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社会奇闻 > 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时间:2017-07-21 12:45:44 来源:社会奇闻 点击:
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篇一】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篇二】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图片女死刑犯枪决前后的恐怖样子

女死刑犯被枪毙的图片,枪决前后的恐怖样子

图片女死刑犯枪决前后的恐怖样子

图片女死刑犯枪决前后的恐怖样子

【篇三】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灵异恐怖:盘点女死刑犯枪毙后的女尸图

女死刑犯在死刑犯中的比例是比较少的,但是以中国庞大的死刑人口基数来看,还是有不少的女死刑犯。其中不乏很漂亮的气质美女,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细细盘点那些被枪毙的女死刑犯们吧!

灵异恐怖:盘点女死刑犯枪毙后的女尸图

灵异恐怖:盘点女死刑犯枪毙后的女尸图

【篇四】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故意杀人犯陆金凤,女,20岁,小学文化程度,1975年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土怀乡陆各庄。1995年在咸阳被依法处决!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篇五】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枪决汤灿死刑现场尸体被解剖图片真相曝光

说起汤灿,大家都知道她是我国的著名民族声乐的歌唱家,曾经凭着一首祝福祖国走红了大江南北,但是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红极一时的汤灿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当大家正在猜测汤灿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就有人传出汤灿因和某高层官员发生丑闻和贪污收受礼物而被中纪委查处,但是中国政府从来也没有公布这个消息。但是到了2012年初突然有人说汤灿在某刑场被秘密执行枪决死刑的消息,这让所有关注汤灿的人都震惊了,难道我们的汤灿大歌星就这么被活活的被执行死刑并且连汤灿被执行死刑图片也流传出来了吗?

枪决汤灿死刑现场尸体被解剖图片真相曝光

其实汤灿还年轻,她真的不想被执行死刑

枪决汤灿死刑现场尸体被解剖图片真相曝光

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篇六】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讲述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 六

阅读: 17026次 大小: 27KB(共13页)

讲述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六

请问各位有没有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

有的话请介绍一下

6:30 看守所提犯人(一般15-20人左右)---押至法院,最后终审判决----8:30押赴刑场(封闭式囚车,每车2人,3-4名法警,沿途警车开道,禁止通行)----10:00押至刑场等候执行(中途允许犯人抽烟、喝水,等候时注射镇静剂)----5—8人一组执行死刑(剩余人员在外等候)----跪姿,低头,呼气,张嘴-----一枪,无论死活,后脑下进,嘴部出,如未死,另有人上来补枪,首次执行员枪内只有1发子弹---转身离去----执行完毕(大部分死刑犯枪毙前因注射镇静剂已属昏睡状态)---重要原则:执行死刑开枪时,绝不能让犯人回头看。

目睹死刑

1990初春,本人随父会宁夏永宁县老家,经黄河故道泥潭口,见武警七八人,正在挖坑,接着把一个反绑双手的人架到坑边跪下,三人举抢瞄准后脑,但只有一声枪响,那人应声落坑,武警填土,埋好走人.当时刑场距我不到300米!

80年代。杀之前会有一餐好饭,听说碗底还有一块生肉,以后哪位知道的证实一下,在审判台上被判死刑的人胸前的牌子写上他的名字,宣判一读,就有人拿红笔在牌子上划个大大的红叉,这人就准备吃花生米了。

执行的是武警,一般是抽签,谁也不愿干这事,完事后有人受不了会掉到别地服役,在荒郊但有公路经过的地方,犯人用车拉到,武警在内围一圈,群众乌压压在外围探头探脑。80年代后期就不给群众旁观了,先堵路两头附近山头架上机枪,在地上挖个坑,把那双手反剪的事主........

押到坑前,现场指挥一下令,那事主的后腿窝就挨上一脚,人就趴在坑里,因手反剪在坑里身体又很难移动,这时枪就响了,这有些原因的,说是有人在被执行时几枪打不死返过头来盯住执法者,造成鬼魂缠身的说法。又有说只能打3枪人不死的话用刀刺,这我倒没见过。一颗子弹5毛钱,事主家出后才能领尸体,遇罗克时是1毛吧?

见过一后..虐待女儿至死,被判死刑,枪打以后叫了声,哟!痛啊!一枪解决了。

见过一杀淫妻的,被判死刑,那时还小(小学一年级),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外面,只听见闷响一枪,拥挤的人群散去后,见一瘦小的男人趴在乱石堆中,乌黑的血从里面渗出...手被绑得紧紧的,勒进皮里。过去几年老梦着那地方。

还见过一强奸杀人犯,在公路下的灌木从执行,两枪才死,20出头的人生命力强啊!法医验过后用竹席盖起来,我们走近看,一法警说给你们年青人一个教育,掀开席子,子弹从背入,一个硬币大的血点,前面血有一个海碗大,额头头发沾着新鲜的湿湿的泥,席子上也

有很多血,在白白的竹蔑反衬下十分刺眼。

那条路是很多晨跑者的必经之路,经常见那块打着红叉的牌子扔在路边,很是吓人,路两边树木繁茂,晴天走过也是阴森,草丛里有一种别地没见过的蚂蚱,翅膀,腿上有着血红色的纹,头上也有古怪的花纹,我们叫鬼蚂蚱。令我们高兴的是那地的野果又大又甜,还多,嘿!还真怀念小.孩的时代。

七枪才毙命的枪决过程

见过好四五次枪决死刑犯,大概都只隔二十米左右看的,都是十多年前,大概八

三至八九每一次县里枪决都会先看公审,再提早一点到执行的地方,离县城四五公里的山凹等,每一次那个公路拐角四周的山上,都人满为患,而我都公想办法挤到最近的地方,一般都有两个死刑犯,最后一次看的是(具体哪一年忘了)一个瘸脚裁缝师付被枪决,他把未婚妻给杀了。他花了重金订下一门亲事之后,女方悔婚,又不肯退彩礼。于是恶向胆边生,拿半片剪子把女的杀了。

执行死刑那天,公审大会上随着法官一声:将犯人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大笔一挥在胸牌上打了个红勾,在背后的插牌上圈了一个圈,趁游街的空当。这时我们就骑着自行车赶往刑场,戒严的范围不大,基本都可看到,最近的地方离枪决地只有十来米。周围树上山上都是人,犯人到后的程序有点忘了,不过执行过程却记得很清楚。

首先,两个武警押着犯人跪下,一个武警从后面拿步枪对着法医在犯人背后用粉笔画了个小圈,法官一声令下,武警开枪,两个押犯人的武警随枪响把犯人往前一推,死刑犯就趴在那了,一直在那抽搐着,法医上来查验,没死,法警上来拿手枪补了一枪,再查,还没死,再补一枪。法医再看。还在死刑犯的胸口上用脚踩了几下,看瞳孔,发现还没死,又补枪,两个武警上前将犯人的脚提起,成了一个倒立的姿势,可能是想让血能够快点涌出来,过了一会法医又看,还没死,奇了怪了,还真经打,对着心脏,打了四五枪不死的人还真不多见,再用手枪连打两枪,再验,还死不了。

“老弟,你冤啊”。这时围观的人不免发出一声声的感慨,都说那个女人该杀。也真奇怪一直睛好的天气出随着执行的开始阴了下来,并下起的蒙蒙细雨,这下议论的人更有的说了:“老天发怒了”。法医在哪边急的满头是汗,又没法擦,戴着手套,还都是血呢。

六枪了,还打不打,法警又上来了,这次补的一枪的是朝犯人的右边后背打的,犯人心脏在右边,法医到底是明白过来了,这家伙都没想着用听诊器真叫人想不通,前前后后折腾了半个小时才打死这个犯人,可怜死前还要遭

这么大的罪。七枪,也许这是我所知的最高纪录了。(听说有的地方犯人不死是用匕首捅,不知是否这样)

随着犯人死去,雨不下了,天又放睛,火葬场的人过来,拿布包了包塞上车开走了。

那天的武警我都认识,在现场的时候还跟他们挤眉弄眼的,他们戴钢盔,大口罩只留一双眼出来,可是平常太熟了,就是化成灰都认识,可他们就是不理我,装不认识,其中一个还是一直把我当情敌的武警朋友,哈哈!

如果有那一次看过这次行刑过程的朋友和当事武警,法医一定印象深刻,他们一看这个贴肯定会记得那个地方那个场面。

我们这儿都是打脑袋的,掀起的脑壳能飞好远,原因是有的执行枪决的战士,把子弹弹头磨平,改变弹道,故意把人的脑壳打爆!一般犯人都死得透透的,偶尔会有吐血泡的,吐得一片都是,不过从不补枪,都是法医上去用通条搅一搅脑浆,也就不动了!我见过好几次,最近的一次只有几米

枪决不允许爆头吧!又不是CS

步枪,白手套,面坡而跪,刺刀抵后心,击发,头戗地,收枪后撤,脱弃手套

一人提手枪上前验明是否死亡,有未死挣扎,补一枪,后撤,脱弃手套

家人收尸,无人收尸者,由有关人员收

最早简略的在新浪军坛发过一次,时间比较久了。

头天下午接到看守所武警中队指导员的电话,告知我务必要第二天晨7点赶到看守所,说第二天要枪毙4个死刑犯。我比较兴奋,赶快再约了一个好友定好时间,讲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去。

早起的时候已经7点,狂晕,一边穿衣服一边拨打朋友的电话,还好,他打了个车快到我家楼下了,我和指导员约好了到时候我们跟武警的指挥车去刑场。

到达看守所时,清秀的指导员同志正侯在路边不停的看表呢,..,看见我就责怪我迟到了。在一连声的抱歉下,我们随他穿过森立在路边的公检法车队,在一帮

帮警察有点疑惑的眼光下直接进到了看守所大院,上了已经编好号的武警指挥车。..,还是一号车!~心里想这下可以全程观看到死刑过程了。

我们没吃早饭,没心情、也没时间吃,呵呵。我和我那位兄弟坐车上没法下车,不是我们不愿意下,是因为已经戒严,开车的小战士不让我们下,和我们一起坐在车上。不久,车的主人--支队参谋长上车了。他给人的印象很大气,也很随和。呵呵,我们能上这台车还多亏指导员和他的好关系啊,要么我们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寒喧了一下后,我表示等任务执行完,中午我做东请参谋长和队长、指导员、司务长(下面要专门提这人)便餐。

大概在7点40多,气氛突然紧张起来。看守所

院子里大铁门旁边一阵骚动,一大群警察2人架一个押着三男一女往一台大东风上爬。女死刑犯已经快瘫了,在大声哭嚎。好象听见一个男死刑犯骂了一句:哭,哭,哭..个B呀,都要死了还哭个P。

平时懒散的警察同志这时候的表情都很严肃,衣装笔挺,腰挎手枪,手戴洁白的手套。整体感觉是国法无情,要死的都是血债在身,警察同志则是执法者。

车队全部亮起警灯,驱散在看守所门口围观的百姓直上大马路。要点明的是,执行死刑任务的并不是警察,而是看守所抽调的几名武警战士,个个身背八一自动,表情严肃的坐在一台海狮面包上紧跟着我们的一号指挥车驶向公判现场。

公判和游街实况我就不多讲了,这种场面是很多朋友都看过的,我再从车对离开城区讲起。一离开城区,车队速度明显加快,向7、8公里开外的郊区刑场驶去,每经过一些路口,都有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在那维持秩序,主要是阻止一些骑摩托车跟着去看行刑的年轻人。

很快,车队到了刑场,现场气氛非常严肃、紧张,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我们的车一停,我就跳下车,正好碰到熟悉的政法委书记大人,呵呵,点头致意算是招呼,眼睛急忙朝东风望去。那四个死刑犯被警察迅速架下车往路边那快作为刑场的空地跑去,女死刑犯的退已经抽筋,是被2警察提过去的。那边武警已经排好一字队伍,在队长的口令下.枪,上弹,司务长作为副射手站的离队伍稍远一点。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如果我低头点根烟,只怕很多情景都没法看到。

死刑犯押到后,被喝令跪下,队长的小指挥旗一举,战士马上.枪对准犯人的心脏部位。旗一落,只听见一片清脆的八一自动的枪声,犯人应声而到,我当时没怎么看见犯人创口处有大出血。接着,再举旗,战士全部上前一步,每具尸体再补一枪,然后整队,退出。接下来,就是充任副射手的司务长的事了。一位法医拿把小尺子拨弄犯人颈补动脉,依次检查着。三名男犯已经气绝,唯独女犯还没断气,法医指了指,闪开,司务长上去补枪,我记得是先后补了2枪。每个死刑

【篇七】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女死刑犯-最后的17分钟

阅读: 13965次 大小: 44KB(共11页)

最后的17分钟(The Last 17 Minutes)

作者:Ziggyred

翻译:wqqq

-------------------------------------------------------------------------------- 一群人走进了关押女死刑犯的囚室。里边的人在前一天晚上就知道了今天是她们上路的日子,判决书早在几天前,甚至几周前就下来了。

几个女人被一个个地带进一间房子,并且用链子拴在一张长椅上。

萨拉是最后一个被带进房间的。两个看守打开她那间阴暗狭小的囚室,没说一句话,径直走过去,抓住她的双脚,她的双手还被铐在身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人把自己半架半拖地带出了囚室。三人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穿过一个庭院,来到了那个房间。房间里,已经有四个女人等在那里了。

萨拉的手铐被打开,释放出的手腕还来不及感到轻松,就被强摁在长椅上,接着双手就被固定在她身边的金属环上的镣铐重新铐了起来。两个看守走了出去,萨拉身后的铁门“哐~”的一声锁住,巨大的声音在这个独立的小房间里回响了许久,而在她们的面前,另一扇巨大的推拉门无声地立在那里。

萨拉转头看了看,那几个女人和自己一样,有两个锁在她前面的那张椅子上,另外两个和她锁在同一张椅子。几个人静静地互相看着,都没说一个字,此时,整个房间只有旁边墙壁上那个老式钟表发出滴滴嗒嗒的声响,指针此刻正指在21点51分。

【21:51】

房里的五个女囚都是统一的装束,一件厚厚的白色棉囚衣从颈部一直拖到膝盖,下身都穿着厚厚的灯笼裤,虽然看起来崭新,但丝毫没有美感。萨拉活跃的思维对这身统一的着装有自己的看法,它们之所以是崭新的,因为这是给死囚穿的,不需要换洗,因为它们只穿一次就会被毁灭连它们的主人一起被烧掉!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开始不受控制了。

昏暗的房间,没有人说话,角落里那个女看守此刻也安静地望着眼前这一组死囚。萨拉不认识她,所有人中,萨拉知道她身边的那个女孩以前是被关在她的隔壁囚室,一头乌黑的长发盖住了女孩的脸,但萨拉隐约知道她叫安娜·玛丽·费茨,被控告谋杀了自己的几个姐姐。如果真是这样,她的死刑应该是几个人中被拖最久的一个,因为据报纸上说,判决是几周前就下达的,在萨拉被捕前就下达了。

萨拉的另一边的那个女孩叫爱丽丝,她的家族是办报业的,她是在派发反政府文学的报纸时被当场逮住的,而她更严重的罪名是杀人,她打了一个男人,倒霉的是那个男人后来死了。

【21:56】

萨拉看了看表,21点56分。她的脑子里开始想,几分钟之后她们会怎么样。实际上她不用想也知道,她们当然会被枪杀,但是不同的地区枪杀的方式也不一样,不知道这里会具体怎样执行呢?自从她被关到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这里只有今天这一次死刑,因为刽子手们一个月才会来一次。两天前她得知那些人已经到了她们附件的地区,她就知道自己的死期不远了一个26岁的姑娘就要在几天内的某个晚上被处死,想到这一点,她这两天都没睡好,一直处在巨大的恐惧阴影中。

离执行的时间越近,萨拉就越害怕。在囚室里,她的脑子还在想着其它可怕的事情,比如说,当一个女人被拴在一个木桩上或是一条长椅上,她会怎么做?似乎是配合这种恐怖压抑的氛围,远处传来几声沉闷的枪声,尽管听起来像是几百米远处传来的声音,但枪声毕竟还是清晰可闻。萨拉开始哭叫,并吓得闭上了眼睛,想像着一个如自己一般年轻的女孩跌倒在地的样子。她就这样被自己的想像折磨了几个小时,反复的想着当自己被处死的那一刻的情景。

“我不信!”

“不!”

“他们不会的”

„„

她的嘴里不停嘟囔着,不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正是处死一个女孩的枪声。射击„„被杀„„永别„„某个人(或者某几个人)就在刚才,端枪指向一个女孩,扣动了扳机,杀死了她!

这一切怎么会是真的呢!?

【21:57】

现在是晚上9点57分,时间过得真慢!为什么他们要把死刑选择在晚上执行呢?有什么含义吗?自从昨天知道自己将被杀死的消息,整整一天萨拉都活在无边的恐惧和精神折磨中,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等一天,按理说,应该是拂晓杀人的啊?

一天中,萨拉每做一件事都在想“这是我最后一次打扮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用餐”、“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卫生间”„„当夜幕终于降临,她自然地想到:“我永远也看不到太阳了,明天,我就不在了,永远也不在了”。这十多个小时,对于萨拉真是一种煎熬。

【21:58】

还有两分钟就到点了,两分钟,也许还能再活得稍微长一点点。萨拉用她充满恐惧的眼睛又一次环顾了一下这间房子。他们会怎么做?让我们都出去,然后背靠着墙?哦,天哪!

在莎拉前面的那个有一头金黄色乱发的小个女人正在静静的哭泣,而她旁边的安娜却一直是那么沉静地坐着,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萨拉看不到她们两个的脸,她们始终是背对着她。

她可以看到身边的两个人。爱丽丝闭着双眼,全身都明显地在抖,和萨拉这时候一样。萨拉看了一眼在角落里的看守,看守也正在打量她,两人的视线碰在一起,萨拉很快把头低下了,心头莫名地泛起对死亡的羞耻和惊恐。她不由地动了动身子,想让自己舒服一点,但双手的镣铐将她紧紧地固定在椅子上。这种束缚让她突然惊慌起来,她觉得自己突然失去了控制,惊声尖叫,然后是剧烈的挣扎,试图站起来,双手也努力想挣脱镣铐。

这个突发的事件仅仅持续了几秒中,在萨拉明白自己的挣扎完全是徒劳的之后,她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事实上她的屁股始终也没离开椅子重新变的顺从和安静,她的挣扎又回复到精神层面。

“我的手再也不会自由了。”她想着,“刚才它们被绑在我的背后,现在是被拴在这张椅子上,过一会儿„„也许是一个该死的木桩,或者另一张椅子,再不然是墙,管它呢!总之是该诅咒的地方!”

她又扫了一眼四周,没人注意她。所有死囚要么是低头凝视自己的膝盖,一副沉思的样子;要么就是一脸痛苦的表情。那个看守还是静静的坐着,眼睛虽然在看,但目光空洞呆滞,里面什么都没有。萨拉猜想她此刻的心情也不会好受,毕竟被她看着的五个女人几分钟后就要被处决了。那一刻,萨拉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21:59】

每个人都开始不自觉的瞟墙上的时钟,刚才觉得它走得真慢,而现在却觉得时间似乎已经静止了!女看守从角落里站起来,似乎要准备做点什么了。

突然,随着“哐啷”一声巨响,面前的那扇门被推开了一道缝,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刺眼的光芒让萨拉看不清她的模样,只见她把门使劲地推向左边。

她透过大开的门向外望,那是一个巨大的院落,四周都用混凝土墙围着,上面是钢铁做的顶篷,看上去真像个车库,但足有40平房英尺。在墙壁和顶篷只见有一道几英寸的缝隙没有封严。

萨拉当然知道那个院子是干什么用的,她还知道在墙壁的外面是铁丝网,而栅栏外面是个给囚犯放风的区域。在仅有的几次放风中,她每次都走到铁丝网边上,好奇地看着这个结构古怪的院子,猜想它是干什么用的,现在她终于得到答案了。

“到了明天,还会有女犯在外面嬉闹,她们中可能还有像我一样充满好奇心的人打量铁丝网里面的世界,但愿她们永远不要有机会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永远不要知道就在她们尽情嬉闹之前几个小时,这里却让五个女人永远地安静了。”这个濒临死亡的女人的思维却是那样的活跃。

几秒钟后,萨拉的眼睛适应了门外的光线,她突然注意到外面车上放着的四副担架,沿着远端的那堵墙一字排开。不用想也知道它们的用途,但为什么只有四副?萨拉的情绪太激动了,她想不出原因。那堵墙的左边,被另一堵墙突出的边缘给遮住了,形成一个隔断,突出的部分足有20英尺。从她这个角度望去,被遮住的部分是用沙子铺成的地面,好像小孩玩跳远

时挖的沙坑,而院落的其它地方都是水泥地。整个院子此刻都被照得雪白。

【22:00】

就在莎拉想更进一步的研究外面的院子的时候,一个黑衣的女人出现在门口。角落里的女看守立刻站起来,面向着莎拉她们,一脸的肃穆。与此同时,黑衣女人开口了,话语简短到只有一个名字:“安娜·玛丽·费茨。”随后她就转身走开了。

一秒钟后,一个男看守走进囚室,站在了安娜身后,女看守拿出钥匙打开这个女犯人的手铐。刚一打开,男人就要安娜站起来转过身去。莎拉终于可以看清这个女人了,她还是那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即便她的手被重新铐在背后。

男看守把她的身体又转回去,抓住一条胳膊,将她带出了囚室。随机女看守又把门重新推上,然后坐回到原先的角落。屋里又恢复了平静,这次是绝对的静止,没有声音,没有动作,所有人都等着听那一声必然会从外面传来的声音。

-------------------------------------------------------------------------------- 在安娜走出囚室来到院子的过程中,男人的手始终轻轻地、却又是固执地拽着她。一切都在如此平静地进行,以至于当安娜听到身后囚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住,巨大的声音还让她浑身一震。尽管她事前发誓要始终保持镇静和尊严,她还是被吓了一跳。而当她看到面前四个担架推车“饥渴地”等在那里,她完全呆住了,身体开始不自禁地发抖。

身后的看守催着她走过担架车,绕过隔断墙,那个黑衣女人就等在里边。那里是沙子铺成的地面,中间是一个枕头大小的沙袋。女人身后是一张台子,上面摆放了一支手枪。枪看上去小巧、精致,黑色的金属材料让它显得高雅。而台子旁边就是第五张担架推车。砖块砌成的边墙上还有一道门,门后有栅栏,很明显是和监狱的其它部分相通。安娜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个隔断世界的每个角落,她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进行的那样缓慢。

男人的手一直抓着她的一只胳膊,而那个黑衣女人尽管面无表情,神态严肃,但还不失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看上去也就30岁左右,此时她正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多次对折的纸,打开它,开始宣读。

“以国家政府授予我的权利,以及市政府的批准,由我来安排这里的死刑。”

“你有知情权,你的执行经过将被全程录像,并传送给隔壁大楼里的政府指定的观察员,而录像将依照程序,在观察员观看后被销毁。”

“你的另一项知情权,观察员们将现场检查你被处决后的尸体,并有指定的医生确认你已经死亡。整个过程将在23点前结束,随后你将被装入棺材并埋葬。”

“现在,请你面对对面的墙,在中间那个沙袋上跪下!”

尽管安娜不想,但她的身体此刻还是不争气地在发抖。身后的看守轻轻地把她转过来,带着她来到沙袋边,在她肩头使劲的一压,她就跪在了沙袋上。她听到看守一步步的走开,然后

是一声轻微的金属刮擦木板的声音,她知道台子上的枪已经被拿起来了。

安娜跪在那,浑身颤抖,当感觉到有人重新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她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来到了,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身体。

“安娜·玛丽·费茨,你因杀人罪被判死刑,我按照法律规定被派到这里,”黑衣女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来执行你的死刑判决!”

声音停下了。执行者慢慢举起了枪,她的手在距离这个下跪女犯的后脑只有几英寸的地方停住,枪口抬起瞄准,随机扣动了扳机。

一声巨响,回荡在院落中,下跪者的身体向前栽倒,前额撞进沙子里,双手被铐在身后,而整个身体依然保持着下跪的姿势。这样持续了一会儿,然后她的身体向旁边翻倒并躺了下去。安娜的表情看上去在死时还算平静,子弹并没有从脸上穿出来,它被设计得仅仅能伤害大脑组织而不会破相。

与此同时,边墙的门开了,一个看守进来,和原先那个男看守一起从沙坑里轻轻抬起安娜的尸体,让她仰面躺在担架车上,给她盖上一层白单。其中一个人将担架推出隔断,和那四架担架摆在一起,然后换了个空的担架车又推回来,另一个则用铲子很快将坑里染血的沙子翻了翻,然后重新将沙坑弄平整。

在他们两个清理现场的时候,那个黑衣女人把枪重新放回台子上,然后很快又装上一发子弹,以便接下来的任务。

整个过程紧张而有序,2分钟之内,他们就做好了迎接下一个女犯的准备。

--------------------------------------------------------------------------------

【22:01】

囚室里的几个人都在等,安静的等待着从外面传来的枪声。莎拉此时又惊慌又沮丧,她知道他们将被分别处决,而她不想一个人面对死刑。

【22:02】

又是一分钟过去了,屋里静得几乎令人发疯,萨拉紧张得几乎窒息,就在不远处,一个人将被枪决,而她也会在几分钟后“享受”同等待遇,她现在开始有些羡慕安娜了要知道等待死刑是最难熬的。

“砰~”,这一声吓得安娜差点灵魂出窍,爱丽丝和另一个女孩吓得大叫起来,而坐在前面的女孩也紧张的大口呼吸。尽管她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声必然会到来,甚至都期待着这一声,但当它真的来到时,萨拉她们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惧。

“她死了,他们枪杀了她,把她杀死了!而很快,他们也会这么对付我!”每个人都在这么想。

女死刑犯人被处决图片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