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奇闻异事 > 秽书洗衣院小说 宋高宗赵构生母失节之谜:遭金人掳掠给盖天大王为妾后生子

秽书洗衣院小说 宋高宗赵构生母失节之谜:遭金人掳掠给盖天大王为妾后生子

时间:2017-07-28 12:11:43 来源:奇闻异事 点击:
秽书洗衣院小说

宋高宗赵构生母失节之谜:遭金人掳掠给盖天大王为妾后生子

秽书洗衣院小说(一)

  导读:韦太后是宋高宗赵构的生母,靖康年间当了金兵的俘虏,作为战利品押到北方,充当了金人的慰安妇,还给赵构生了两个同母异父的兄弟。后来赵构在南方建立南宋,金人为了羞辱他,还特地编写了韦太后的“秽书”就是黄色小说在中原流布。

  为迎回了自己的生母韦氏,高宗快速完成“绍兴和议”全部手续:重划宋、金两国的边界,宋奉表称臣于金,金册宋主为皇帝。每逢金主生日及元旦,宋均须遣使称贺,宋每年向金国缴纳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韦氏返回南宋后,被宋高宗封为太后。

  靖康之役作为金朝的俘虏,被押解至上京(今内蒙古巴林左旗)洗衣院充作奴婢,被迫嫁给了盖天大王为妾,并且生了二个孩子。盖天大王赛里本名叫完颜宗贤,与海陵王同为丞相。

  辛弃疾《窃愤续录》记载:绍兴年间,宋钦宗被拘押在上京一寺中,一天,他偶然“在墙壁的缝隙中,看见远去的韦妃和一个金国的官长一起走,身旁还有一个奴婢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大人、小孩都穿着胡服,孩子喊韦妃为阿母,于是宋钦宗知道韦妃已成为盖天大王的老婆了”。这则记载并非空穴来风,胡乱编造虚构,只因赵构当了皇帝,堂堂天子之母曾经失身再嫁,未免贻笑天下,因此官史、私史都讳莫如深。

宋高宗赵构生母失节之谜:遭金人掳掠给盖天大王为妾后生子

韦太后曾在金国生子

  金人可恭的《宋俘记》就记载韦氏曾入“洗衣院”。所谓“洗衣院”其实就是变相的妓院,北宋的帝姬、王妃、皇妃都曾受到金人的凌辱。而且据《靖康稗史》记载:金朝官方出了一个告示,说:“允许宫奴赵构的母亲韦氏、妻子邢氏和姜氏从良。并且金人还说,韦氏已经再嫁给金国的首领。

  徽宗之女柔福帝姬亦嫁盖天大王,与韦太后同事一夫,后乘隙逃回南宋,韦太后返朝后,马上指证这柔福帝姬是假冒。母命难违,经过主审官严刑逼供和捏造,把“真情”上禀:此柔福帝姬乃开封女尼李静善,因相貌酷似,便假冒帝姬。

  很快,从北方逃回的一个名叫李楑的宦者又称自己在五国城见过柔福,说她嫁给一名叫徐还的金军将领后不久就死掉。人证物证如此,可怜的柔福帝姬便被高宗赵构下令处决。

  高宗赵构的母亲韦氏与柔福帝姬在“洗衣院”难免会赤身裸体在多种场合经受非人的蹂躏。由于柔福帝姬不是重要的男性帝室人员,很容易逃出,后被南宋的蕲州地区将官送回行在(杭州)。

  韦氏又过数年,方才为其子宋高宗花大价钱赎回,当上了太后,韦氏自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五国城难以启齿的娼妓生涯,杀人灭口是理所当然的事。

唐朝成人小说《游仙窟》传到日本后被列为第一淫书

秽书洗衣院小说(二) 《游仙窟》是唐朝时的一部小说,极少人知道有这样一篇小说!小说其实很短,而且故事也不够曲折,也可以说很简单,作者行文特别随意。原本这篇小说,已经失传,但是后来居然在日本发现了旧抄本,不仅仅如此,日本的学者还把这本书列为第一淫书!

  《游仙窟》是唐朝时的一部小说,极少人知道有这样一篇小说!小说其实很短,而且故事也不够曲折,也可以说很简单,作者行文特别随意。原本这篇小说,已经失传,但是后来居然在日本发现了旧抄本,不仅仅如此,日本的学者还把这本书列为第一淫书!

唐朝成人小说《游仙窟》传到日本后被列为第一淫书

  故事的原型是从汉魏以来就流行的,一个游历的男子,遇见漂亮的女仙人,然后彼此吸引,共度一夜良宵之后,以凄然的心境作别。后来更多的是书呆子深宵独坐,绝代佳人从天而降,不是仙女就是狐狸精,要不然,就是女鬼了。

  这里我勉强将其故事分成三段:第一段写文成初入“神仙窟”,与十娘五嫂相见;第二段写文成与十娘五嫂等登堂燕宴,游园校射;第三段写文成入室,与十娘合欢,一夜之后,即行分别。虽然是“只写得一次的调情,一回的恋爱,一夕的欢娱,作者却用了千钧的力去写”(别误会,这不是我的评价,而是郑振铎先生所言)。这样看来如果《金瓶梅》传到日本,那位置该如何高啊!

荣国夫人与贺兰敏之的风流是真的吗 还是被武则天诬陷

秽书洗衣院小说(三) 荣国夫人与贺兰敏之的风流是真的吗?史书记载,荣国夫人与贺兰敏之发生了性关系,但是那时候荣国夫人已经八十多岁了,难道是被武则天诬陷?下面我们来看看。

荣国夫人与贺兰敏之的风流是真的吗 还是被武则天诬陷

  武后提出的罪状书,首要的一条就吓人一跳,说武敏之“烝于荣国夫人”,什么叫“烝”,与长辈女性通奸谓之烝。杨老太太是武敏之的亲姥姥,都七老八十了,能与自己的亲外孙乱伦?真是匪夷所思!

  武氏兄弟因为与武则天不和而相继消殒,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武后是否考虑过继续援引外戚的问题呢?当然有过。

  早在两位亲哥哥因忧惧而死之后,武则天就想到了这一点。从父亲武士彟那里承袭下来的周国公一爵,现在空出来了,她决定不交给哥哥的儿子去继承,而是要交给姐姐的儿子、外甥贺兰敏之来做。

  她把贺兰敏之叫到寝宫,和他密谈了这个想法,决定让贺兰敏之改为母姓,也就是改叫武敏之,袭周公爵,加弘文馆学士、散骑常侍。

  这是武则天精心策划的移花接木之策。文水武氏一脉,她从内心反感之;自己所生的儿子,先天就是李唐正统的维护者(无论他们主观上想如何);想要在血缘亲族内找到依靠力量甚至后备军,就只有考虑母亲杨氏的这一脉。

  历史的诡异处就在这里,就目前来看,任何政治势力都不足以挡住武则天上升的脚步了,然而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祖宗礼法”,却把这位女强人始终堵在了一个死胡同里——她物色不到合适的接班人。

  这个贺兰敏之,是个初唐的绝佳人物,翩翩公子一个。他的命运,由于和武则天搅在了一起而暴起暴亡、倏忽而逝,也是颇令人感慨的。

  他的文才,着实不错。据说,2007年江苏省的高考语文卷,文言文的试题就来自他亲撰的笔记小说《三十国春秋》。

  贺兰敏之仕途之所以顺利,据推测,与武后之母杨老太太喜爱这个外孙有关,同时也与高宗宠爱他母亲韩国夫人和他姐姐贺兰氏有关。

  武则天对他显然也颇为看好,想把他培养成政治新秀。当初的拥立功臣都已老去,朝中一定要有能接替的新贵才行。虽然武则天与姐姐韩国夫人之间关系微妙,民间对韩国夫人的暴死也有流言飞语,但武则天吃准了贺兰敏之不会不为利益所动。

  她猜对了!贺兰敏之对武则天的器重果然大为感激,竟叩头谢恩至流血。从此朝夕跟随,“坐为师友,入作腹心”,成了武后跟前的大红人。

  俊美少年,文采斐然,官运亨通,上级独宠。这些好运气要是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怕不是好事——他要担不起!

  中国的辩证法,其实两句话就可以概括,一句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真理,摧你的不仅有不如你者,有时还有亲手把你提拔起来的人。另外还有一句“否极泰来”,那就多少像是安慰言辞了。否极了,就是死嘛,哪会有大善人能让你“泰来”?

  贺兰敏之改叫武敏之以后,终于在一件事上被彻底“摧”了,这就是姐姐贺兰氏之死。

  贺兰氏被离奇毒死,武敏之进宫来吊唁,高宗泪流满面地对他说:“如何死得如此仓促?你可知道些什么?”

  武敏之不答,只是号哭。

  有眼线立刻将此情况密报武则天,武则天思之再三,怒道:“此儿疑我!”从此,武敏之就在武则天那里失宠了。

  但是武则天并未立刻变脸,她欲擒故纵,一直看着武敏之蹦跳了四年——你自诩风流倜傥,我看是鸟为食亡。显贵子弟没受过磨难,一旦骤登高位,没有能把握得住自己的!

  到了咸亨元年(670年),荣国夫人杨老太太死了,转过年,武则天这才动手。她正式上表,提出了一份武敏之违法乱纪的罪状。其中有的罪行,在我们现代人看来,简直骇人听闻!

  但这一条《旧唐书》言之凿凿,《资治通鉴》也予以采信。后世史家多有为此感到迷惑的。有的干脆回避不提这事,有的指为五代时史家编造,还有比较谨慎的,说是实无证据,恐怕是武则天以牺牲自己母亲名誉的手法,来坑害武敏之。但这一说也似乎太玄,总之是特大疑案一桩!

  其二,司卫少卿杨思俭(这位也是武后的娘家人)有一女儿,貌美,已由武后选定为太子妃,不日即将成婚。武敏之垂涎其貌,竟将她“逼淫”,也就是给强暴了。

  其三,在荣国夫人府“逼淫”太平公主的贴身宫女。

  其四,在荣国夫人的丧期内,擅自脱去孝服,在家载歌载舞。

  提出这份罪状的时候,是在咸亨二年(671年),高宗按理说应该对武敏之还有着一份顾念之情,但是很快有诏下,将武敏之流放到雷州(在今广东),恢复其本姓贺兰氏。

  估计贺兰敏之确实有过不检点之处,因为多才与风流往往是伴生物,不奇怪,但恐怕远没有罪状里说的那么吓人。武后的这些指控,极有可能是夸大,而高宗,大约也是迫于武后的压力才进行了制裁。总之,这流氓分子的帽子,贺兰敏之就算戴上了。直到今天的一些文艺作品里,贺兰敏之还往往以恶少形象出现,十分不堪。

  冤就冤吧,自古多才而被嫉的不止他一个。可是,他实在是太冤了,流放走到韶州(在今广东韶关一带),莫名其妙就死在当地官府里了,史籍上有说是“以马缰自缢而死”的(见《旧唐书》),有说是被武后令人用马缰绞死的(见《资治通鉴》)。

  朝士中的纨绔子弟,因与贺兰有交往而被流放岭南的,还有一大批。

  看来,风流也,富贵也,一个人摊得多了就不是好事也。贺兰敏之即便是什么罪也没有,起码他是太得意忘形了。

  光想着有姥姥护着就不怕,眼光未免短浅了一些。

  贺兰敏之一死,周国公这顶帽子就找不到人戴了。三年之后,武则天又想用武家的人了,别无选择,便奏请将二哥武元爽的儿子武承嗣从天涯海角召回,袭周国公,任了五品的尚衣奉御,第二个月又越级提为三品的宗正卿(掌皇族事务)。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秽书洗衣院小说(四)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1896年,皮埃尔·路易出版第一部小说《阿芙洛狄特》。这是一本曾创下35万册的销售纪录的畅销书,为其赢得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作家的声望。它被改编成戏剧、电影,迄今已被翻译成世界多种文字,不断再版,经久不衰。书中写的是发生在古代埃及亚历山大城的一段凄绝的爱情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为青楼女子,作者实际上写的是那个时代的文化习俗,具有考古文献的价值。它所展现的并非赤裸裸的欲望,而是当时社会风貌以及青楼习俗,故书原有副标题为:古代风俗。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多图]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最受欢迎的情色文学女主角:阿芙洛狄特

少帅张学良与七个女人的故事

秽书洗衣院小说(五)

少帅张学良与七个女人的故事

少帅与七个女人的故事,生动地体现了一个浓浓的“情”字。无论是与天津名媛爱意深沉的友情,还是和意大利公使夫人“柏拉图”式的纯洁情愫,其内幕都是少帅去世后的首次披露。本书为那些熟悉张学良百战疆场、以西安兵谏彪炳史册的读者,展示了其侠骨柔肠、重情厚义的另一面……

那是一个飘着棉絮般大雪的寒冷冬日。

张学良派车把求见他的女客接进天津英租界的临时行辕。出现在张学良面前的梁五小姐,她穿着黑色紧身棉袍,胸前佩戴的一朵小小白花!这白花让张学良愕然,一种不祥之感顿让张学良紧张起来,他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事。见面色苍白的梁五小姐双手捧起一轴古画,郑重地献给他,张学良急忙接过,问:“九妹她现在可好?”

不料就是这句话,勾起了梁五的一腔悲愤,她顿时泪流满面,哭道:“张将军,九妹她已不在人世了呀!”

“你说什么?”张学良大惊失色,捧在手中的画轴险些跌落下去,心中的预感都因她这句话得到了证实。“不可能,五小姐,你为什么说她已经不在了呢?”

“九妹她确实已经死了呀!张将军,她并不是生病而死,而是她不想活在这世上了!……”梁五小姐说到痛处,竟不顾有张学良在面前,双手掩面地大发悲声。赵四小姐闻讯而至,她掏出手帕替悲愤欲绝的梁五拭泪。在张学良和赵四小姐的劝慰中,梁五小姐总算止住了哭声,待她在赵四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时,才渐渐从极度悲怆中清醒过来,她回答张学良的询问时说:“九妹的悲剧是从她嫁给叶家时就开始了。那叶查理真不是个东西,他从开始就看不中我的九妹,所有孽缘都由这场不如意的婚姻开始了!……”

张学良听到这里,心中一阵刺痛。前次和梁青竹的短暂会面,虽然已经从她的只言片语中观察到她婚姻中隐藏的不幸,但那时张学良万万想不到这桩婚姻竟会危及这位天津才女的生命。

“五小姐,请告诉我青竹究竟为什么自寻短见?”张学良几乎是用哽咽的声音在问。

梁五小姐哭诉:“有一次宴会,叶查理在酒席上一连喝了几杯酒,已经醉得不行了。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和叶查理相熟的女人,偏偏过来敬酒,而且她一连要叶查理喝三杯。当时守在叶查理身边的九妹,知道叶查理的肺病刚有好转,担心他这样无节制的酗酒。所以九妹就上前去劝了叶查理一句:‘你刚好,还是少喝一点吧。’没想到,竟然惹恼了要面子的叶查理。这家伙当着众人之面,劈手就扇了九妹一个耳光!九妹可是大家闺秀呀,她这一生,哪儿受过这样的当众羞辱?当时,九妹一个人跑回了住处。她哭着提笔给我写来一封信,然后一个人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她是用自己身上仅有的一点钱,买了一张去上海的包厢票。在车上她哭了一路,谁也没有想到,她哭到半夜时,竟然自杀了!……”

张学良激愤地攥紧了拳头。

梁五接着说:“九妹给我的信寄到时,她的尸体已经停在上海龙华殡仪馆的冷藏柜里了。她在给我的信中特别交待说,张将军是难得的军中儒将,这轴九妹从父亲遗产中分得的珍品,只有交给张将军她才放心呀!”

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徐徐展开那轴画,原来梁青竹留给少帅的并不是什么古代名画,而是一幅《雪中梅花图》。张学良看出作者的笔调功力并不十分老到,甚至还有一些稚嫩之笔间杂其间。但他感到那株雪中腊梅,确有一种迎风怒放、傲雪迎霜之势,让他见了心中顿生几分敬仰。

张学良再看这画下方的作者题名,原来就是已经惨然死去的梁青竹三字!他见了这画和这诗,心中百感交集,没有想到梁九小姐还有如此精美的画作诗文。而且梁九小姐竟然在她行将自杀之前,诚意委托胞姐代她转赠给张学良留存。张氏睹物思人,心中悲楚万分。

秽书洗衣院小说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