝一败,打得六国无人敢挂帅迎敌,为秦国的统一大业立下了不世之功。但因其在长平之战中坑杀赵国40万降卒,而被正统史家永远打入“冷宫”,不得立于名将之列。

战国名将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是百战百胜的“战神”,还是杀戮无度的“杀神”?人物的解读有不同角度,而史实却是唯一的。透过千年变幻的历史烟云,回到那个“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的战国时代,白起,这个有血有肉的关西汉子,向我们走来……

关西大将,一战成名

  “关东出相,关西出将”,这句话,或许正是源于白起。白起是今陕西眉县常兴人,当年这里是秦国关西故地,百姓与羌、胡等族杂居,崇尚勇武、精于骑射。

  白起的档案在公元前294年前是一片空白,史书上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公元前294年,在韩国的新城(今河南伊川西南)外,白起第一次亮剑,以左庶长(相当于中级将领)的身份指挥新城之战。他一战告捷,初步展示了自己的军事才华。

  此时,距离商鞅开启的变法时代,刚刚50余年。接下来的37年,秦国进入了白起的征战时代。

公元前294年,秦国试图打开进军中原的大门,准备派兵打伊阙(今洛阳龙门)。经魏冉推荐,秦王命左庶长白起率兵东征。白起领命,率军出发,秦军进至伊阙,发现韩、魏两国已组成联军在此把守。韩国和魏国的军队,以公孙喜为主将,率领二十四万大军据守伊阙迎击秦军。

伊阙是韩、魏相联的地界,是两国的门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时的秦国军队数量不及联军的一半,且有利地形已被联军占据。白起到达伊阙之后,没有急于求战,而是把军队驻扎下来静观对方军队的变化。

次年,秦国升白起为左更。此时白起已经看出韩、魏两军的弱点,他们相互观望,谁也不愿率先出击,而是设法保全自己。白起抓住这一弱点,以少量兵力钳制联军的主力――韩国军队,而以秦军的主力突然向魏军发起猛烈进攻。

战国名将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秦代铜钱上的白起形象。

魏军被打得措手不及,仓促应战,结果惨遭失败。秦军的强大攻势和魏军的失败,动摇了韩军的情绪,秦军乘势攻韩,一举大败韩军主力,俘获主将公孙喜,歼敌二十余万,攻下五座城池,使韩国军队的主力几乎丧尽。秦国打开了东进中原的门户。在此战之中,白起成功地利用了敌人的弱点,巧妙地使用了避实而击虚,先弱而后强的战术。这次战争的胜利,显示了白起的指挥才能,获胜之后他被提拔为国尉。

如果说伊阙之战是白起晋升的基石,那么,鄢、郢之战则是显示白起才华的舞台。伊阙之战秦军大获全胜,它继续向东扩张。当时东方各诸侯国争相自保,无心他救。为了各个击破,秦国大军把进攻的锋芒直指孤立无援的楚国。

公元前279年,白起奉秦正之命率兵攻楚。

楚国地多兵广,兵力数倍于白起所率秦军。但楚国内部争权夺利严重,相互倾轧、无心治军,军中斗志衰退。白起抓住楚军及其国内特点,甩掉后勤负担,大胆使用“因粮于敌”的策略,率几万精兵长驱直入楚国腹地,很快包围了楚国的别都鄢(今湖北宜城东南)。

白起命军队夺楚粮为食,减少后勤供给部队,增大参战人员的数量。守卫鄢都是楚国的主力部队,秦军几次攻击都不能得手。白起经过对地形的侦察,发现城坚有备,城中驻有楚军主力,决定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然后抽调人力,在鄂都西南百里处筑堤挖渠,准备引长谷水淹没鄢城。

水到渠成之日,秦军一声令下,把自己的军队撤至高处,放水淹没了鄢城。大水无情,滔滔江水吞没了鄢城,淹死了楚军主力,也淹死了数万楚国百姓。鄢城不攻自破,大水退去,白起挥师疾进,乘胜攻占了楚国的邓(今湖北襄樊北)、西陵(今湖北宜昌)等城。

攻鄢战役大获全胜后,秦军进行了暂短的休整,然后直逼楚都郢。此时,楚国军队和百姓已经畏秦军如虎,他们望风而逃,秦军则所向披靡。楚倾襄王见大势已去,为保全自己,决定迁都于陈(今河南淮阳)。郢都守将不战而降。白起攻鄢、郢之战连战皆捷。这次战争充分显示出白起大胆果敢的战将风度。

他进楚地时拆桥、焚舟,自断归路;抛弃粮草,自断后勤,大有一去不复返之势。作此决定,是因为他相信“因粮于敌”的策略能够实行。此次攻楚之战,白起除因粮于敌的策略外,还使用了因势用兵、战必全歼和深入敌后、背水而战的原则,而且都获得了成功。攻楚获胜之后,白起受封为武安君,达到他职位的顶点。

 长平之战是秦赵两国的一场生死大战。赵国派出了王牌将军廉颇。在长平,廉颇坚壁清野,三年不出,迫使秦军陷入僵持战。无可奈何的秦国人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场反间计就此上演——秦相范雎派人带着千两黄金,进入赵国,“间谍”逢人就说,秦军不怕廉颇,廉颇有什么本事,只会守不会攻,秦军就怕赵奢的儿子赵括。

  赵王果然中计,立即把赵括调往前线。赵括只会纸上谈兵,不懂临阵应变。秦国反间计得逞后,立即启用白起为主将,王龁调为副将。同时下令:“任何人敢泄露武安君担任主帅的秘密,斩!”赵括准备好的一套应对王龁的策略,完全落空了。

  长平之战以白起的胜利告终。赵括走投无路,被秦军射死,40万士兵投降。此时的白起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决定——为防降兵暴动,除了派240名年幼的赵国小兵回国报信外,其余的人全部坑杀!

  赵国震惊,七国震惊。这也是白起在史书上留下的浓重一笔,纵然有一生不败的战功,但坑卒40万,成了白起万世难辩的罪证。

秦赵长平之战,白起成功地运用了以强示弱、诱敌深入、迂回包围、围而不歼、困敌坐毙的战术原则。长平之战的指挥过程,显示了白起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整个战争,双方动用兵力近百万,使用了诈敌、诱敌、围敌、挠敌、阻敌、困敌等一系列手法。在这场旷日持久、极其复杂而又超大规模的作战指挥过程中,白起组织严密,不留漏洞,每着必胜。这说明白起的军事指挥艺术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秦赵长平之战,是白起军事指挥生涯的顶峰,也是他军事生涯的终结。

君王猜忌,悲剧结局


推荐文章:世界10大未解之谜 三星堆文化 猛犸象 食蚁兽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明朝灭亡皆因东林党误国

为尝一败(二) 明代的财政在万历之前以农业税为主。而张居正改革重在税收,重点从征收收农业税,转移到征收工商业的税收。这自然大大触动了江南的工商利益集团,在这个背景下,东林党开始形成。

  先看看万历时期的商业是如何繁荣的:

  “国家盐课,淮居其半,而长芦、解池、两浙、川井、广池、福海共居其半。长芦以下虽增课,犹可支吾,而淮则窘坏实甚。淮课初额九十万,而今增至一百五十万。使以成、弘之政,隆、万之商,值此增课之日,应之优然有余也。商之有本者,大抵属秦、晋与徽郡三方之人。万历盛时,资本在广陵者不啻三千万两,每年子息可生九百万两。只以百万输帑,而以三百万充无端妄费,公私具足,波及僧、道、丐、佣、桥梁、梵宇,尚馀五百万。各商肥家润身,使之不尽,而用之不竭,至今可想见其盛也。”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明朝灭亡皆因东林党误国

  然后到了天启初年,东林君子们借三大案之机篡夺朝政后,就变成这样:

  “商之衰也,则自天启初年。国则??祸日炽,家则败子日生,地则慕??之棍徒日集,官则法守日隳,胥役则奸弊日出。为商者困机方动,而增课之令又日下,盗贼之侵又日炽,课不应手,则拘禁家属而比之。至于今日,半成窭人债户。括会资本,不尚五百万,何由生羡而充国计为?尝见条陈私盐者.一防官船,再防漕舫。夫漕舫自二十年来,回空无计,则折板货卖,典衣换米。旗军有谁腰镪馀一贯者,迤逦临清道上,买盐一二百斤,资本罄矣。官船家人夹带,一引入仓,万目共见,冠绅一惩而百戒焉,岂复有裂闲射利之人,不绳其仆者哉?”

  明代的财政在万历之前以农业税为主。而张居正改革重在税收,重点从征收收农业税,转移到征收工商业的税收。这自然大大触动了江南的工商利益集团,在这个背景下,东林党开始形成。

  张居正一死,他们就废除这个税收制度。想逃税,没那么容易!万历皇帝心知继续征收微薄的农业税,不但国库不够用,而且农民也无法忍受。万历仍想方设法从江南的资本家中收入税收。由于管理外库的的户部不接受工商税,只收农业税,万历便把工商税收到内库。这就是所谓的万历贪财之迷。而实际上,万历三大征所用的钱,正是内库的工商税。

  通过廷击红丸移宫三案的精彩演出,东林党终于在万历死后第一次把持了朝政。他们马上逼迫泰昌废除了各项工商税收。充分暴露了东林党作为资本-家代言人的角色。

  当时中国各地区的发展及不平衡。江南工商发达,而几乎不用交什么税。北方各省的农民则难以忍受高高的税收,一遇到天灾更是食不果腹。辽东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怎么办!?

  正是这种背景下,魏忠-贤出现了。怎么做的,当然是找东林党人交税。经过几年时间,国库开始又充足起来。各地开始出现魏忠-贤的生-祠。东林党怎么坐得住呢!

  天启的死是好机会。崇祯站在了东林党一边。东林党欲杀魏忠-贤而后快,然而崇祯只免除了他的职务,令其守陵。魏忠-贤忧愤而死,崇祯厚葬之。

  东林党又掌权了。当然,废除工商税是第一步。

  至于辽东,怎么少花钱怎么搞。辽东缺饷,愈演愈烈。加上各层军官的层层盘-剥,士兵拿到手的很少,士气及为低下。明军的将领天天写奏折要钱,崇- 祯皇帝一筹莫展。东林党则指责辽东军官指挥不当,作战不力,贪污军饷。节流往往流于道德说教;不开源怎么行!当然,东林党不会增收工商税,负担自然又落到农民身上。

  终于李自成进了北京,崇祯自杀。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悲剧开始了。

勾践为何要卧薪尝胆 越国为什么会战败

为尝一败(三) 卧薪尝胆的意思:薪;柴草。睡觉睡在柴草上,吃饭睡觉都尝一尝苦胆。原指中国春秋时期的越国国王勾践励精图治以图复国的事迹,后演变成成语,形容人刻苦自励,发奋图强。

  “卧薪尝胆”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历史故事。在纷繁动荡的春秋战国时期,勾践、夫差分别在越国和吴国登上王位。自负的越王勾践在椒山与吴王夫差大战,败后被押在吴国为奴三年,历尽屈辱。吴王夫差要在诸国中称霸,欲留下俯首称臣的勾践,但吴相国伍子胥则认为不杀勾践必留后患。因此,“杀与不杀之剑”始终高悬在越王勾践的头上,勾践他在范蠡、文种、西施等越国臣民的帮助与扶植下,二十年如一日卧薪尝胆、韬光养晦,终于战胜了吴国,实现了复国的宏愿。

  卧薪尝胆的故事:

  吴王阖闾打败楚国,成了南方霸主。吴国跟附近的越国(都城在今浙江绍兴)素来不和。公元前496年,越国国王勾践即位。吴王趁越国刚刚遭到丧事,就发兵打越国。吴越两国在槜李(今浙江嘉兴西南,槜音zuì)地方,发生一场大战。

  吴王阖闾满以为可以打赢,没想到打了个败仗,自己又中箭受了重伤,再加上上了年纪,回到吴国,就咽了气。

  吴王阖闾死后,儿子夫差即位。阖闾临死时对夫差说:

  “不要忘记报越国的仇。”

  夫差记住这个嘱咐,叫人经常提醒他。他经过宫门,手下的人就扯开了嗓子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你父亲的仇吗?”

  夫差流着眼泪说:“不,不敢忘。”

  他叫伍子胥和另一个大臣伯嚭(音pǐ)操练兵马,准备攻打越国。

勾践为何要卧薪尝胆 越国为什么会战败

  过了两年,吴王夫差亲自率领大军去打越国。越国有两个很能干的大夫,一个叫文种,一个叫范蠡(音lí)。范蠡对勾践说:“吴国练兵快三年了。这回决心报仇,来势凶猛。咱们不如守住城,不要跟他们作战。”

  勾践不同意,也发大军去跟吴国人拼个死活。两国的军队在大湖一带打上了。越军果然大败。

  越王勾践带了五千个残兵败将逃到会稽,被吴军围困起来。

  勾践弄得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他跟范蠡说:“懊悔没有听你的话,弄到这步田地。现在该怎么办?”

名将白起的简介 我们该称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为尝一败(四) 白起,又名公孙起,秦国上将,“战国四大名将”(白起、廉颇、王翦、李牧)之首。白起善于用兵,史书记载他“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他一生征战37年,未尝一败,打得六国无人敢挂帅迎敌,为秦国的统一大业立下了不世之功。但因其在长平之战中坑杀赵国40万降卒,而被正统史家永远打入“冷宫”。那么,白起是百战百胜的“战神”,还是杀戮无度的“杀神”?

  白起,又名公孙起,秦国上将,“战国四大名将”(白起、廉颇、王翦、李牧)之首。白起善于用兵,史书记载他“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他一生征战37年,未尝一败,打得六国无人敢挂帅迎敌,为秦国的统一大业立下了不世之功。但因其在长平之战中坑杀赵国40万降卒,而被正统史家永远打入“冷宫”,不得立于名将之列。

  是百战百胜的“战神”,还是杀戮无度的“杀神”?人物的解读有不同角度,而史实却是唯一的。透过千年变幻的历史烟云,回到那个“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的战国时代,白起,这个有血有肉的关西汉子,向我们走来……

  关西大将,一战成名

  “关东出相,关西出将”,这句话,或许正是源于白起。白起是今陕西眉县常兴人,当年这里是秦国关西故地,百姓与羌、胡等族杂居,崇尚勇武、精于骑射。

  白起的档案在公元前294年前是一片空白,史书上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公元前294年,在韩国的新城(今河南伊川西南)外,白起第一次亮剑,以左庶长(相当于中级将领)的身份指挥新城之战。他一战告捷,初步展示了自己的军事才华。

  此时,距离商鞅开启的变法时代,刚刚50余年。接下来的37年,秦国进入了白起的征战时代。

  公元前294年,秦国试图打开进军中原的大门,准备派兵打伊阙(今洛阳龙门)。经魏冉推荐,秦王命左庶长白起率兵东征。白起领命,率军出发,秦军进至伊阙,发现韩、魏两国已组成联军在此把守。韩国和魏国的军队,以公孙喜为主将,率领二十四万大军据守伊阙迎击秦军。

  伊阙是韩、魏相联的地界,是两国的门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当时的秦国军队数量不及联军的一半,且有利地形已被联军占据。白起到达伊阙之后,没有急于求战,而是把军队驻扎下来静观对方军队的变化。

  次年,秦国升白起为左更。此时白起已经看出韩、魏两军的弱点,他们相互观望,谁也不愿率先出击,而是设法保全自己。白起抓住这一弱点,以少量兵力钳制联军的主力――韩国军队,而以秦军的主力突然向魏军发起猛烈进攻。

名将白起的简介 我们该称白起是战神还是杀神

  秦代铜钱上的白起形象

  魏军被打得措手不及,仓促应战,结果惨遭失败。秦军的强大攻势和魏军的失败,动摇了韩军的情绪,秦军乘势攻韩,一举大败韩军主力,俘获主将公孙喜,歼敌二十余万,攻下五座城池,使韩国军队的主力几乎丧尽。秦国打开了东进中原的门户。在此战之中,白起成功地利用了敌人的弱点,巧妙地使用了避实而击虚,先弱而后强的战术。这次战争的胜利,显示了白起的指挥才能,获胜之后他被提拔为国尉。

  如果说伊阙之战是白起晋升的基石,那么,鄢、郢之战则是显示白起才华的舞台。伊阙之战秦军大获全胜,它继续向东扩张。当时东方各诸侯国争相自保,无心他救。为了各个击破,秦国大军把进攻的锋芒直指孤立无援的楚国。

一代名将哥舒翰为什么要背叛大唐 哥舒翰变节的真实原因

为尝一败(五) 一代名将哥舒翰背叛大唐是必然的,因为他无路可走,若回到大唐,必死无疑,所以一代名将哥舒翰只能选择投靠安禄山,下面我们来看看一代名将哥舒翰。

一代名将哥舒翰为什么要背叛大唐 哥舒翰变节的真实原因

  哥舒翰,突骑施(西突厥别部)首领哥舒部落人 ,唐朝名将。

  大帐内,志得意满的安禄山轻蔑的对哥舒翰说:“汝常易我(看不起我),今何如?”哥舒翰脑海翻腾:他壮年时被提拔于行伍之间,一生为大唐经营西北,每战必克,未尝一败。

  而不久前,自己被迫率领二十万大军出关与叛军交战,全军覆没,声名扫地。更惨的是,之后又被自己的部将捆绑至叛军大营投降。

  而叛军的首领偏偏是自己生平最看不起的安禄山……思考一番后,哥舒翰平静地说道:“肉眼不识陛下,遂至于此。陛下为拨乱主,今天下未平,李光弼在土门,来填在河南,鲁炅在南阳,但留臣,臣以尺书招之,不日平矣。”安禄山听后仰天大笑。

  等到哥舒翰收到李光弼等人的回信,他看到信上全都是写着:你为何不去死呢?

  久经沙场、威武不屈、名震西陲的大将哥舒翰此时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投降变节?我们不妨假设一下。

  其一,因为不能再回到李唐一方而变节?

  在哥舒翰统兵御敌之前,高仙芝、封常青已经和叛军交过手。不幸的是高、封二人兵败,被唐玄宗赐死。再者,哥舒翰驻军潼关时,手握大唐二十万主力军,这让杨国忠感到存在着威胁。

  偏偏此时,哥舒翰部将向他建议回师诛杀杨国忠。哥舒翰不从,可是此事依然为杨国忠所知。如今在他败军之际,杨国忠岂能放过这落井下石的好时机?基于这两个原因,哥舒翰的部将认为,若是再回到李唐一方,必遭处死。

  所以说哥舒翰回不去了。可是大将就是大将,他还是忠于李唐——他回去了。“军既败,翰引数百骑绝河还营,羸兵裁八千,至潼津,收散卒复守关。”此时他并没有想过回来后会不会被处死,而是坚定的要平叛到底。被绑在马上时还说“吾宁效仙芝死,汝舍我。”要不是部将火拔归仁把他绑到安禄山大营去投降,历史估计就要改写了。所以,因为不能再回到李唐一方而变节,这是不能成立的。

  其二,看到大势已去而投降变节?

  这似乎是一个好的推论,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决战前,哥舒翰建议自己固守潼关,让郭子仪和李光弼遥击安禄山大本营范阳一带,这样便会稳操胜券。这明说此时唐军是握住主动权的,形势对叛军不利(《新唐书?哥舒翰传》“(哥舒翰)数奏言:‘禄山虽窃据河朔,不得人心,请持重以敝之,待其离隙,可不血刃而禽。’时子仪、光弼遥计曰:翰病且耄,贼素知之,诸军乌合不足战。今贼悉锐兵南破宛、洛,而以余众守幽州,吾直捣之,覆其巢窟,质叛族以招逆徒,禄山之首可致。’”)

  等到灵宝一战,唐军主力损失殆尽。自己被俘,潼关失守,帝都长安危在旦夕。似乎安禄山大事必成,就要改朝换代了。所以自己被俘之后,立即投降未来的开国皇帝这也是合情合理。可是,哥舒翰毕竟是从军多年的大将一名,天下大势他必定了然于心。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民心还是向唐的。就连安禄山起兵反唐时,也不敢旗帜鲜明地说:打倒大唐帝国主义!而是以“清君侧”、诛杀奸臣杨国忠为名出师。

  再者,此时李光弼、郭子仪、颜杲卿和张巡等还握有一定实力的军队,尚能与安禄山一拼。而当时的经济要地“扬一益二”——扬州和益州都没有被叛军占领,甚至扬州一带的军粮还源源不断的送到长安一代给唐军。最后,此时唐朝与突厥关系不错,唐还可能借助这一外援,而之后事情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事实。

  由此可知,唐军和安禄山之间的战争,胜负或未易量。哥舒翰既然知道这一形式,他又怎么会“择主而事”呢?这一说法也不成立。

  其三,为苟全性命而投降?

  平日里,哥舒翰嗜好喝酒和女色(《新唐书?哥舒翰传》翰耆酒,极声色)。也许被绑到敌营之后,他对生活还有所欲求。于是乎,会像明末洪承畴一样抵不住生活的诱惑而投降。

  但是,哥舒大将“能读《左氏春秋》、《汉书》,通大义。”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当年哥舒翰的上司李忠嗣因馋言下狱,适逢此时唐玄宗招哥舒翰入朝。他有意借此机营救上司,有人劝哥舒翰多拿一些金帛去营救王忠嗣,哥舒翰坦言,“使吾计从,奚取于是?不行,用此足矣”,只带一个包裹入朝。(史书记载:会忠嗣被罪,帝召翰入朝,部将请赍金帛以救忠嗣,翰但赍朴装,曰:“使吾计从,奚取于是?不行,用此足矣。”)如此有气节的人,怎么会因酒色而变节?

  况且要投降给他平日里最看不起的安禄山,这万万做不到。另外,他的儿子哥舒曜还在李唐,他投降了儿子岂能不受到连累?这样,这个理由也是说不通的。

为尝一败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