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图说天下 > 青楼古代性 古代青楼女子的房术之秘,男的看了别流鼻血

青楼古代性 古代青楼女子的房术之秘,男的看了别流鼻血

时间:2017-08-08 22:09:42 来源:图说天下 点击:
青楼古代性

古代青楼女子的房术之秘 男的看了别流鼻血

青楼古代性(一) 在中国大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妓女是法律、国家都禁止的职业,妓女是指受过专业训练、具有专业服务技能从事色情服务的女子,在业内其职业地位高于“娼”,即收费较高,所服务的对象社会地位较高。

  在青楼妓院与时俱进不断发展的二千多年之中,形成了一整套的行规和家法,而这些所谓的行规和家法就像无形的枷锁和镣铐,让那些表面看起来美艳骄人、风情万种的妓女们时时刻刻无不感到心惊肉跳。

古代青楼女子的房术之秘 男的看了别流鼻血

  说起古代“青楼”,原本指豪华精致的雅舍,有时则作为豪门高户的代称,如《晋书·麹允传》中:“南开朱门,北望青楼。”晚唐诗人邵谒的《塞女行》中也有:“青楼富家女,才生便有主”的诗句。

  到了唐代,“青楼”两种意义仍参杂错出,甚至有一人之作而两意兼用的例子。如唐朝着名诗人韦庄的《贵公子》:“大道青楼御苑东,玉栏仙杏压枝红”,与大道、高门相关,而与艳游、酒色无涉;而他的《捣练篇》中“月华吐艳明烛烛,青楼妇唱衣曲”的青楼,则指的是妓院。

古代人为何都把妓院叫做青楼?

青楼古代性(二)

古代人为何都把妓院叫做青楼?

“青楼”,古代为妓院的代称,古典文学作品中将落难风尘的妓女称为“青楼女子”。其实,“青楼”最早的意思为华美的房屋,指代帝王之居所。

清代着名诗人袁枚的《随园诗话》载,《南齐书·东昏侯纪》:“齐武王于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可见,青楼原先乃是帝王之居。所以三国时曹植写诗赞:“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到了唐朝的进修“青楼”两种意义仍参杂错出,甚至有一人之作而两意兼用的例子。如韦庄《贵公子》“大道青楼御苑东,玉栏仙杏压枝红”,与大道、高门相关,而与艳游、酒色无涉;而《捣练篇》“月华吐艳明烛烛,青楼妇唱衣曲”,则指妓院。为此,袁枚指出:“今以妓院为青楼,实是误矣。”

古代人为何都把妓院叫做青楼?

最早称妓院为青楼的是南朝的刘邈,他的《万山见采桑人》,内有“倡妾不胜愁,结束下青楼”的诗句。唐代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中“青楼”都是妓院的意思。

“青楼”就因袭前人之误传,成为妓院的别称。古人给风月场所想了一个美丽的词:青楼。关于爱情,关于性欲,关于道德,这几项可以说是文学最基本的主题之一,而这几个最基本的主题可能通过妓女这一特定的角色而聚合在一起,因此文学从来都对妓女给予特别的青睐,古人还专门将这样的文学命名为“青楼文学”。

青楼似乎是古代文人除了庙堂、家庭、江湖以外必不可少的寄托之所,少了青楼文学,传统的文学大概就少了很多的韵味。有人做过统计。《全唐诗》将近5万首中,有关妓女的达2000多首,约占1/20。自从新中国成立,彻底消灭了卖淫这一丑恶现象之后,青楼文学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文化土壤,但是,随着近些年某些地方的繁荣“娼盛”,妓女逐渐成为了当代小说中的重要角色。最近出版的《小说选刊》第10期,就有三篇小说都涉及到妓女和卖淫的生活,一篇是石钟山的《一唱三叹》,一篇是阿宁的《米粒儿的城市》,一篇是乔叶的《解决》。这也许只是一种巧合,但也足以说明作家们对这一社会现象的关注程度。

卖淫现象自从在上个世纪80年代死灰复燃以来,至今已发展到相当严重的地步。据专家估计,在全国范围内,目前商业化性质工作从业人员约为400万人。放眼今天城市的街景,在灯红酒绿、雕梁画栋的背后,涌动着的是不可扼止的欲望。所不同的是,古代的青楼是公开的,今天的青楼是变相的,也许就藏在那些装潢艳丽的洗浴中心、歌舞厅、发廊等等场所的里面。这种社会现实的顽强存在,就在一点点地腐蚀和瓦解社会的道德精神世界。

新青楼文学就是在这一文化背景下展开的。从一定意义上说,新青楼文学是一份及时的社会档案,客观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社会中普遍存在着的性交易现象。这也正是今天的新青楼文学与传统的青楼文学的最大的不同所在。有人概括传统的青楼文学是一种诗化的青楼、浪漫的青楼。但对于今天的小说家来说,青楼不再是诗化的场所,作家们基本上是以批判现实主义的立场反映社会的“青楼”现象。

古代青楼妓女怎样过中秋夜?

青楼古代性(三)

古代青楼妓女怎样过中秋夜?

流南曲已烟销,剩得西风长板桥,却忆玉人桥上坐,月明相对教吹箫。 农历八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由于在这一天通常举办祈求团圆的信仰和相关习俗活动,故亦称团圆节、女儿节。又因为中秋节的主要活动都是围绕月进行的,所以又俗称月节、月夕、追月节、
古代青楼妓女怎样过中秋夜?

古代青楼妓女

·风流南曲已烟销,剩得西风长板桥,却忆玉人桥上坐,月明相对教吹箫。

农历八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由于在这一天通常举办祈求团圆的信仰和相关习俗活动,故亦称“团圆节”、“女儿节”。又因为中秋节的主要活动都是围绕“月”进行的,所以又俗称“月节”、“月夕”、“追月节”、“玩月节”、“拜月节”。中秋节始于唐朝初年,盛行于大宋,至明清两朝时,已与元旦齐名,成为中国的主要传统节日之一。

据有关史料记载,中秋节最初是古代宫廷文人赏月,然后扩散到民间。早在魏晋乐府《子夜四十歌》中,就有一首《秋有月》之歌:“ 仰头望明月,寄情千里光。”在唐代,中秋赏月、玩月颇为盛行,许多诗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中秋节开始成为固定的节日,《唐书·太宗记》就有“八月十五中秋节” 记载。传说唐玄宗李隆基梦游月宫,得到了霓裳羽衣曲,民间才开始盛行过中秋节的习俗。

中秋节盛行于两宋。北宋的中秋夜是不眠之夜,夜市达旦,玩月游人,通宵不绝。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中秋节之际,商店贩卖新酒,重新布置门前的彩楼。到了晚上,人家争登酒楼赏月,丝竹箫管并作。里巷儿童通宵玩耍,夜市人马杂沓,至于天明。到了明清时期,中秋节已经成为中国的一大传统节日。据《正德江宁县志》记载,中秋夜,南京人必赏月,合家赏月称为“庆团圆”,团坐聚饮称为“圆月”,出游待市称为“走月”。

拜月之风,其实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有之。相传,古代齐国丑女无盐,幼年时曾虔诚拜月,长大后,以超群品德入宫,但民间拜月未被宠幸。某年八月十五赏月,天子在月光下见到她,顿时觉得她美丽出众,后立她为皇后,中秋拜月由此而来。月中嫦娥,以美貌着称,故少女拜月,愿“貌似嫦娥,面如皓月”。

到了两宋时期,赏月之风更盛,也有祭月的仪式。在北宋京师,八月十五夜,满城人家,不论贫富老小,都要穿上成人的衣服,焚香拜月说出心愿,祈求月亮神的保佑。南宋时期,民间以月饼相赠,取团圆之义。南宋学者吴自牧的《梦粱录》中就记载了当时中秋节的盛况:八月十五日中秋节,此日三秋恰半,故谓之“中秋”。此夜月色倍明于常时,又谓之“月夕”。此际金风送爽,玉露生凉,丹桂飘香,银蟾光满,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子女,以酬佳节。虽陋巷贫窭之人,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此夜天街卖买,直到五鼓,玩月游人,婆娑于市,至晚不绝。盖金吾不禁故也。而青楼妓院每逢中秋节则更是一番景象了。

古代青楼妓女原属宫廷,是为官妓。到了宋代,烟花业发展迅速,当时着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歌妓招揽顾客的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每逢中秋节等传统节日,青楼妓院更是节目不断,热闹非凡。据有关史料记载;“绍兴年间,废教坊职名,如遇大朝会、圣节,御前排当及驾前导引奏乐,并拨临安府衙前乐人……”另有私妓,在市井演唱。官府有事,如设酒库卖酒,为招揽生意,“官私妓女,顾倩只应”。在传统节日里,地方官府还深入青楼妓院,组织妓女宣传卖酒,以招揽客人。而这些青楼妓女即便过节,也难得休息。

南宋末年,着名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卷六对南宋京都杭州城“和乐楼”等十一座官营酒楼妓女过节时坐台陪客的情况则记载更为详细。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一时引得文人学士纷纷前来捧场,一是卖弄诗文,二是消磨时间。北宋着名诗人苏轼在杭州做官时,逢年过节都要深入青楼妓院,组织妓女宣传卖酒,一是以招揽客人,二是为地方创收。

南宋词人吴文英曾有《新雁过妆楼》一词,描写的就是中秋节招客揽妓、听歌赏月的情景。中秋后一夕,李方庵月庭延客,命小妓过《新水令》,坐间赋词:“阆苑高寒。金枢动、冰宫桂树年年。翦秋一半,难破万户连环。织锦相思楼影下,钿钗暗约小帘间。共无眠。素娥惯得,西坠阑干。谁知壶中自乐,正醉围夜玉,浅斗婵娟。雁风自劲,云气不上凉天。红牙润沾素手,听一曲清歌双雾鬟。徐郎老,恨断肠声在,离镜孤鸾。”

这首词说的是,月宫仙境高处不胜寒,北斗星移,广寒宫中的桂树泛香,年年都有这么一个大好的团圆佳节。现在正是主人月庭夜宴,大家团坐一起,痛饮佳酿,倾听小妓歌《新水令》,并且欣赏圆月,相互斗趣的怡然自乐的时刻。但此时已是秋夜天气,秋夜劲风不断袭人,秋高气爽,云淡气清明月圆,正是“天凉好个秋”。虽有云鬟高耸的小妓清歌一曲《新水令》,但自己却像“徐郎”那样命运不济,至老一事无成,更为恨声连连的是,自己老景凄凉,形单影孤,肠断无人识也。

描写与青楼妓女一起过中秋节的词曲还有《客途秋恨》。这首词曲所唱的故事内容很简单:在秋天明月夜,游客缪莲仙在返乡途中的孤舟之上,回想年前在一次旅途中邂逅青楼妓女麦秋娟;二人在中秋之夜订情,绸缪缱绻共两个月。因为同行朋友催促上路,莲仙只好与秋娟分手。临别时相约日后再会,两心不变。

词曲《客途秋恨》最早是由清嘉庆学者缨艮所作。其内容是叙述当时妓女们的生活与心境凄婉的情形,据说曲词委婉,且易于传唱,因而盛传一时。后来南海人叶瑞伯从清代道光年间重编《客途秋恨》为广东地水南音,一直广为流传、家喻户晓。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其中唱道:“记得青楼邂逅个晚中秋夜,共你并肩携手拜月婵娟,我亦记不尽许多情与义,总系缠绵相爱,又复相怜。共你肝胆情投将有两个月,又点想同群催走要整归鞭。几回眷恋难分舍,都只为缘悭两字拆散离鸾,个阵泪洒西风红豆树,情牵古道白榆天。”

中秋夜赏月拜月习俗一直沿袭到了明清。明末清初,南京已建有望月楼、玩月桥、朝月楼,皆供人赏月,而以游玩月桥者为最。人们在明月高悬时,结伴同登望月楼、游玩月桥,以共睹玉兔为乐。“玩月桥”在夫子庙秦淮河南岸,一旁坐落金陵名妓“秦淮八艳”之一马湘兰宅第。

马湘兰,明末清初时秦淮河畔名噪一时的名妓,与柳如是、陈圆圆,李香君,董小宛等人并称秦淮八艳。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竹,故有“湘兰”着称。她相貌虽不出众,“姿首如常人”,但“神情开涤,濯濯如春柳早莺,吐辞流盼,巧伺人意”。因此常有风流名士前来拜访。尤其是每逢中秋之夜,蜂拥而来的风流名士便聚集桥头,夜伴美艳名妓笙箫弹唱,追忆牛渚玩月,对月赋诗,故称此桥为玩月桥,也称长板桥。清兵饮马长江,入侵金陵,玩月桥随同秦淮河一起渐渐衰落。后人有诗去:“风流南曲已烟销,剩得西风长板桥,却忆玉人桥上坐,月明相对教吹箫”。

[图文]中国古代四大青楼奇女子

青楼古代性(四)

[图文]中国古代四大青楼奇女子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之一:薛涛

  薛涛,字洪度。父薛郧是一京都小吏,“安史之乱”后居成都。薛涛于唐代宗大历三年出生。

  薛涛幼时即显过人天赋,八岁能诗,其父曾以“咏梧桐”为题,吟了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人云中”;薛涛应声即对:“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薛涛的对句似乎成了她一生命运的谶语,终于65岁。

  她14岁时,薛郧逝世,薛涛与母亲裴氏相依为命,迫于生计,薛涛凭自己过人的美貌及精诗文、通音律的才情开始在欢乐场上侍酒赋诗、弹唱娱客,被称为“诗伎”。

  唐德宗时,朝廷拜中书令韦皋为剑南节度使,统略西南。韦皋是一位能诗善文的儒雅官员,他听说薛涛诗才出众,而且还是官宦之后,就破格把乐伎身份的她召到帅府侍宴赋诗,薛涛遂成为成都著名营伎(供镇守各地的军事武官娱乐所用的乐伎)。

  一年后,韦皋惜薛涛之才,准备奏请朝廷让薛涛担任校书郎官职,后虽未付诸现实,但“女校书”之名已不胫而走,同时也被世人称为“扫眉才子”。

  当时与薛涛交往的名流才子甚多,如白居易、牛僧儒、令狐楚、裴庆、张籍、杜牧、刘禹锡、张祜等,都与薛涛有诗文酬唱,但真正让薛涛动了深情的却是元稹。薛涛初见元稹时已42岁,比元稹大11岁。当时元稹任监察御史,于唐宪宗元和四年春天奉朝命出使蜀也,两人在蜀地共度了一年。薛涛对元稹的思念是刻骨铭心的,她用自己的全部身心等待能与心上人再度相逢,直到她终于明白自己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小插曲。

  薛涛的诗流传下来的有很多,其中有一名句:“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在当时广为传诵。

  暮年的薛涛索性穿起道袍,隐居楼中,不再参与诗酒花韵之事。她过了近二十年这种清淡的生活,在65岁时与世长辞。当时的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

原来古代人是不穿内裤的 青楼女子也一样

青楼古代性(五) 古代人不穿内裤?听起来颇为匪夷所思,如此封建的古代怎么会出现不穿内裤事件?现如今我们现代人都是以穿内裤为最基本的礼貌,如果不穿内裤大家都会认为是有伤风化的。但在古代确实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古代洛阳妓女们都不穿内裤。这是为什么呢呢?

  古代人不穿内裤?听起来颇为匪夷所思,如此封建的古代怎么会出现不穿内裤事件?现如今我们现代人都是以穿内裤为最基本的礼貌,如果不穿内裤大家都会认为是有伤风化的。但在古代确实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古代洛阳妓女们都不穿内裤。这是为什么呢呢?

原来古代人是不穿内裤的 青楼女子也一样

  女人不穿内裤,有其历史传统。王小波在他的《红拂夜奔》里写道:“洛阳大街上的妓女对红拂是最不客气的了,动不动就转过身去,撩起裙子来,给她看光溜溜的屁股。见到了这些屁股后,红拂才知道这些人原来不穿内裤。不穿内裤仿佛是要突出屁股,然而那些屁股本身并不好看。然后她们又转过身来说:想逮人吗?回去打听打听,老娘是几进宫!”

  洛阳城里的妓女不穿内裤,虽无记载,但考校野史笔记,不难发现王小波描述的贴切。但她们有无“几进宫”的光辉事迹,却不得而知。

  三代以来,女人下体无衣,到了汉朝才穿上开裆裤。《汉书;上官皇后传》说:“虽宫人使令皆为穷裤,多其带。”所谓“穷裤”,便是开裆裤。穿开裆裤的目的是方便大小便,然则不穿内裤,便也顺理成章。如此情形,至少延续到了唐朝,日本人以唐装制成和服,似乎女子着和服也不穿内裤。

  也有人说和服是“吴服”的改造,来源江南八百童男女。女人不穿内裤,保留了古代中国人“衣”的基本特点。“日本人唯一的发明,就是男人的那块兜裆布,至今还留在相扑力士硕大无比的臀缝里。”

原来古代人是不穿内裤的 青楼女子也一样

  先祖创造内裤,以保护性器官为第一要义,又用来维护体面,于是便成为文明的产物。时光轮转,用以护体的内裤如今已以束缚身体为己任,或以三角紧绷于大腿内侧,丝丝入肉;或以三线缝合,以为点缀。

  保护的功能既不存在,那么能否遮挡私处,似乎已无必要。所以,前卫女性们到底穿不穿内裤,已无关大局,更与文明无涉。除去“春光乍泻”的“意境”,余下的便只有性的诱惑。观念开放已久,性压抑的年代早已“逝者如斯夫”,夫妻扪虱夜话,内裤倒成为恩爱的障碍,不如跨越障碍,放弃束缚,返回自由,来得痛快。衣服的作用,以保护身体为最高;又以恢复身体的自由为最高境界。内裤既然成为累赘,那么不穿也罢。

  这样看来其实古代人比现代人要想的更为透彻啊,不过一个社会有一个社会的风气,所以这样不穿内裤并不会觉得是异类,放在现在恐怕是万万不合适的!

青楼古代性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