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婚痒】by靡靡小说免费阅读_【婚痒】第二章:登堂入室

【婚痒】by靡靡小说免费阅读_【婚痒】第二章:登堂入室

时间:2018-07-05 10:40:16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婚痒》是由网络作家靡靡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苏沫为了深爱的男人失了身,结果男人从此不愿意碰她,有强烈的处女情结,由于生不了孩子,婆婆强行找代孕,从此一番家庭斗争开始……非主流文章网为您带来第二章 登堂入室,感兴趣的不要错过了哦!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二章 登堂入室

···········苏沫攥起拳头,以为自己听错了,结婚才半年,徐母就这么笃定自己不孕,甚至如此急切地找代孕。明明自己才是徐安明媒正娶的妻子,却没有人在意苏沫的意见。

“够了!”徐安终于出声了,夹杂着一丝责备。

徐母听得一愣,肥肥的双手绞在一起,不敢再说话了。

苏沫怀着一丝希望站起来,走过去抓住徐安的手。“老公,我知道你不同意的,对不对?你是知道的,我们可以生孩子的……”

徐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这事我本来想过一段时间再说的,但既然妈已经提出来了,那么你尽早准备吧。”

“准备?准备什么啊?”苏沫怒极反笑,“你是什么意思啊,徐安?我对你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要我,一个能生的,给你和另一个女人养孩子吗?你还有没有良心?”

“哎哟,你什么态度啊?你说谁没良心呢?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还不允许徐安找代孕啊?没稀的娶你!”徐母又发作起来。

懒得应付徐母,也不想面对徐安的扑克脸,苏沫抹了一把脸,直接摔门进了房间。隐约又听见徐母骂骂咧咧说什么“态度”、“教养”。

趴在床上,苏沫哭出了声,眼泪不断掉不断抹,不断抹又不断掉。

她气自己怎么能这么窝囊,结了婚之后她变得对徐安的事委曲求全,不断退让。

哭了好久,直到泪干了,喉咙像火烧,苏沫去洗手间洗脸。

却被自己脸上一道道血痕吓到了,她左看右看,发现手心嵌了一块碎碗残片,应该是攥拳的时候钻了进去。

明明伤口很深,自己竟然不觉得疼,刚展开手又开始流血。

用镊子拔出了碎片,随意地处理了一下伤口,苏沫决定说出真相,自己才20多岁,完全接受不了代孕。

推开门苏沫听到欢声笑语,多了个清脆的女声,这么熟悉……倒像是,闺蜜蒋怡欣!

“怡欣,你怎么来了?”苏沫看着徐母拉着蒋怡欣的手,样子要多亲密有多亲密。徐母这样慈祥的笑,也就只有当初自己同意在房产证上加上徐安的名字了吧。

蒋怡欣抽出了手,扭捏着走到苏沫面前,“沫沫,对不起啊,没有早点告诉你我要来。”

“没事……”苏沫挤出了个笑,“我们去房里谈。”

“用不着道歉,怡欣啊,来,到阿姨这边来坐。”

徐母拍了拍沙发,朝着苏沫翻了个白眼,“她啊,脾气可大了,连我这个婆婆都不放在眼里。”

“妈,当着我朋友的面,能不提家里的事吗?”

对着蒋怡欣,苏沫一直扮演着姐姐的角色,她不想事情闹大,不想让蒋怡欣知道这些事。

“欣欣不是外人。”欣欣?苏沫困惑了,什么时候徐安这样称呼蒋怡欣了。

徐安说完就转移了视线,再看蒋怡欣,此刻脸红的低着头。

苏沫突然觉察到一丝不寻常,心里直发毛。

“行了行了,都说开了还害羞什么啊。”徐母笑呵呵的拉起蒋怡欣的手,根本没正眼瞧苏沫,“你和怡欣算是很熟了,她就是我找的代孕。”

“你们说什么啊?怡欣她是黄花大闺女,你们凭什么这么对她又这么对我?”苏沫禁不住大叫起来。

“沫沫,你别生气,”蒋怡欣哭了起来,“沫沫,我,我同意的。大学一直是你在照顾我,现在你不孕,生不了孩子,我只想能回报你。”

苏沫的心一沉,连蒋怡欣都这么说。

不孕,不孕,不孕!

她愤恨地看着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因为处女情结,他不愿意碰自己,转身就告诉所有人她不孕,如果不是为了救他,自己怎么会被……

如今,苏沫好像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和记忆里那个穿白衬衫,只对她笑的大男孩完全重叠不起来了。

“怡欣,你别说了,我不同意,你怎么能这么糟践自己?徐安,你告诉我,你的想法。”苏沫直直地看着徐安,存着侥幸多希望他拒绝。

“苏沫,我也是没办法。”徐安说的好似和他无关,“为了生孩子,你一结婚就辞职了,到现在也没信,我爸妈年纪大了,等不起了。”

“你明知道为什么!”苏沫抽噎着。

“沫沫,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直想生自己的孩子,可是不孕症是很难治的。家里开销都靠徐安,哪里有钱去看这个富贵病呢?”蒋怡欣边说边抹着泪,“你放心,我只想回报你,生完孩子我就离开,孩子还是你们的。”

“那可不行,好孩子,我们徐家可不能亏待了你。只要你生了儿子,我老婆子保证,徐家会担起责任,绝不叫你吃亏。”

“阿姨您别这么说,沫沫待我就像亲姐姐,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她。如果能替她生下孩子,我死也能瞑目了。”

见蒋怡欣这么说,徐母倒生出一番同情,眼睛还湿润了,越发责怪起苏沫来。“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你上辈子是积了德了。有人愿意为你生还不知感恩!”

苏沫揪着裤边,真相就要脱口而出。

徐安拉着苏沫进了房间。他叹了一口气,抱着苏沫,轻轻摸着她的头。

“徐安,你为什么为什么?”苏沫无力地捶着徐安。

“我说过,我爱的是清纯的你。我不允许任何东西玷污你。你放心,我爱的是你,横竖是借腹生子罢了,”徐安凝视着苏沫通红的双眼,替她擦干泪,“妈催得紧,你理解我一下好吗?”

苏沫知道,他就是有处女情结,才不愿碰自己。可是看到他这样温柔地恳求自己,苏沫心软了,当初那个温柔的徐安又回来了。

“可怡欣是个好女孩,还是我的闺蜜,我们不能这样葬送她,能不能先试着找找别人?”苏沫决定退一步。

徐安犹豫了一下,“好,等找到合适的人选再说。”

晚上,蒋怡欣做了一桌子的的菜,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沫,仿佛苏沫不吃就成了罪人。苏沫挤出了一个像鬼一样的笑容,坐在椅子上,机械地嚼咽着。

饭桌上徐母吃的津津有味,直夸怡欣贤惠,徐安也点头称赞,蒋怡欣露出了小女人的娇态,还不忘夹菜给苏沫。

都说这菜堪比大饭店,可是她怎么吃起来怎么就跟嚼着蜡似的。饭桌上很热闹,是平常没有过的,这让苏沫觉得自己是局外人,和这个家格格不入。

当晚徐母盛情邀请蒋怡欣住下,美其名曰培养感情。

苏沫坚决不同意,如果真留下,怡欣还怎么做人。可徐母不依不饶,非说苏沫自私。而蒋怡欣也帮着劝徐母,如果苏沫不同意,她愿意做试管婴儿。

“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妈,你暂时先别逼苏沫。今天怡欣就留下和苏沫睡吧,你们女人之间的事还是自己说比较好。”

儿子都这么说了,徐母乐的开心。苏沫没有办法,为今之计只有说服蒋怡欣。

蒋怡欣与苏沫洗过澡,躺在了客房里。苏沫告诉蒋怡欣自己不是不孕,可是蒋怡欣追问不生孩子的原因,苏沫却说不出口。

明明相爱,却抵不过那层膜,苏沫觉得自己特别悲哀。

“哎呀好了,我不问了。我知道不孕对你打击太大,你一时接受不了是肯定的。但是有我啊,我可以为你生。你知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被那个变态给……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啊,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

苏沫心下又酸又暖,所有的人都坚信她不孕了,这个傻丫头还愿意为自己做到这种地步。

“怡欣,我不可能同意的,我想你忘掉过去,好好的生活,以后遇到爱你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蒋怡欣泪满眼眶,紧紧地抱着苏沫。苏沫是救过蒋怡欣的,从她的禽兽父亲手里。大一那年,蒋怡欣总是缺课,手机也不接。

苏沫担心蒋怡欣,便去了她家,她听到房间里摔东西的声音还有蒋怡欣的哭喊。

急急地去找房东大妈,一开门却惊呆了。

家里乱七八糟,蒋怡欣衣不遮体,脸上又是泪又是血,手里还拿着带血的烟灰缸,地上是她爸爸。

蒋怡欣哭着诉说她爸爸的禽兽行径,自己差点就被强暴了。

苏沫不敢拖延,直接报了警。因为同情蒋怡欣,从此苏沫就以姐姐的身份关照着蒋怡欣。

这样苦命的女生,傻傻地要报恩,苏沫怎么忍心呢。

两人哭了会就睡了,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了会,苏沫翻身下意识摸了摸身边,是空的,她一下就清醒了。床铺是凉的,这么晚了,蒋怡欣难道回去了吗。

苏沫起身去了卫生间,没有发现人,却隐约听到主卧有声音。

苏沫慢慢地走过去,听到了女人亲脆的笑声。后背一阵发麻,苏沫整个人都僵了。这声音分明是……

门是虚掩着的,有光透出来。苏沫撑着门框往里看,一个男人把一个娇小的女人压在身下。

女人美背雪白,男人抓着女人的腰,从后面狠狠地抽/送着。

女人不断娇嗔着,“亲点儿,老公。”

男人却不耐烦似的,抓住了女人的手臂,越发疯狂起来。

苏沫顿觉得头重脚轻,就要倒下。这两个人可不就是徐安和蒋怡欣么!他们在我的床上做这种龌龊事,苏沫一想到这就想吐。

“你小点声,想把她和我妈吵醒吗?”徐安一巴掌拍在了蒋怡欣臀上。

蒋怡欣禁不住开始扭臀,“徐安哥,是你太厉害了啊。再说了,人家早就什么都给了你了,我声音大不大你不是知道么。”

徐安闷哼一声,“小妖精。”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