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时光长河里的爱小说全文阅读_简未然顾景南by叶非四叶

时光长河里的爱小说全文阅读_简未然顾景南by叶非四叶

时间:2018-08-24 17:36:46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时光长河里的爱》是一本非常虐心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叶非四叶,主角是简未然、顾景南。小说主要讲述了简未然与顾景南之间的爱情故事,女主爷爷躺在手术台上,等着钱救命,女主求着男主希望他能顾及一点曾经的情面,然而,她错了。

时光长河里的爱

推荐指数:8分《时光长河里的爱》在线阅读全文

【时光长河里的爱第1章 你就值这个价】

夜里到处都是暗色一片,唯有刺眼的闪电和昏黄的路灯若影若线,倾盆的大雨像是要淹没了整座城市。

车灯穿过雨帘直直照来,一抹白色的身影突然冲了出来挡在了车前,借着司机下车的空隙简未然钻进了车里

看到是她,顾景南的语气里除了冷漠和不耐没有其它情绪:“滚。”

忍着脚麻痹,简未然跪坐在车坐上,瓢泼的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流下,挡住了视线:“能不能借我五十万……”

简未然还没反应过来下颚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捏住。

“借钱?堂堂简家大小姐向我这种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借钱?”

一股寒意从脚底瞬间窜上心头。

顾景南另外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攥住她的头发,拉着她到了面前。

简未然头皮被他扯的生疼,可刚惊叫出来下巴就被顾景南狠狠捏住,哽咽也噎在了喉咙里。

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流淌,简未然只觉着心脏都紧紧的拧着,疼的她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天空又响起了一道炸雷,也炸的简未然心脏血肉模糊,爱情和自尊都在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支离破碎。

思维滞了下,她猛然间想起今晚她来干什么的。

爷爷的手术迫在眉睫,她需要钱,她需要的就只是钱而已。

即使是来求这个罪魁祸首。

“顾景南……”简未然的声音几乎是哀求着:“我求求你,能不能看在这些年简家没有亏待你的份上借我五十万?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

话才说完,在看到顾景南几乎是掠夺的目光中,简未然悲戚笑了起来,跪趴下身体,手也放在了他的西裤的金属纽扣上:“给我五十万,我陪你睡。”

顾景南蹙眉,冷淡的声音就像一股寒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简未然,你出来卖?”

“是。”简未然脸上还带着泪痕,带着浅笑,却不达眼底:“我想要钱,可顾总放出消息不许别人帮助简家,我就只能去卖身了,索性我这脸还不错,出价的人也不会低,和顾总相识了这么多年,就给你打个折扣怎么样?”

反手扣住了她的手腕,顾景南拉着她扑到了他的怀里,同时车内的玻璃也升了起来。

“唔……”简未然吃疼的叫了一声。

顾景南是个正常的男人,哪怕心中再厌恶简未然也不由得为眼前的景致呼吸一窒。

白皙细腻的身体和黑色的真皮座椅衬得简未然此刻的活色生香。

尝过简未然的滋味后,不管他再换多少女人都找不到那种蚀骨磨人的感觉。

捏着她下巴的手骨骼都发出了阵阵的声响,顾景南的笑容里充满着残忍:“五年前你刚成年,就可以不要一分钱的倒贴给我,你以为我还稀罕你吗?”

简未然一下子呆住了。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顾景南是她唯一的男人,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从她十二岁见到顾景南时,她整颗心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就算他整天冷着一张脸,她也愿意粘着他。

可就是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给了她一刀又一刀。

刺的她鲜血淋漓。

“顾景南……”

她喃喃自语的叫着顾景南的名字,却又半天说不出下文。

顾景南从皮夹里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就这么的甩在了简未然的脸上:“这些,才是你的价钱。”

红色的百元大钞就这么飘飘落落在简未然的身上,满是嘲讽。

曾经的天真,曾经的深爱,曾经的美好,到现在都变成了最可笑的悲凉。

一个摧毁了简家只为报复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帮她?她来找顾景南确确实实是在自取其辱。

可她爷爷还在等着钱做手术啊,即便是几百块,她也得捡起来。

想到这,简未然把散落在座位上的钱一张张的叠好,放在一旁。

然后她才穿好衣服,把这些钱收在口袋里。

见她不说话,顾景南顾景南的瞳孔里浮现戾气:“简少和知道你这么恬不知耻的来求我借钱,会不会直接气死?”

不等她的回答,顾景南攥着她的头发就到了副驾驶座上,后挫力震的她眼前发黑。
 

【第2章 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缓过来的简未然用余光偷偷的打量着这人,看似平静的人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青筋都爆了起来,明知道她在看他,却一点眼神都没分给她。

她还在期待着什么。

等到了目的地后,简未然没等顾景南像以前那样给她开门再下车,她很有自知之明的主动下去。

待看到面前的这栋别墅时,简未然哆嗦着唇一句话也没说。

这是她和顾景南在一起时他买的别墅,除了他们两个人知道,就连爷爷都不知道这栋别墅的存在,通常只要是顾景南表现出想和她亲近的念头时,他们两人就会到这里。

这别墅的每一处都有着他们欢爱过的痕迹,那时的她什么都依着顾景南,即使姿势屈辱她也是愉悦的。

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

垂下眼眸,简未然的眼底尽是讥笑,明亮的双眸已经蒙上了暗淡,但却挺直了脊梁:“顾总带我来这里算什么?是想在别墅里睡我?”

顾景南的瞳孔里浮现戾气。

心下悲戚,面上简未然却淡定自若的:“可是这回价格得先谈好,顾总这身价怎么说也得给我五百万,不然我宁可去路边随便陪个男人也不会陪顾总你的。”

有那么片刻,简未然以为顾景南会扑上来一口一口的把她连皮带肉的吃了。

“是不是只要给你钱,谁都可以上你?”顾景南的话像一字一字从牙龈里咬着吐出来一样的凶。

指甲已经陷入肉里,简未然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仰起头,坦荡荡的:“顾总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就是在逼着我走这条路吗?我这如你所愿。”

说完这话简未然就想走,可顾景南比她更快的抓住了她的双手,将她扣在了怀里后带到了别墅里面甩在了沙发上后就压了上去。

沉重的粗喘声都扑洒在了简未然的脸上,可简未然躲也没躲,直视着顾景南的双眸,冷静的道:“顾总想好了?上我一次可是五百万。”

就在简未然以为顾景南要用强的时候他却突然起身,阴沉着脸拿出一份检验单丢在了她的身上。

依旧没放松警惕,简未然做起身子看到检验报告上的内容时,脸色瞬间煞白。

她怀孕了?

之前她的大姨妈确实有两个月没来,而且还经常的反胃呕吐,所以她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只是那时爷爷刚好出事,单子还没拿,她就跑了。

很长时间,简未然都没回过来神。

“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顾景南揉捏着眉心,阴着脸问。

简未然没回答顾景南的问题,纤细的手指死死的捏着薄薄的报告单,低着头,眼眶忽然红了起来,但也只是那一瞬间的事。

再抬起头的时候,简未然笑了,很淡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顾总,你还会在意这个?”

顾景南没有讲话,微眯起眼睛,就这么的看着她,仿佛能看清她内心的想法。

她似笑非笑的的扬起手里的报告单:“如果不是顾总拿来的这份报告,我都不敢相信我怀孕了,而且竟然还是怀的你的孩子。”

说着,她一点点的撕着手里的报告单,在顾景南阴鹜的目光中仰天一撒。

“顾总不用担心我会携子威胁你,我简未然做不出这种事,既然这个孩子是个意外,我就不会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明明是白天,简未然的声音却凉的渗人:“如果顾总是为了这个事的话,那就不用了,我会去医院处理掉这个孩子。”

这些话她说的很轻,一字一句:“要是顾总实在不放心,也可以到医院亲自盯着医院完成手术,我不介意的。”

甚至不给顾景南开口的机会,简未然就已经做完了所有的决定。

可熟知她的人,都知晓这是她心虚时的表现。

顾景南的眼角挑出了丝丝的冷意,声音晦涩难辨:“我不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但像你这么脏的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我这么脏的女人,顾总你也不也是睡了五年。”简未然颇为的冷淡:“而且顾总你不是还睡的挺勤。”

顾景南:“……”

没想到曾经那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小姑娘,竟然会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也对,她是简家的人,当然继承了简少和的好本事。

等回过神顾景南才发现简未然已经出了别墅,追出去的时候正好看到简未然打着车离开的身影。

站在原地顾景南的眸光越来越深沉,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傅恒,顾景南有些漫不经心声音接了:“有事?”

“你既然已经和简未然分了,怎么不联系晚心,她等了你这么多年你还不打算给她个交代吗?她可是一直从我这里旁推敲测着打听你的情况。”傅恒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就这事?”顾景南的语气很淡。

 

电话那头的傅恒一愣,笑出声:“景南,你别告诉我你爱上了简未然,那晚心怎么办?”

【第3章 和我结婚】

没理会傅恒的调侃,顾景南直接挂了电话。

随手打开了电视后就看到了上面晚心挽着一个俊朗的男人巧笑嫣然,在面对记者询问的时候既没否认也没肯定,打的一手暧昧的好牌。

顾景南直接笑了,气笑的。

离开的简未然直接去了医院。

匆匆付了车前后她就扶着一边的柱子缓着怦怦直跳的心脏。

她几度以为自己会被顾景南压着去做人流手术。

可结果顾景南就这么放她走了。

说不出是开心还是难过,简未然只觉着身体快要虚脱了。

甚至都来不及喘息,她爷爷的主治医生再一次的找到了她:“简小姐,这是病人这两天的情况,这是第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了,如果你再这么拖下去,简先生根本坚持不到下周五。”

“简少和是要死了?”

就在这时候顾景南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里。

主治医生愣了一下后,立刻起身焰媚的迎了上去打招呼:“顾总,您怎么来了?”

顾景南看了眼主治医生,顺口问了简少和的情况,主治医生不敢怠慢顾景南,照实说了情况。

听完后顾景南就挥挥手让他出去,主治医生也不敢留。

顾景南的眸光落在了简未然的身上:“跟我出来。”

“小姐,你不能去,他……”

“张叔,你照顾好我爷爷,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冲着张叔摇了摇头后,简未然就跟着顾景南走了出去。

现在他们的命脉完全掌握在顾景南的手里,他们别无选择。

有些担心张叔会想不开,一路上简未然都有些心神不宁,就连走在前面的顾景南停下都没发觉,就这么硬生生的撞到了他的背上。

顾景南习惯性的训斥着她:“都这么大了,走路还不看路,这次还好撞到我,撞到柱子还要不要你这鼻子?你……”

眼底浮出戾气,顾景南有些懊恼自己的反应。

她多年缠着顾景南终是让他习惯了事事以她为主,简未然的心阵阵刺痛着,可面上仍是道着谢:“不牢顾总费心了,只是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爷爷这两天要手术,如果你是不放心可以随时监控我,我有没有做手术想必顾总很清楚。”

说着简未然就主动后退了几步:“如果顾总没什么事的话,还是早些离开吧。”

可就在她说完这些话后,原本没有反应的男人突然牵住了她的手,根骨分明的大手就这么把简未然的手包裹在掌心里。

“把孩子生下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彻底让简未然惊愕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景南。

“没听清楚?”顾景南的情绪始终如一:“我让你把孩子生下来。”

简未然:“……”

但也只是片刻,回过神的简未然疲倦又无力:“顾景南,你想让我把孩子打掉就得打掉,你想让我生下孩子我就要生,你以为我是什么?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吗?”

“不一直是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至于宠物?你还不配。”

“哈哈哈……顾景南,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贱到任人践踏还无动于衷?”

心底里的绝望几乎压垮了她,简未然情绪失控的低吼了出来,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看到这样的简未然,顾景南伸手拭去她的眼泪,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但也是前所未有残忍:“我顾景南的孩子不可能在不合法的情况下出声,我会娶你,等孩子生下来后,我们离婚。”

一个月前她还在死缠着顾景南要和他结婚,现在送上门的,她却是不敢要了。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几乎没有给简未然拒绝的机会,顾景南始终冷淡:“简少和的情况可能连明天都等不了,只要你答应了,我马上给他安排手术,不然你就等着给他收尸。”

他是一步步把她的路彻底封死,不留一丝余地。

“我给你半天的时间,六点前到顾氏来找我。”顾景南眯起眼睛,颇为的认真:“我的耐心有限,简未然!”

说完就松开了她的手,慢条斯理的走出了楼梯间。

靠着墙,简未然一点点的蹲了下来,双手环抱着双腿,脸埋在腿间,肩膀不停的抖动着。

可现实却没给她更多思考的时间,等张叔找到她的时候,爷爷又一次被下达了病危通知,护士告诉她,如果再不交钱,他们就只能停止治疗了。

到了每天的探视时间,简未然穿着无菌服走了进去,原本意气风发的人,现在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病重老人,看到她时,他的手微微抬起想要去牵简未然,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看到这,简未然差点崩溃,颤抖的握住简少和的手,哽咽着道:“爷爷,你不会有事的,一切有我,你要坚持住。”

“然然……放,放弃……放弃吧……”简少和一句话都说的艰辛。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为了我你也要坚持下去,好不好?”简未然噙着泪鼓励着简少和:“爷爷,探视时间要到了,我得先出去了,我明天这个时候会再来看你的。”

走出去的简未然没有注意到简少和一直看着她的目光,直到看不到才缓缓的闭上眼睛。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