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图说天下 > 宰杀好的美女 恐怖食人村,专吃女人嫩肉的食人族

宰杀好的美女 恐怖食人村,专吃女人嫩肉的食人族

时间:2017-07-25 16:38:12 来源:图说天下 点击:
宰杀好的美女

恐怖食人村 专吃女人嫩肉的食人族

宰杀好的美女(一)

  过去穷,一般人吃不上肉,只能到过年把养了一年的猪宰杀,才能过一个尽情吃肉的年。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天天有肉吃,那过年吃什麽呢?笔者春节时去探望一个老同学时得到了答案──吃人肉,而且吃女人肉! 这个小村虽然偏僻,但却是通往某旅游景点的近路,一些独自旅游的人都会经过这里并在村民家住宿,而其中一些被看上眼的女性就会被该家村民软禁起来,期间供吃供住但不准出屋,处女的话更不准让男人去糟践,因为处女下体的体香远浓於非处女。

  养到过年时,就绑起来抬到後院屠宰,然後整个春节期间都可以尽情地吃人肉,还会卖给其他没有收获的家庭。(如鳏夫或光棍家一般就没有女人去住宿,女人大都选在满脸敦厚老实的中年夫妻家。由於过年前後几乎没人去旅游,因此这里过年宰人吃肉的事也没被人发现,笔者也是转火车错过了车,想起四周有老同学时,才到那个村子并亲眼目睹了屠宰美女的整个过程

恐怖食人村 专吃女人嫩肉的食人族

  女子是个20多岁的上班族,半年前因为辞职後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到处游山玩水,留宿我同学家时被扣下了,现在刚洗干净,被一丝不挂抬出来,身上冻得有点红。因为我同学的叔叔在村里保安队兼职,随意洗女人的时候有手铐子给她带,这就好洗多了。

  因为专门的人肉案子搭起来太显眼,所以村里人宰人都和平常宰猪宰羊一样,用桌子长凳什麽的。我同学至今没有女朋友,我打趣说:“这麽漂亮女孩子吃了可惜了,留着做老婆多好。”我同学告诉我,他们村里的规矩是男人不娶他们乡他们村外的女人的,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些外面的女人都不过用来吃的,平时聊天,也都称这些捉起来留过年吃的女人为“年猪”。比如:“老刘大婶,听说你家抓个大年猪,膘怎麽样?”“还得养,一顿得多喂点……”

  谈话中,被村人称为“年猪”的女人已经被取下手铐并绑好了,女人长得挺漂亮,身材也不错,身体上的体毛都被剃得干干净静,据同学他妈说折半年养得长了不少膘,刚抓来时挺瘦的。他们还告诉我,绑女人只要把双手双脚绑在背後就可以了,任她怎麽挣扎也是和自己较劲。现在绑好的女人已经被抬到凳子上,同学的父亲的两个弟弟按着她,同学父亲则把女人的头发向後扯,并正对女人脖子在地上放上血盆。这个漂亮的女人即将被割喉,我也紧张得上不来气,拿出相机拍下第二张。

  

漂亮美女被猩猩射杀后剥光衣服烧烤吃全过程

宰杀好的美女(二)

动物世界,人类为尊,人本来就是凌驾于动物以上的物种。但是低等动物有时候也会发出逆袭一击,让人类目不暇接。这不就有一位可爱的人类美女活生生的被大猩猩杀死了并烤人肉吃,实在是太可怜了,如此人间悲剧怎么能发生在我们身边呢?

漂亮美女被猩猩射杀后剥光衣服烧烤吃全过程

人进化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站到了生物链的巅峰,但是本来活泼可爱清纯无邪的少女被大猩猩活生生的杀死了。关键是大猩猩还算有点智商的生物,也知道怎么用火,从来也没有吃过人肉的大猩猩竟然开始烤一位这么可爱的美女,这世界好残忍,让我好害怕。这只猩猩不但把美女当烧烤吃掉,还剥光了她本来就不怎么多的衣服,双方进行了一番动物交配,美女死了还被大猩猩折腾的死去活来烤人肉吃,最后大猩猩先撕美女大腿,后摘美女头颅,把美女整个身体置于烧烤架子上面吃掉,这实在是太坏了。我一定要杀掉这只吃美女的大猩猩,为动物世界里的所有被猩猩吃掉的动物么报仇!

漂亮美女被猩猩射杀后剥光衣服烧烤吃全过程

强奸碎尸现场图片 美女杀人碎尸现场图片

宰杀好的美女(三)

  被认定指使他人杀害并碎尸情人,昨日,前门街道原工委书记罗少杰因故意杀人罪,被一中院判处死刑。

  2011年9月19日,被害人熊某的弟弟大伟(化名)向警方报案,三天后,东城区委前门街道工作委员会书记罗少杰及嫌疑人马卫华、叶学军、张大鹏、朱小鹏等被警方控制(本报2011年10月24日报道)。

  五人涉嫌杀人碎尸案

  据指控,罗少杰因感情问题与熊某发生矛盾,遂起意杀人,在罗少杰的指使下,被告人马卫华、叶学军于2011年9月14日14时许,以租房名义将熊某骗到大兴区亦庄某小区单元房内,由马卫华将熊某勒死。

  次日,马卫华在朱小鹏的协助下,将尸体运至东城区某小区单元房内,由马卫华同张大鹏先后在该处及东城区幸福大街某小区某单元房内将尸体肢解、切碎并抛弃。

  本案涉及5名被告人,公安机关在预审阶段共制成卷宗15册、光盘9张,并依据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将本案移送一分检审查起诉。今年9月底,一分检在审查了上述全部案卷材料,在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以故意杀人罪对罗少杰等提起公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强奸碎尸现场图片 美女杀人碎尸现场图片

前门街道原工委书记罗少杰。

  两人被判死刑

  本月3日,一中院审理此案,由于涉及个人隐私,而未安排媒体和公众旁听此案。当时罗少杰表示认罪,但对于检方建议判处其死刑表示惊讶,昨日,一中院再次对此案开庭审理,检方补充了几份证据,包括死者家属在现场找到的遗物等。短暂休庭后,本案做出口头判决。

  据到庭人员转述,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罗少杰、马卫华死刑,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叶学军有期徒刑6年,以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张大鹏两年半,判处朱小鹏一年半。

  同时对于被害人家属提出的数百万民事索赔,法院支持了近70万。

[图文]揭秘中国盗墓史上令人吃惊的奸尸现象

宰杀好的美女(四)

[图文]揭秘中国盗墓史上令人吃惊的奸尸现象


  图:盗墓中的“奸尸”行为在干尸身上一般不会发生,图为新疆哈密出土的3000年前女干尸

  与死人复生现象一样,盗墓中出现奸尸行为也是让人惊讶的;与死人复生现象不一样的是,奸尸行为在事实上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什么不可信,更非什么不解之谜。

  在《中国盗墓史上六宗罕见“辱尸”事件一文,其中的一宗“辱尸”事件,就是赤眉军“奸吕雉尸”。这一历史记载出现在《后汉书》里,“列传”中的第一传是刘玄、刘盆子两人。在“刘盆子传”下,细述民西汉末年农民起义军之一赤眉军当年的作战行为,其中就有此事:

  “赤眉贪财物,复出大掠。城中彻食尽,遂收载珍宝,因大纵火烧宫室,引兵而西。过祠南郊,车甲兵马最为猛盛,觽号百万。盆子乘王车,驾三马,从数百骑。乃自南山转掠城邑,与更始将军严春战于郿,破春,杀之,遂入安定、北地。至阳城、番须中,逢大雪,坑谷皆满,士多冻死,乃复还,发掘诸陵,取其宝货,遂污辱吕后尸。凡贼所发,有玉匣殓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秽。”

  从中可以看出,赤眉军当年盗掘西汉帝王陵寑时,开国皇帝高祖刘邦和皇后吕雉合葬陵长陵也未能幸免。吕雉死后遭遇到了奇耻大辱,尸体让赤眉军奸淫了。而且,除了吕雉这位当年天字一号女人外,其它被掘开帝王陵内的皇后宠妃们的尸体,赤眉军也没有一具能放过,奸尸行为令人发指。这些当年只有帝王一人能“幸”的后宫女人,肯定是死也没有想到会被一群农民性侵犯。

  《后汉书》编撰者范晔在书中还交代了引起赤眉军淫兴的原因,这些女人身着金缕玉衣,死了多年仍栩栩如生。试想,这些能进入皇帝后宫的女人,生前应该是非同一般的美,难怪那些整天在男人堆里的起义军会如此这般。当然实际原因不可能是生理动机一条,其辱尸心理应该很复杂。吕雉死时已是61岁,活着时身体也应该没有光鲜了,再美又能美到哪?何况至赤眉军盗墓时已逾200年了,应该很丑了。所以说,辱尸泄恨应该是直接动机。此事发生在两千年前,可见中国盗墓贼的奸尸行为,还是颇有历史渊源的。

  也许有人说,《后汉书》所记未必真实,联系一下当年的现实就可知道几分真相。人吃人应该是最不可能的吧,但赤眉军起义年代,偏偏这样的事情就颇常见。“时三辅大饥,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遗人往往聚为营保,各坚守不下。赤眉虏掠无所得,十二月,乃引而东归,觽尚二十余万,随道复散。”当年闹大饥荒,这“人相食”不就是人吃人嘛!对比起来,赤眉军的“奸尸”算是小事一桩了。

  《搜神记》卷十五中讲了17则与墓冢有关的故事,其中有一则是讲冯贵人死后七十余年尸不腐颜如故一事:“汉桓帝冯贵人,病亡;灵帝时有盗贼发冢,七十余年,颜色如故,但肉小冷;群贼共奸通之,至斗争相杀,然后事觉。后窦太后家被诛,欲以冯贵人配食下邳陈公达;议以贵人虽是先帝所幸,尸体秽污,不宜配至尊,乃以窦太后配食。”

  汉桓帝是东汉第十位、倒数第三位皇帝刘志,皇后为窦氏。当时外戚梁冀专权,在毒死了年仅9岁的汉质帝刘缵后,梁冀扶只有15岁的刘志当皇帝。从公元146-167年,共当了22年的皇帝,刘志当政时政坛腐败,他政绩平庸,还不听忠言;且好色无比,生活奢逸,36岁时病死,葬于宣陵。史书记载,刘志后宫有嫔妃五六千人,冯贵人即是其中之一。从《搜神记》的文字中,可以知道,死了七十余年的冯贵人尸体不只颜色如故,而且还有一点体温,这些盗墓贼见色起淫,先后轮奸了她。奸尸时,盗墓贼争先恐后,因为先后顺序问题,互相之间大打出手,残杀了起来,这才导致盗墓事发

  这则故事表述的真实性值得推敲。盗墓贼“发冢(盗墓)”在汉灵帝时,汉灵叫刘宏,为汉章帝刘炟的玄孙。刘志虽然后宫佳丽如云,但却没有一人给他生下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已升为皇太后的窦氏便于公元168年迎解渎亭侯刘苌的儿子刘宏即大位。刘宏当时只有13岁,窦太后学起了吕雉“临朝听政”。刘宏也当了22年皇帝,公元189年死亡。如果冯贵人冢被盗时,真已下葬了七十余年,那么她病死时间至少在公元119前。而此时,刘志并没有当皇帝,甚至还没有出生呢,可见《搜神记》的故事情节真的是谎诞不经。

  但是,虽然故事的表述有问题,冯贵人的尸体遭奸应该是存在的,史书上有记载。《资治通鉴》卷第五十七《汉纪·孝灵皇帝上》记载,熹平元年(公元172年)六月,窦太后病死。因为窦氏家族获罪遭诛,朝议窦太后的下葬规格。有人欲以贵人规格葬之,与冯贵人配祔(葬同一陵区),而不宜以太后身份与桓帝刘志同葬一块。廷尉陈球表示强烈反对,理由之一,就是冯贵人的墓曾遭盗,魂灵受到了“污染”。原文是,“冯贵人冢尝被发掘,骸骨暴露,与贼并尸,魂灵污染,且无功于国,何宜上配至尊!”这“魂灵污染”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因为“骸骨暴露,与贼并尸”?言下之意很明显,冯贵人遭盗墓贼辱尸了。

  从人类的性心理角度来说,奸尸行为确是客观存在的,是性变态使然,应该是“恋尸癖”的一种。不少性学家都将盗墓史上出现的这类奸尸记录,当作人类性变态的佐证来处理。如中国开设性博馆第一人刘达临教授就曾把中国古籍上的这类文字作为其研究“性变态”的特例加以引用和分析。

  “开元初,华妃有宠,生庆王琮;薨,葬长安。至二十八年,有盗欲发妃冢,遂于茔外百余步,伪筑大坟,若将葬者,乃于其内潜通地道,直达冢中,剖棺,妃面如生,四肢皆可屈伸,盗等恣行凌辱,仍截腕取金钏,兼去其舌,恐通梦也,侧立其尸,而于阴中置烛……” (唐·戴孚《广异记》)

  “宋嘉熙间,周密近属赵某宰宜兴。宜兴前某令女有殊色,及笄而夭,藁葬县斋前红梅树下,赵某“遂命发之……颜色如生,虽妆饰衣衾,略不少损,真国色也。赵见之为之惘然心醉,舁尸至密室,加以茵藉,而四体亦柔和,非寻常僵尸之比,于是每夕与之接焉;既而气息惙然,疲薾不可治文书,娼家人乘间穴壁取焚之,令遂属疾而殂,亦云异矣。尝见小说中所载,寺僧盗妇人尸,置夹壁中私之,后期家知状,讼于官;每疑无此理,今此乃得之亲旧目击,始知其说不妄。” (宋·周密《齐东野语》)

  “奚呆子,鄂人也,以樵苏为业,贫未有妻,然性喜淫,遇妇女问价,贱售之,不与论所直,故市人呼曰‘奚呆子’。市有某翁者,生女及笄,有姿首,奚见而艳之,每日束薪,卖之其门。俄而翁女死,奚知其瘗处,乘夜发冢,负尸归,与之媾焉。翌日,键户出采薪,而遗火于室,烟出自笮,邻人排闼入,扑灭之,顾见床有卧者……,发其衾,则一裸妇,近视之,死人也,乃大惊。有识者曰:‘此某翁女也。’翁闻奔赴,验之,信,闻于官,论如律。异哉,天下竟有好色如此人者!乃叹宋孝武帝为殷淑仪作通替棺。欲见辄引替睹尸,尚非异事。” (清·乐钧、俞越《耳邮》)

  “本朝安徽抚院高,讳承爵,旗员,罢官后,爱女死,殡于通州别业。守庄奴知其殓厚,盗弃之,见女貌如生,将淫之,女忽起,抱奴甚固,奴求脱不得,抱滚二十五里,遇巡员获之,论磔,七日旨下。女今东浙备兵高其佩之妹也。”(清·景星杓《山斋客谭》)

  由于,中国古代盗墓史上,盗墓贼“奸尸”的现象很多,这方面的情节也被大量地移植到了古代的文学作品中去,成为一种有趣的创作类别。《醒世恒言》是中国古代著名的世情小说“三言二拍”中“三言”里的一册,系明代文人冯梦龙所著。其中卷十四《闹樊楼多情周胜仙》中“朱真盗墓”的情节写得十分详细逼真,为研究盗墓学者们津津乐道,有兴趣的网友不仿翻阅之。

  这个故事发生在宋徽宗年间的东京(今河南省开封市),18岁的富家小姐周胜仙与开酒店的范大郎弟弟范二郎一见钟情,回家后就患了相思病。周胜仙的父亲不同意这门亲事,结果气死了周胜仙。周家将周胜仙生前所用、房内细软,都陪葬了。这事让一个盗墓贼上眼了。周家请来的挖坟筑穴人中有个叫朱真的,出生于盗墓世家,公开身份是“打坑子人(挖墓穴者)”,暗里身份是盗墓贼。知道周胜仙的陪葬丰厚,便在筑坟时多留了一个心眼,做好手脚,以便盗掘。

  朱真的母亲听说后,竭力阻止儿子的盗墓行为。她告诉朱真,他父亲就是因盗墓而被吓死的。二十年前,朱父盗墓时了发生了一桩奇事,当揭开棺材盖后,棺内的尸首竟然朝着朱父笑了起来(有可能是传说中的“诈尸”现象)。经这一吓,事发四五天后朱父就死了。但朱真不听劝,乘下大雪,于半夜二更天,悄悄离家往坟场去“干活”了。

  对朱真的盗墓细节,冯梦龙笔下生花:

  抬起身来,再把斗笠戴了,着了蓑衣,捉脚步到坟边,把刀拨开雪地。俱是日间安排下脚手,下刀挑开石板下去,到侧边端正了,除下头上斗笠,脱了蓑衣在一壁厢,去皮袋里取两个长针,插在砖缝里,放上一个皮灯盏,竹筒里取出火种吹着了,油罐儿取油,点起那灯,把刀挑开命钉,把那盖天板丢在一壁,叫:“小娘子莫怪,暂借你些个富贵,却与你作功德。”道罢,去女孩儿头上便除头面。有许多金珠首饰,尽皆取下了。只有女孩儿身上衣服,却难脱。那厮好会,去腰间解下手巾,去那女孩儿脖项上阁起,一头系在自脖项上,将那女孩儿衣服脱得赤条条地,小衣也不着。那厮可霎叵耐处,见那女孩儿白净身体,那厮淫心顿起,按捺不住,奸了女孩儿。

  原来那女儿一心牵挂着范二郎,见爷的骂娘,斗彆气死了。死不多日,今番得了阳和之气,一灵儿又醒将转来。朱真吃了一惊。见那女孩儿叫声:“哥哥,你是兀谁?”朱真那厮好急智,便道:“姐姐,我特来救你。”女孩儿抬起身来,便理会得了:一来见身上衣服脱在一壁,二来见斧头刀仗在身边,如何不理会得?朱真欲待要杀了,却又舍不得。那女孩儿道:“哥哥,你救我去见樊楼酒店范二郎,重重相谢你。”朱真心中自思,别人兀自坏钱取浑家,不能得恁地一个好女儿。

  这个盗墓贼朱真是财色双丰收,盗墓得了一大笔财宝,还赶上“奸尸”这茬艳事。不过,话说来,如果没有朱真的盗墓,周胜仙也复生不了。但可惜的是,在周胜仙复生后去找情郎范二郎时,范二郎却将她当鬼打死了。

  为什么盗墓史上“奸尸”现象出现很多?除了因为盗墓贼的变态和女性容易遭受性侵害这一传统性文化因素的影响,与女尸不腐的比例相对高于男性也有直接关系。从现今考古发掘报告中可以发现,出土的完好尸体多是女性,如近年发现的历2000年而不腐的长沙马王堆和江苏连云港两具汉尸,均是女性。

  从盗墓中的现场情况分析,也是这样。位于清东陵内的惠陵是清朝同治皇帝载淳与皇后阿鲁特氏合葬陵,1945年遭兵匪盗掘。民国政府闻讯后派员去地宫查看,发现载淳的尸体早烂得仅剩一尸体骨架,阿鲁特氏被抛尸棺外,但尸体完好未腐,面容如生,其时距她下葬已七十年。顺便说一下,据称盗墓贼听说她是吞金而死,在第二次光顾惠陵时,将她的衣服全部扒光了,开膛剖肚。如果她的尸体与载淳一样,早早成了一堆枯骨,这种不幸是不会就不会发生了。

[图文]被遗忘的朝鲜大屠杀

宰杀好的美女(五)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后,大约有十万之众的左翼人士和无辜平民遭到韩国李承晚政府的屠杀,而美国却对屠杀暴行袖手旁观。韩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几经努力,才终于揭开这段湮埋了长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历史。

朝鲜战争结束迄今已半个多世纪了。美国人在这场战争之前,经历了席卷全球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后又经历了越南战争的洗礼,因此他们常将朝鲜战争称之为一场“被遗忘的战争”。

但五十多年来,政治家、军事家和研究者并未遗忘这场战争,各国陆续解密的档案成为研究朝鲜战争的重要文献。美国国家档案馆作为保管联邦政府档案的重要机构,保存了大量关于朝鲜战争期间的档案。数年来,随着该馆对朝鲜战争档案的解密,越来越多的秘密被人们发现。

2008年5月至6月,美国国家档案馆公布了一批解密档案,这批档案记载了1950年战争爆发之初韩国军方和警方如何对左翼人士及其同情者进行大规模屠杀的事实,被杀害的人数可能高达10万之众。2008年,韩国一直在挖掘遇害者遗骸,调查事件真相。

[图文]被遗忘的朝鲜大屠杀
朝鲜战争中的难民

台风掀开墓葬坑

这批解密档案显示,在1950年6月朝鲜军队大举南下之际,韩国军队和警方在数周内清空监狱内的政治犯,将大量犯人(其中许多为妇女和儿童)迅速地分批集中处决,抛尸于临时挖成的坑中和废弃的矿井中,大多数被害者都没有经过审判程序。在此过程中,美国人不但坐视不管,反而在事后帮韩国掩盖罪行。

战后,反共的威权政府长期统治韩国,一直试图掩盖它犯下屠杀暴行。直到上世纪80年代,韩国开始了民主化进程,这才为最终解决这桩历史悬案提供了政治契机。2002年,一场台风横扫韩国,将一个埋有众多遇难者遗骨的墓葬坑掀开;一家电视台在一个封闭矿井内发现了被草草掩埋的大量遇难者遗骸;美国方面解密的档案则为韩国人挖掘历史提供了数量空前的信息保证。

2005年,时任总统的卢武铉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对朝鲜南方和北方的战时恐怖行为展开了调查,三年来取得了很大进展。“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上称,仅对全国150个屠杀掩埋地中的4个进行挖掘后,就清理出400多具凌乱堆叠的遇难者遗骸,骷髅的颅骨上弹孔明晰可辨,遗骸的手部还绑着锈迹斑斑的铁丝。委员会经过大量认真细致的工作,将档案文件与目击者和幸存者的证词相匹配,已经正式确认了两个大型处决场——分别是韩国中部的清原和东南海岸的蔚山。

美联社在一篇报道中坦承,由于政府长期刻意地掩盖,即使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韩国人对这段往事也知之甚少。上世纪80年代末,资深朝鲜战争学者、延世大学教授朴明林从民间艰难地了解到这段尘封历史的时候,不禁大为感慨:“我哭了,天哪,这是我的祖国么?这是真的么?”

是的,这是一段血腥的历史,一个民族因意识形态而对立而分裂而相互杀戮。

屠杀——从战前开始

二次世界大战后,朝鲜南北方分别被美国和苏联占领,从此半岛陷入分裂。此后南北双方在冷战加剧的国际形势下,意识形态上的纠纷日益严重。1948年,李承晚在韩国执政后,更是对所有左翼党派和团体的政治活动进行压制,将3万左翼人士抓入监狱。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韩国政府对左翼人士及其亲属的杀戮。我国知名朝鲜战争研究专家沈志华编纂的《朝鲜战争:俄国档案文件》中,记载了这些惨剧:“在奉化郡肃青面奔清里,仅仅是因为游击队曾经过该村,就有20 多人被同时枪杀。在永东郡的许古屯,因为村民有民主主义情绪,村中200 家人中就有200 多人被枪杀。这种大规模屠杀的例子非常多,游击队员朴炳都有18 个亲属被杀害。在永东郡,我们游击队员的所有亲属,包括堂表兄弟在内,都被杀害了。”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北方军队势如破竹攻入南方,李承晚的部队一触即溃。次年起接任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马修·李奇微在自己所著《朝鲜战争—李奇微回忆录》中这样描述了战争爆发时的态势:“北朝鲜人民军不仅为这次进攻作了充分的准备,而且还拟制了详细周密的计划,甚至连派某些部队混杂在难民之中潜入南朝鲜境内、破坏交通、散布恐怖言论以及摧毁坚固工事等问题都考虑到了。”这些潜入南方的北方秘密力量给韩国方面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和军事压力,为后来韩国军方进一步捕杀左翼势力提供了部分口实。

3天后,北方军队就占领了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释放了汉城监狱中的囚犯,其中有数千人加入了北方军队。消息传来,溃退中的韩国政府更加惊惶。由于担心左翼政治力量加入敌方阵营,韩国政府决定 “国家教导团”(韩国政府之前成立的对左翼人士进行教育和管理的专门机构)控制的左翼人士由警察系统来看管,并开始准备大肆屠杀。

美国国家档案馆一份长达78页的材料记录了当时美军顾问艾默里奇中校从韩国的金钟元上校处了解到的情况,金钟元称,“为了不让釜山的政治犯加入敌军,计划处决监狱中约3500名共产党人”。艾默里奇安慰他说,北方军队不会那么快打过来。但事实上,美国人最后还是有条件地默许了韩国人的计划。艾默里奇写道:“金钟元答应直到战局更为吃紧时才去处决犯人。金钟元被告知一旦北方军队到达釜山外围,他就可以打开监狱大门,用机枪对犯人进行扫射”。这是这批解密档案中发现的第一份美军认可此类屠杀行为的文件。

于是,大规模的屠杀,开始了。

[图文]被遗忘的朝鲜大屠杀
朝鲜战争期间,一名小女孩背着一个婴儿站在碎石路上.
镜头中的人间地狱汉城南部90英里处的Sannae山谷是个狭窄而安静的地方。然而,1950年7月的几天里,鲜血和枪声是这片宁静之地的主旋律。成卡车的政治犯被从大田监狱运到这里,走向生命的终点。一些美军军官前往观看了被称之为“宰火鸡”的血腥场面,并拍下了许多骇人的屠杀镜头。在山谷里,被反绑双手身穿白衣的犯人们,顺从地弯着腰,面向土沟挤在一起。韩国军警走到囚犯们身后,朝他们脑后开枪,尸体就势滚入沟中。一位现年83岁的李姓警察参加了当年的行刑,至今仍对勾动扳机“心怀罪感”。他回忆说:“许多犯人是普通罪犯,还有被诱捕来的不识字的农民,他们本不该死,他们对共产主义一无所知”。现场的警察们有的从未杀过人,拿枪的手发抖,以致没有射中要害,有些犯人只是受了伤。但警察们最后受命不留活口,还活着的犯人遭到再次枪杀。在这里被杀害的犯人多达3000-7000人,尸体叠着尸体,堆满了六条沟,延伸至1英里外。填满死者的大坑很快被掩埋了。在以后的岁月里,这些大坑连同半岛上其它屠杀现场一起进入历史的深坑,被人“遗忘”了。在美国非官方文件中也有其他屠杀场景的描述。曾任美国空军情报官员的唐纳德·尼克尔斯在1981年自行出版的一本论文集中隐晦地提到,他目睹了汉城南部20英里处水原地区约1800名韩国犯人被屠杀的事件。1950年8月2日,一份获取自北方军队的文件与唐纳德·尼克尔斯的记录的相互映证。这份已被华盛顿解密的文件述及了在韩国12座城市发生的大屠杀,水原有1000人被杀,大田有4000人被杀。这份早期的朝鲜北方的文件没有提及当时在边境地区仍在进行的屠杀,如单在釜山就有1万多人被杀——这是一位名为Chan hyun的韩国立法人员在1960年经调查得出的结论。在李承晚下台后,朴正熙军政府执政前的短短的12个月的民主政府执政期间,他完成了这一调查工作。据“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历史学家估算,大约有10万人被害。这一数字是基于釜山的一个非政府组织的推断做出的,相比当时韩国2000万的人口总数,这一比例相当惊人。仅在庆尚南道就有25000人被杀,“国家教导团”中的3万人大多数也被杀害了。一位名叫Koh Chung-ryol的57岁的韩国妇女说,她时年29岁的父亲在警方大规模的抓捕中被错抓,之后在Sannae山谷被杀。她说:“父亲被杀后,我母亲毁掉了父亲的所有照片,怕家庭被贴上通共的标签。母亲试图抹掉关于父亲的一切回忆,这种悲痛真是难以言表……”。五十余年过去了,很多家庭仍不堪回首那段丧亲之痛。旁观的美国人大屠杀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美国人在一系列屠杀事件中的立场成为人们追问的焦点。在目前解密的档案中,美国可以用“态度暧昧”来形容。如此重视“民主”和“人权”的美国政府缘何采取旁观立场呢?这要从美国长期的反共产主义政策说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反共意识形态在美国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大为提高,成为二战后美国政治中的重要内容。苏联在东欧主宰地位的强化以及中苏结盟,进一步增加了美国对共产主义的恐慌。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期,为人们所熟知的约瑟夫·麦卡锡成为美国反共政策的急先锋。麦卡锡在1946年凭借依靠反共观点当选为参议员,任职期间经常发表攻击共产党的演说,谴责总统杜鲁门和国务卿马歇尔对待共产主义的软弱态度。1950年—1954年,麦卡锡开列黑名单的做法在美国朝野造成一片混乱,包括查理·卓别林和钱学森在内的一批著名人士因此离开美国。就是在这样一种浓厚的反共氛围中,美国参加了朝鲜战争,这就直接决定了美国对韩国屠杀左翼人士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英国记者阿兰·威宁顿在1950年夏天跟随南下的北方军队进入屠杀现场,他在报道中写道:“美国军官乘数辆吉普车到达现场,监督了屠杀的执行……尸体苍白的手和脚从泥土中伸出来”。但他在英国《每日工人报》上的报道被美国驻英国大使斥为“杜撰”,当时美国军事报道把重点集中到了北方军队在大田进行的报复性杀戮上。事实上,美国中央情报局等机构早在威宁顿的报道发出之前,就以“机密件”的形式向国内报告了韩国军警的屠杀行径。解密档案显示,美国驻韩国大使馆的陆军武官爱德华兹中校在将大田监狱屠杀的照片发往华盛顿的军事情报机构时说:“数以千计的政治犯在几周内被韩国政府处决”。文件显示,1950年8月,“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在东京就知道了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300人在韩国大邱(Daegu)被杀害的消息,一份发自韩国的美军文件用“惨绝人寰”来形容现场的情景:尸体滚下山谷,数小时后还能听到一息尚存的人们发出的呻吟。但麦克阿瑟对这个消息无动于衷。后来英国人对韩国人的屠杀行为表示抗议,美国助理国务卿腊斯克敷衍说,“我们在尽全力制止暴行”。但真实的情况却是,麦克阿瑟视屠杀为“韩国内部事务”,禁止美军进行干预(1950年12月19日的一份电报)!因此,“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历史学家们说:“最重要的是美国人没有制止屠杀,而且在现场拍照,撰写报告。”芝加哥大学的朝鲜战争历史学家布鲁斯·卡明斯也认为美国对屠杀负有责任:“在数千人遭到屠杀的事实面前,美国不仅无动于衷,而且有意封锁大田地区的屠杀事实。”真相揭开之后的和解之路2008年1月,韩国总统卢武铉为当年在蔚山发生的870人被屠杀事件进行道歉,称这是“当时政府犯下的罪行”。政府的开明举动给“真相与和解委员会”2008年的工作平添了一抹亮色,这一年,来委员会确认了1950年—1951年期间的16起屠杀事件。“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现有240名工作人员,但年度预算为1900万美元的资金在如此宏大的工作前显得捉襟见肘。委员会要在2010年前出台一份最终的全面报告,但以后的工作开展却并不是很乐观。首先,“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权力有限。韩国官方规定,委员会的任务是发掘真相,为修正教科书和其他记录提出意见,建议以赔款等形式抚慰受害人亲属,因此不可能将仍在世的作恶者押上审判席。有韩国保守人士认为,委员会的活动将揭开旧日的伤疤,因为一些村庄中的左翼和右翼势力相互进行过血腥报复,这反而不利于和解工作的开展。其次,正如美联社在一则报道中指出的那样,年代的久远和寥寥无几的幸存者造成委员会举证困难,能站出来的老兵不多,一些受害者也不愿接受委员会的采访。现任总统李明博所在的大国家党,是一个保守的右翼党派,因此委员会能否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乃至预算都不明了。告诸往而知来者,唯有让人们知晓历史真相,才能以史为鉴。正如委员会在其官方网站中所说:“通过揭露这些真相,我们希望能为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疗伤止痛,并教育人们(不仅是韩国人,还包括整个国际社会)避免此类悲剧的再次发生”。 宰杀好的美女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