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未解之谜 >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丰都鬼城阎王来历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丰都鬼城阎王来历

时间:2017-07-31 09:39:11 来源:未解之谜 点击: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 丰都鬼城阎王来历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一) 传说重庆丰都鬼城是人死后灵魂归宿的地方,我国许多的文学名著都对这里进行了很多的渲染,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有什么根据?鬼城丰都为什么要建在丰都呢?关于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说法非常的多,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 丰都鬼城阎王来历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一:道教之说。在东汉末年,张道陵创立“五斗米”教,吸收了不少巫术,成为后来的“鬼教”。公元198年,他的孙子张鲁在丰都设立道教“平都治”,这里遂成为了道教的传教中心。后来,道教又杜撰出一个“罗丰山”,说它是北阴大帝治理的鬼都,这位北阴大帝是道教的第七级中心神,专管地狱。在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中,称丰都居道教七十二福地的第四十五位。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二:鬼帝(土伯)之说。当人类社会还处在上古时代的时候,由于科学不发达,在遇到一些大自然现象的时候无法做出正确的解释,认为这一切是由鬼神在主宰。而巴族和蜀族是以氐羌部落为主,两个部落。东周时,丰都曾为巴子别都,随着巴蜀两族的不断交往,政治、经济、文化、思想、习俗相互渗透,于是产生了一个共同信仰的宗教神——土伯,这就是巴蜀鬼族的第一代鬼帝。这位鬼帝就住在幽都,至今丰都还留有“幽都”遗迹。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三:佛教“阎罗王”之说。“阎罗王”本是梵文的音译,愿为古印度神话里管理阴间之王。佛教沿用此说法,称为管理地狱的魔王。传说他手下有十八判官,分管十八地狱。据《一切经音义》称,“阎罗王”即“平等王”,他能平等治罪。

  重庆丰都鬼城的由来四:阴、王成仙之说。这是丰都最广为流传的说法。早在公元270年左右,晋人葛洪在其《神仙传》中就有关阴、王成仙的说法。传说在汉朝时候,有两位方士,一位叫阴长生,是刘肇皇后的曾祖父;一位叫王方平,官至朝中散大夫。他们因不满社会现状,双双先后来丰都修炼,于魏青龙初年,成仙而去。后来到了唐朝,他们二人被人讹传成了“阴王”,即阴间之王。

  后来加上历代统治阶级的不断刻意渲染,历代文人、官吏通过小说、诗词、游记和碑文的描述,如《西游记》、《聊斋志异》、《说岳全传》、《西洋记》等等。因此一个比较全面的重庆丰都鬼城形成了。它从虚幻到实物,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历史,将佛教、道教、儒家学说以及中国鬼文化有机结合起来;将巴渝文化、中原文化和域外文化结合起来;将民间神话传说想象与现实结合起来;将建筑、雕塑、绘画等多种艺术形式结合起来,才形成今天天下闻名的“鬼城文化”。

重庆丰都现实版“鬼屋” 一家4口陆续早逝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二)
重庆丰都现实版“鬼屋” 一家4口陆续早逝

  “鬼屋”不敢住了,婆孙俩被迫住窝棚。

重庆丰都现实版“鬼屋” 一家4口陆续早逝

  环保专家在测定“鬼屋”有无放射性物质。

重庆丰都现实版“鬼屋” 一家4口陆续早逝

  这两间屋便是传说中的“鬼屋”

重庆丰都现实版“鬼屋” 一家4口陆续早逝

  白天,婆孙俩回到“鬼屋”旁生火做饭。

  重庆晚报7月26日报道 最近,丰都县虎威镇流传着一个怪异故事:该镇同心村2社有一座“鬼屋”。

  每到傍晚,屋内便会发出“乒乒乓乓”的怪响,夜间似有孤魂游荡、嚎叫;屋主建房以来,一家4人陆续死亡,且全都早逝,现仅留下六旬外婆和不满13岁的外孙。不得已,婆孙俩不敢住了,被迫在屋后搭起窝棚度日。

  真有鬼魅作祟,还是另有隐情?24日,记者与相关专家造访了“鬼屋”……

  阴森“鬼屋”

  “鬼屋”位于茂密森林的一角,屋子周围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氛。

  24日,天气阴晴莫测。虎威镇同心村森林的一角,传说中的“鬼屋”孤零零地立在一个小山坳里,四周是茂密的林木,一股风吹来,顿时“沙沙”作响。屋子周围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氛。

  “来了!进来坐嘛……”彭云珍,61岁,“鬼屋”主人。她身着打有多个碗口大补丁的衣服,身体枯瘦如柴,脸上爬满皱纹,如同松树皮,没有丝毫表情,也没有一丝血色。因腿有残疾,她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13岁的外孙张海波呆呆地站在一侧,同样面无表情。废弃的石磨上,还无精打采地躺着一只瘦骨嶙峋的大花猫,一群蚊子正围着它嗡嗡飞舞……

  “它们(鬼魂)闹腾得我实在没法,只得替它们让路,搬到屋后窝棚住,这里已空了三年!”彭云珍喃喃说着,推开了“鬼屋”房门,一股腐朽气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窒息。该屋共两间,由条石和砖砌成,墙壁和屋顶瓦片因年久失修早已千疮百孔,局部地方甚至长起了青苔。屋内光线昏暗,空空如也,十分潮湿,地面上遍布的牛屎(当地迷信认为:牛可避邪)让人无法落脚;墙壁上贴满写有咒语的红纸……阴森、恐怖气氛顿时让人背心发凉。偶有一丝阳光射进来,更增添了屋内令人生畏的气氛。

  “三年前,我女儿就是在你头顶上的那根木梁上吊死的……”彭云珍突然扭过一张苍白的脸,淡淡地说。

  “鬼魅”吞噬四人

  新房建成不久,一家4口先后早逝,仅留下年迈的残疾外婆与未成年的外孙。

  对过去的事,彭云珍已变得十分麻木,脸上未流露出丝毫悲痛,甚至对很多不幸的事儿已记忆模糊。毕竟,她经历的无奈和不幸实在太多!

  彭云珍原本有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有丈夫、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孙女、外孙……然而,除了外孙,这一大家子人都随着她家新房的落成,陆陆续续离她而去……

  1982年,彭家因原有的土房破烂,便选址该处,建成现在的这两间“鬼屋”。随后,她家便接连遭受了悲惨事。次年,她年仅48岁的丈夫出现腰痛、吐血等症状,后不治而亡。同年9月,她本人割猪草时摔伤左腿,从此落下残疾,不能从事重体力活。1995年,原本身强力壮的女婿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猝死。不久,结婚不到两年的儿子出现全身浮肿、吐血等症,终因医治无效去世,年仅30岁。随后,年轻的媳妇带着年幼的孙女改嫁。三年前,年仅32岁的女儿(女儿住在彭云珍家)因下身出血,久治不愈,无钱续医,吊死在家里。至此,原本一大家子人,就剩下残疾的她和13岁的外孙。

  “都是房子修错了,他们是被恶鬼害的……”彭云珍说这话时,显得很平静。因此地毗邻丰都鬼城,鬼神文化在民间较为盛行。彭云珍及部分当地人就将她家一连串的不幸与鬼魅联系在一起。一时间,“鬼屋”闹鬼一说在小山村迅速蔓延,且闹得沸沸扬扬。

  村主任捉“鬼”

  “傍晚,屋内会发出奇怪声响。晚上,人睡在屋内,会看见鬼魂游荡、嚎叫……”

  难道世间真有鬼?彭云珍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她称,“鬼屋”建成后,不但家里的人接连遭遇不幸,还出现了一些“灵异”现象。有一段时间,每到傍晚,“鬼屋”内就会发出“乒乒乓乓”的怪响,人去查看,又没发现任何东西,也看不见有什么东西活动的痕迹。“那是住在屋里的鬼起床、吃早饭发出的声音!”彭云珍认为。附近不少村民证实了这一说法。他们称,在“鬼屋”附近干农活时,他们曾听见过这种声音。可以肯定,当时屋内没有人。

  “除了屋里有时发出怪响外,我晚上睡在屋里,还经常看见很多披头散发的鬼在屋内游荡、嚎叫……”彭云珍说。

  为此,彭云珍常邀道士前来压邪。她说,自己已记不清请了多少次道士及多少位道士——只要家里稍有不顺,她都会去请,且每次买的香、蜡、纸等要用背篼背。婆孙只好挤在窝棚里睡觉。

  “世上怎么会有鬼!”同心村村主任李正权见婆孙住在窝棚很不安全,于是决定替她“捉鬼”,随即多方收集“鬼屋”的传言。最后,他发现除很多人曾听见屋内有怪响外,该屋其他怪异现象并无人亲眼见过。而彭云珍自称亲眼见过的一些事,系因她多次遭受丧亲之痛,大脑极有可能出现幻觉。因此,不足为信。

  那么,“鬼屋”的怪响究竟是怎么发出的?

  前不久,李正权特地来到“鬼屋”附近。在太阳就要下山时,屋内果然传出“乒乒乓乓”的怪响。“不可能有鬼!”他随即大吼一声,一只鸟顿时从屋内飞出,停在屋外的树上。“啄木鸟!”李正权一眼认准,心里立马明白过来:原来,“鬼屋”因年久失修,里面的木料滋生了不少虫子。所谓怪声,其实是啄木鸟啄虫时发出的声响。

  李正权随后将这一结果告诉了彭云珍,但彭云珍并不相信,仍坚持住窝棚。

  死亡是巧合

  各方面专家现场查看、诊断,没有丝毫结果。

  “不是鬼魅作祟?我家的人年纪轻轻的为何陆续死去?”彭云珍问。对此,李正权也给不出答案。

  是不是环境因素在作怪?

  秦勇军,丰都县环境监测站站长;谭明政,丰都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两人仔细查看了“鬼屋”的周边环境后,首先排除了污染以及空气问题——此地绿树成荫,空气质量优良;附近无任何工厂,不可能有污染源。

  是不是水源问题?彭云珍家饮用水取自“鬼屋”附近的山泉,水源来自浅层地下水,水体无污染,不含对身体有害的物质。更何况,附近其他村民也是取该山泉的水饮用,且无一出现异常。另外,在食物上,彭家所吃的东西与其他村民一样,都是自家种的谷物。因此,水和食物都不存在问题。

  “鬼屋”的墙体采用了大量石材,这些石材属硬度较高的沙岩。难道这些石材含有放射性物质,造成对彭云珍家人的伤害?

  随后,秦勇军、谭明政用放射性测定仪测定,未发现异常。会不会是地磁场作怪?两人同样给出否定答案——地磁场影响面一般较大,彭家坐落的小山的另一侧有一座小院子,最近一户距她家直线距离不足20米,而该户人家未出现异常。另外,在该县境内,目前还未发现因地磁场致人伤害的事件。

  两人认为,彭家的怪事非环境因素造成。

  除了外部因素,就只有自身因素了,彭家难道有致死的家族病?

  由于彭家死去的4人都未到权威医院就诊,也未留下可考证的病理资料,彭云珍又搞不清每位死者的病因。因此,很难确切判断彭家是否有家族病史。不过,市传染病医院专家周立春,仔细询问了4人死亡前的病症后,初步认为:家族病的可能性不大,因死者间的病症没有多少关联。

  环保、医疗等专家商讨后初步断定:彭家多人早死是“必然中的巧合”。“必然”是指:家里贫穷,生病后未及时医治,小病拖延成大病,最后死亡;“巧合”是指:4人死亡纯属一种罕见的巧合,没有其他原因。

  另据村主任李正权称,因彭云珍婆孙俩生活景况十分糟糕,当地政府已对她作了一定帮扶。

医院监控拍到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的来历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三) 近日一段临终病人的监控器拍到了牛头马面的视频网上疯传,视频里可以看到临终病人的床头有2个黑影,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马面太吓人了。鬼神之说科学里至今无法解释,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也说不清楚。

  关于牛头马面的传说

  牛头马面原在地府掌管实权,后来为什么当了阎王手下的一个捉人差役?说起来,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丰都城有个姓马的员外,在城内算是个财权双全的巨头。按说,他也该心满意足了,但有一件事情却总是耿耿于怀,因他年已六旬,先后娶了十一个“偏房”,才仅有一个独丁。无论怎么求神许愿,终不能如愿以偿。不用说,马员外对他那个独子马一春,就视如掌上明珠了。但他十分担心,如果万一不幸,不仅断了马家香火。而且万贯家业也无后继之人。为此,他日夜忧愁,不知所措。

  哪料屋漏又遇连夜雨。一天,马员外用过早餐,准备出门备办酒菜,为儿子明日满十八周岁办个喜酒。说来也巧,正在这时,有个八字先生从门前经过,口中琅琅有词:“算命罗,算命!”

  马员外听见喊声,心中大喜,竟把出门之事忘记得一干二净。于是手提长衫,疾步走下台阶,恭请八字先生进屋上坐,茶毕,马员外诚恳地说:“先生,请给我家小儿算个命好吗?”

  八字先生点头说道:“可以,可以。”

  马员外立即给儿子报了生庚时辰。八字先生屈指一算,不禁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哎呀,不好!”

医院监控拍到牛头马面 牛头马面的来历

  马员外心里越发慌张,但为了急于弄个清楚,央求道:“请先生免虑,直说不防。”

  八字先生迟疑片刻,说道:“你家少爷衣禄不错,可惜阳寿太短,只有十八年!”

  马员外“妈呀”一声,晕到在地,半天才苏醒过来,面色如土。问道:“先生,求求你想各个办法,救救我那可怜的儿子吧!”

  八字先生想了一会说:“凡人哪有办法,只有一条,不知员外舍不舍得破费呢?”

  马员外听说还有办法可想,忙说:“只要能救儿子,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八字先生这才告诉他:在明晚半夜子时,你办一桌最丰盛的酒菜,用食盒装好,端到“鬼门关”前十二级台阶上,把酒菜送给那两个下棋的人。不过,你要连请他们三次,耐心等待,切莫急躁。马员外一一记在心上。

  第二天,当他来到指定地点,果见有两个人正在那里专心下棋。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牛头、马面。

  马员外不敢惊动他们,只好悄悄跪在一旁,把食盒顶在头上默默地看着。当他俩下完了一盘棋后,他才小心翼翼地请道:“二位神爷,请吃了饭再下吧!”那二人似听非听,不语不答,如些三番。

  牛头、马面见此人这般诚心,又看盒中的美味佳肴那么丰盛,不禁垂涎欲滴。马面悄悄的对牛头说:“牛大哥,我们此番出差,尚未用饭,就此饱餐一顿吧。 也难为这人一片心意,你看如何?”牛头也早有此意,只是不便启齿,当下点头说道:“吃了下山也不为迟。”说罢,便犹如风卷残叶般,以下便将饭菜吃个精光, 正要扬长而去,见送饭人还跪在地上,于是问道:“你为我等破费,想必有事相求吗?”

  马员外忙叩头作揖道:“小人正有为难之事,求二位神爷帮助。”说着还烧了一串钱纸。

  牛头马面过意不去,只好说:“你有何事,快快讲吧!我等还有要事远行呢。”

  “二位神爷,我只有一个命子,阳寿快终,求二位神爷高抬贵手吧。”

  “叫啥名字呢?”

  “马一春。”

  牛头翻开崔判官给他的“勾魂令”一看,大惊道:“马老弟,我俩要去捉拿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儿子,只是时辰未到,没想到......这......”

  马员外连连磕头:“二位神爷若能延他的阳寿,小人感恩不尽,定当重谢!”牛头说:“阴曹律条严明,不好办!”

  马员外暗暗着急,灵机一动,转向马面说:“我有个姓马的兄长也在阴曹地府掌管大权,你们不办,我只好去找他了。”

  马面听了,心想,这阴曹地府从王到鬼我都认识,姓马的除了我就无他人了。如果这亲戚是我,可我又没有见到过他,于是便试探地问道:“我也姓马,不知你那兄长是谁?”

  马员外惊喜地说:“小人有眼无珠,一笔难写二个‘马’字,有劳兄长了。”

  马面说:“你说你是我兄弟,我怎么不记得?”

  “你到阴曹地府后就喝了迷魂茶,阳间地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哪里还记得?”

  马面一想,他说的着实不假,如今又吃了他的东西,这事不办不好,便个牛头交换了一个眼色。牛头会意,既然如此,干脆就作个人情吧,也图他几个零钱花。于是, 趁着醉酒,便回曹作罢。

  这事被阎罗天子知道了,派白无常亲自查明,确有其事。阎罗天子顿时火冒三丈,即令把牛头、马面押上殿来。为了杀一敬百,他当着群臣之面,将他俩各重责四十大板,接着又吹了两口阴风,顿时,牛头、马面便还了原形。阎罗天子见他俩实有悔改之心,就将其削官为役,留在地府当了捉人的小差。只不过他们的等级远远赶不上黑白无常,只配捉恶人的魂魄。 重庆丰都鬼城传说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