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 - 社会奇闻 - 历史趣闻 - 神仙奇谈 - 未解之谜 - 图说天下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热门文章 > 图说天下 > 处决女犯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处决女犯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时间:2017-07-20 09:45:48 来源:图说天下 点击:
处决女犯

【篇一】处决女犯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真实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

【篇二】处决女犯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故意杀人犯陆金凤,女,20岁,小学文化程度,1975年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土怀乡陆各庄。1995年在咸阳被依法处决!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实拍刑场枪决女犯现场实拍(恐怖女尸体组图)

【篇三】处决女犯

真实实拍:刑场枪决女犯血腥现场(组图)

真实实拍:刑场枪决女犯血腥现场(组图)

真实实拍:刑场枪决女犯血腥现场(组图)

真实实拍:刑场枪决女犯血腥现场(组图)

【篇四】处决女犯

枪毙女犯全程:恐怖惨烈镜头令人不寒而栗

刑场实拍枪决犯人全过程,场面太过血腥了,胆小的还请慎入啊!转念一想,这些被处决的犯人,多是十恶不赦之徒,得此下场也算是报应了。小编默默地想起了这句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枪毙女犯全程:恐怖惨烈镜头令人不寒而栗

枪毙女犯全程:恐怖惨烈镜头令人不寒而栗

【篇五】处决女犯

二战纳粹令人发指的暴行:枪毙裸体女囚犯

二战纳粹令人发指的暴行:枪毙裸体女囚犯

  二战纳粹令人发指的暴行:枪毙裸体女囚犯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分子为镇压异己和推行种族主义,在国内和被占领国建立了众多集中营。集中营也称“死亡营”,通常建有用于大规模屠杀和进行人体试验的毒气室、尸体解剖室和焚尸炉。二战期间,纳粹集中营夺走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二战纳粹令人发指的暴行:枪毙裸体女囚犯

处决女犯

【篇六】处决女犯

红颜薄命细数被枪决的美女囚犯

阅读: 9673次 大小: 0.3MB(共5页)

红颜薄命细数被枪决的美女囚犯

图为:任雪行刑前留影。任雪向丁矿长牺牲色相,结果丁矿长只为其安排了女招待的工作。后丁矿长因偷税漏税被举报,来此调查的工作组头子看中任雪,意图占有她。丁矿长威逼利诱,扬言不服从的话就是和她大哥一个下场:下落不明,服从则有好工作。任雪服从后却没有好工作,因为丁矿长知道做女招待的任雪能更好的被自己掌握玩弄。愤怒的任雪伙同好友曹琳琳,把丁家二女儿骗出杀害了。

陶静,一个天生丽质的云南女孩。因替男友携毒于1991年被处以极刑,年仅20岁,成为50多年来年纪最小的女性死刑犯。此图为陶静事发被捕时的图片。从图片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关人员正在搜查陶静携带的物品。

1986年,宋丹出生在江西省瑞昌市南阳乡一个普通农家。她13岁时多次被南阳中学一姓宋的老师奸淫,不久又被其同学的姑父多次诱奸,虽然两名罪犯已分别被判处9年和8年徒刑,但他们给宋丹造成了极大的心灵伤害。长大后,父母亲蛮不讲理的打骂教育,更加深了她的反感与叛逆。流浪在社会上的宋丹开始迷恋网络,结交了一大批网友,学会了抽烟、喝酒,夜不归家。2005年国庆节前的一个早上,刚满18岁的宋丹被押赴刑场。她是因为策划绑架杀害男友,而被江西九江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的。而这个女孩子称自己只是为了筹款去看望偶像刘翔。

刘妤家住浦口的刘妤与王某原是小学、中学时的同班同学,但毕业后一直无联系。1998年,一次偶然相遇使得刘妤与王某擦出爱情火花。1999年11月,王某到浙江金华工作,两人仍是鸿雁传情,不堪忍受思念之苦的刘妤还独自一人跑到金华看望王某,王某十分感动。刘妤到处找工作,均因学历低失败,使其“危机感”越来越重。同时,她也感到与王某的感情不如以前,渐渐产生厌世想法。去年11月,刘妤买了安定和一把水果刀,准备自杀,但想到深爱的王某,又觉得恋恋不舍,于是约王某来到一家旅馆。当晚他们相会后,刘偷偷取出40片安定,放入事先准备的咖啡里让王某喝下。王某睡着后,刘妤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和王某一起死。于是她穿好衣服,从包里取出刀对准熟睡中的王某一阵猛捅。杀了男友后,刘妤又出去买安定药准备自杀,却被警方抓获。

董颖22岁的董颖是青岛市南区街道办事处科员,对金钱的极度贪欲,促使她同张洪卫、顾涛勾结,为该市湛山派出所民警杨步聪之女介绍出国留学为幌子,将杨女杨倩骗到南京,注射了眠乃宁,见杨倩未死,董颖又出去购买了麻醉剂给杨注射,最终竟活活将杨倩闷死。之后三人又分别以请吃饭、出国探亲为名,将杨步聪及妻子徐春美杀死。制造了骇人听闻的“灭门”命案。当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张洪卫、董颖、顾涛死刑时,女犯董颖吓瘫在地上。

刘伊平刘伊平将贪污所得都存了起来,一分钱都没花出去,尚未造成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失,但她仍被处以死刑。因为当时处于严打经济犯罪的高潮,她被定为顶风作案。刘伊平,广州白云机场售票员,因贪污55万获罪,赃款全部追缴,1991年被处以死刑。死前与丈夫在狱中通信多次,写下一万多字的日记,表达了对自己犯罪的悔恨之情,被枪毙时23岁。

故意杀人犯陆金凤,女,20岁,小学文化程度,1975年出生在山西省运城市土怀乡陆各庄,1995年在咸阳被依法处决。陆金凤从小受父亲虐待,母亲死后被舅舅和继父撵出家门,从此流浪街头。流浪中被人收留遭性侵犯,后被逼坐台。扫黄中被捕服刑一年后遣返家乡,被继父以1000块卖给陕西省庆阳县西岭村李某某。后李某将其转卖给当地恶霸胡某。胡某生性暴虐,酗酒成性,每次醉后必对陆金凤毒打施暴。从1992年到1993年间,陆金凤因不堪胡某的凌辱和虐待,多次寻找机会逃跑,但每次都被抓回毒打。胡某更制作5公斤铁镣一副长期将陆金凤锁在家中。1994年初陆金凤再次设法逃跑,被胡某带人追赶几公里抓回后打断右腿,

从此被用铁锁禁锢在床上。胡某外出经商,走前托付其表弟唐某、关某看押陆金

凤。两人却趁机对陆金凤多次强奸,导致其怀孕。1994年底陆金凤在唐家生下一名男婴。1995年春节胡某回乡过节。胡某极为暴怒,将陆金凤剥光衣服反绑双手吊在树上狠抽,并用刀猛戳她的大腿和下身拷问“奸夫”,将其折磨得死去活来。陆金凤苏醒后,浑身血肉模糊,疼痛难忍,却发现儿子已经以被狠心的胡某掐死了,一时间如雷轰顶,失去理智,遂使尽浑身力气,取镰刀向熟睡中的胡某猛砍,致其死亡,并放火烧屋。

【篇七】处决女犯

讲述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 六

阅读: 17010次 大小: 27KB(共13页)

讲述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六

请问各位有没有亲眼看过执行死刑的过程?

有的话请介绍一下

6:30 看守所提犯人(一般15-20人左右)---押至法院,最后终审判决----8:30押赴刑场(封闭式囚车,每车2人,3-4名法警,沿途警车开道,禁止通行)----10:00押至刑场等候执行(中途允许犯人抽烟、喝水,等候时注射镇静剂)----5—8人一组执行死刑(剩余人员在外等候)----跪姿,低头,呼气,张嘴-----一枪,无论死活,后脑下进,嘴部出,如未死,另有人上来补枪,首次执行员枪内只有1发子弹---转身离去----执行完毕(大部分死刑犯枪毙前因注射镇静剂已属昏睡状态)---重要原则:执行死刑开枪时,绝不能让犯人回头看。

目睹死刑

1990初春,本人随父会宁夏永宁县老家,经黄河故道泥潭口,见武警七八人,正在挖坑,接着把一个反绑双手的人架到坑边跪下,三人举抢瞄准后脑,但只有一声枪响,那人应声落坑,武警填土,埋好走人.当时刑场距我不到300米!

80年代。杀之前会有一餐好饭,听说碗底还有一块生肉,以后哪位知道的证实一下,在审判台上被判死刑的人胸前的牌子写上他的名字,宣判一读,就有人拿红笔在牌子上划个大大的红叉,这人就准备吃花生米了。

执行的是武警,一般是抽签,谁也不愿干这事,完事后有人受不了会掉到别地服役,在荒郊但有公路经过的地方,犯人用车拉到,武警在内围一圈,群众乌压压在外围探头探脑。80年代后期就不给群众旁观了,先堵路两头附近山头架上机枪,在地上挖个坑,把那双手反剪的事主........

押到坑前,现场指挥一下令,那事主的后腿窝就挨上一脚,人就趴在坑里,因手反剪在坑里身体又很难移动,这时枪就响了,这有些原因的,说是有人在被执行时几枪打不死返过头来盯住执法者,造成鬼魂缠身的说法。又有说只能打3枪人不死的话用刀刺,这我倒没见过。一颗子弹5毛钱,事主家出后才能领尸体,遇罗克时是1毛吧?

见过一后..虐待女儿至死,被判死刑,枪打以后叫了声,哟!痛啊!一枪解决了。

见过一杀淫妻的,被判死刑,那时还小(小学一年级),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外面,只听见闷响一枪,拥挤的人群散去后,见一瘦小的男人趴在乱石堆中,乌黑的血从里面渗出...手被绑得紧紧的,勒进皮里。过去几年老梦着那地方。

还见过一强奸杀人犯,在公路下的灌木从执行,两枪才死,20出头的人生命力强啊!法医验过后用竹席盖起来,我们走近看,一法警说给你们年青人一个教育,掀开席子,子弹从背入,一个硬币大的血点,前面血有一个海碗大,额头头发沾着新鲜的湿湿的泥,席子上也

有很多血,在白白的竹蔑反衬下十分刺眼。

那条路是很多晨跑者的必经之路,经常见那块打着红叉的牌子扔在路边,很是吓人,路两边树木繁茂,晴天走过也是阴森,草丛里有一种别地没见过的蚂蚱,翅膀,腿上有着血红色的纹,头上也有古怪的花纹,我们叫鬼蚂蚱。令我们高兴的是那地的野果又大又甜,还多,嘿!还真怀念小.孩的时代。

七枪才毙命的枪决过程

见过好四五次枪决死刑犯,大概都只隔二十米左右看的,都是十多年前,大概八

三至八九每一次县里枪决都会先看公审,再提早一点到执行的地方,离县城四五公里的山凹等,每一次那个公路拐角四周的山上,都人满为患,而我都公想办法挤到最近的地方,一般都有两个死刑犯,最后一次看的是(具体哪一年忘了)一个瘸脚裁缝师付被枪决,他把未婚妻给杀了。他花了重金订下一门亲事之后,女方悔婚,又不肯退彩礼。于是恶向胆边生,拿半片剪子把女的杀了。

执行死刑那天,公审大会上随着法官一声:将犯人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大笔一挥在胸牌上打了个红勾,在背后的插牌上圈了一个圈,趁游街的空当。这时我们就骑着自行车赶往刑场,戒严的范围不大,基本都可看到,最近的地方离枪决地只有十来米。周围树上山上都是人,犯人到后的程序有点忘了,不过执行过程却记得很清楚。

首先,两个武警押着犯人跪下,一个武警从后面拿步枪对着法医在犯人背后用粉笔画了个小圈,法官一声令下,武警开枪,两个押犯人的武警随枪响把犯人往前一推,死刑犯就趴在那了,一直在那抽搐着,法医上来查验,没死,法警上来拿手枪补了一枪,再查,还没死,再补一枪。法医再看。还在死刑犯的胸口上用脚踩了几下,看瞳孔,发现还没死,又补枪,两个武警上前将犯人的脚提起,成了一个倒立的姿势,可能是想让血能够快点涌出来,过了一会法医又看,还没死,奇了怪了,还真经打,对着心脏,打了四五枪不死的人还真不多见,再用手枪连打两枪,再验,还死不了。

“老弟,你冤啊”。这时围观的人不免发出一声声的感慨,都说那个女人该杀。也真奇怪一直睛好的天气出随着执行的开始阴了下来,并下起的蒙蒙细雨,这下议论的人更有的说了:“老天发怒了”。法医在哪边急的满头是汗,又没法擦,戴着手套,还都是血呢。

六枪了,还打不打,法警又上来了,这次补的一枪的是朝犯人的右边后背打的,犯人心脏在右边,法医到底是明白过来了,这家伙都没想着用听诊器真叫人想不通,前前后后折腾了半个小时才打死这个犯人,可怜死前还要遭

这么大的罪。七枪,也许这是我所知的最高纪录了。(听说有的地方犯人不死是用匕首捅,不知是否这样)

随着犯人死去,雨不下了,天又放睛,火葬场的人过来,拿布包了包塞上车开走了。

那天的武警我都认识,在现场的时候还跟他们挤眉弄眼的,他们戴钢盔,大口罩只留一双眼出来,可是平常太熟了,就是化成灰都认识,可他们就是不理我,装不认识,其中一个还是一直把我当情敌的武警朋友,哈哈!

如果有那一次看过这次行刑过程的朋友和当事武警,法医一定印象深刻,他们一看这个贴肯定会记得那个地方那个场面。

我们这儿都是打脑袋的,掀起的脑壳能飞好远,原因是有的执行枪决的战士,把子弹弹头磨平,改变弹道,故意把人的脑壳打爆!一般犯人都死得透透的,偶尔会有吐血泡的,吐得一片都是,不过从不补枪,都是法医上去用通条搅一搅脑浆,也就不动了!我见过好几次,最近的一次只有几米

枪决不允许爆头吧!又不是CS

步枪,白手套,面坡而跪,刺刀抵后心,击发,头戗地,收枪后撤,脱弃手套

一人提手枪上前验明是否死亡,有未死挣扎,补一枪,后撤,脱弃手套

家人收尸,无人收尸者,由有关人员收

最早简略的在新浪军坛发过一次,时间比较久了。

头天下午接到看守所武警中队指导员的电话,告知我务必要第二天晨7点赶到看守所,说第二天要枪毙4个死刑犯。我比较兴奋,赶快再约了一个好友定好时间,讲好第二天早上一起去。

早起的时候已经7点,狂晕,一边穿衣服一边拨打朋友的电话,还好,他打了个车快到我家楼下了,我和指导员约好了到时候我们跟武警的指挥车去刑场。

到达看守所时,清秀的指导员同志正侯在路边不停的看表呢,..,看见我就责怪我迟到了。在一连声的抱歉下,我们随他穿过森立在路边的公检法车队,在一帮

帮警察有点疑惑的眼光下直接进到了看守所大院,上了已经编好号的武警指挥车。..,还是一号车!~心里想这下可以全程观看到死刑过程了。

我们没吃早饭,没心情、也没时间吃,呵呵。我和我那位兄弟坐车上没法下车,不是我们不愿意下,是因为已经戒严,开车的小战士不让我们下,和我们一起坐在车上。不久,车的主人--支队参谋长上车了。他给人的印象很大气,也很随和。呵呵,我们能上这台车还多亏指导员和他的好关系啊,要么我们是没有其他办法的。寒喧了一下后,我表示等任务执行完,中午我做东请参谋长和队长、指导员、司务长(下面要专门提这人)便餐。

大概在7点40多,气氛突然紧张起来。看守所

院子里大铁门旁边一阵骚动,一大群警察2人架一个押着三男一女往一台大东风上爬。女死刑犯已经快瘫了,在大声哭嚎。好象听见一个男死刑犯骂了一句:哭,哭,哭..个B呀,都要死了还哭个P。

平时懒散的警察同志这时候的表情都很严肃,衣装笔挺,腰挎手枪,手戴洁白的手套。整体感觉是国法无情,要死的都是血债在身,警察同志则是执法者。

车队全部亮起警灯,驱散在看守所门口围观的百姓直上大马路。要点明的是,执行死刑任务的并不是警察,而是看守所抽调的几名武警战士,个个身背八一自动,表情严肃的坐在一台海狮面包上紧跟着我们的一号指挥车驶向公判现场。

公判和游街实况我就不多讲了,这种场面是很多朋友都看过的,我再从车对离开城区讲起。一离开城区,车队速度明显加快,向7、8公里开外的郊区刑场驶去,每经过一些路口,都有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在那维持秩序,主要是阻止一些骑摩托车跟着去看行刑的年轻人。

很快,车队到了刑场,现场气氛非常严肃、紧张,已经拉起了警戒线。我们的车一停,我就跳下车,正好碰到熟悉的政法委书记大人,呵呵,点头致意算是招呼,眼睛急忙朝东风望去。那四个死刑犯被警察迅速架下车往路边那快作为刑场的空地跑去,女死刑犯的退已经抽筋,是被2警察提过去的。那边武警已经排好一字队伍,在队长的口令下.枪,上弹,司务长作为副射手站的离队伍稍远一点。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如果我低头点根烟,只怕很多情景都没法看到。

死刑犯押到后,被喝令跪下,队长的小指挥旗一举,战士马上.枪对准犯人的心脏部位。旗一落,只听见一片清脆的八一自动的枪声,犯人应声而到,我当时没怎么看见犯人创口处有大出血。接着,再举旗,战士全部上前一步,每具尸体再补一枪,然后整队,退出。接下来,就是充任副射手的司务长的事了。一位法医拿把小尺子拨弄犯人颈补动脉,依次检查着。三名男犯已经气绝,唯独女犯还没断气,法医指了指,闪开,司务长上去补枪,我记得是先后补了2枪。每个死刑

处决女犯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