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沈沉雪夜阑】浮生流年不及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浮生流年不及你【作者:深深深蓝】在线阅读

【沈沉雪夜阑】浮生流年不及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浮生流年不及你【作者:深深深蓝】在线阅读

时间:2018-07-05 13:15:43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非主流文章网小编分享一本主角“沈沉雪、夜阑”的爱情小说《浮生流年不及你》,小说讲述了她很爱他,她以为的深爱,却低若尘埃,那时她才知,他就是她的一碗穿肠毒药,明明卑微,却依旧沉沦。

推荐指数:★★★★★

浮生流年不及你小说

千江楼的水牢建在极寒之地,巨石垒成的墙上结着厚厚的冰霜。

于旁人不过是多添件衣服的事,可对于流着寒磷血脉的人而言,却是要丧命。

沈沉雪本就被夜阑两下打出了内伤,现在又被扔到水牢,不过半个时辰,便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她缩在墙角抱成一团,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时觉着自己仍在药王谷,不过是调皮惹了父亲生气才被关禁闭;一时又记起,自己的父母双亲已不在了。

沈沉雪昏迷时总在做梦。

总是梦到曾救过她的那个少年。

她上山采药,同师兄走散了,独自在深山之中徘徊,不小心踩了蛇尾,叫一尾铁头蝮蛇咬了一口,不过须臾,便昏了过去。

这蛇有剧毒,她昏迷前以为自己必定活不成了,谁知醒来时却在山洞里。

身下铺着柔软的稻草,原本受伤的地方也被人妥善包好了。

救了她性命的少年站在洞口,听到声音回过头来,英俊的眉眼带着晨曦的光辉,灿烂逼人的叫人无法直视,只一眼,就叫她一颗芳心沦陷了个干净。

她问他叫什么,少年温柔笑一声,说自己叫夜子尽,灯火阑珊,子夜将尽。

沈沉雪将这名字记在心里,想着,等自己回家,一定要将让父母把这人打听出来,然后,然后,便嫁给他。

眼神干净的少女对他是全然的渴慕,却不料自己的一腔心思终究是尽付东流。

对方连个名字都是随便取的。

更是早已将当年救过的那个少女忘了个干净。

意识消散间,仿佛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话,有源源不断的热气从她的后背传来,沈沉雪睁开眼。

是杜铭,药王谷的二师兄。

“娇娇,你可还好?”杜铭叫着她的小字,一脸的担忧。

沈沉雪想勉强露个笑,可脸上还有着伤,微微一动便疼的厉害。

“杜师兄,你怎么来了?”

“我带你离开这里,娇娇……夜阑他,他根本不记得你,你这样根本不值得!”

沈沉雪咽下涌上喉头的血,气若游丝的开口:“师兄,我走容易,可,可药王谷的七十三口人命,却不能因我而死……”

药王谷的七十三口人命是夜阑牵制沈沉雪的绝妙法门。

只要她敢偷偷逃走,他就能让药王谷的这些人不得善终。

夜阑与药王谷本来就是大仇,现在有自己牵制着,他还能勉强抬抬手,放过那些人。若自己走了,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杜铭接连不断的将自己的真气度给沈沉雪,知道她的脸色终于渐渐好转,她低咳两声,道了声“多谢。”

“娇娇,你知道我对你……”

“杜师兄,水牢这里有守卫,你还是快走吧。”

沈沉雪打断他的话,眉宇间是无奈的温柔。

心有千千结,她已经全都交付给那人,纵使夜阑将自己的真心扔在地上踏进泥里,她的心也不是说收回,就能收回的。

杜铭还要说什么,沈沉雪已经闭上眼睛靠着墙壁休憩了。他叹口气,知道自己不能劝服小师妹,又怕自己离去后师妹再昏迷,便将身上带着的暖玉揭下来,交到她手里。

千年暖玉,能舒经络温血脉,保人性命。

纵有千般不舍,杜铭也知道自己无法再留下去了。若是被夜阑的人发现他的踪迹,最后为难的还是小师妹。

他走得匆忙,水牢中沈沉雪又格外虚弱,因此两人都没看到,水牢门口一闪而过的翠色裙裾。

是夜,饮风阁。

翡雨柔若无骨的揽着夜阑的肩贴在他身后,呵气如兰的轻声道:“夜……沉雪姐姐她不过是一时动错了心思,你可千万不要怪罪她啊……”

夜阑星眸之中一片阴沉,周身气质冷冽,是山雨欲来的模样。

“你方才所说,可是真的?”

那女人……竟然要与外人私通,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翡雨觑着夜阑的脸色,知他已是有七分信了,干脆再加把火:“夜,那男人临走时百般不舍,还将一块玉给了姐姐……”

夜阑只觉得心头怒火焚上四肢百骸,当即也顾不得翡雨如何,起身拂袖而去。

翡雨看着夜阑融入夜色的身影,眸中闪过一道得意:药王谷大小姐又怎样,如今还不是同蝼蚁一般被本姑娘玩弄于手掌之中?

沈沉雪缩在水牢角落里昏昏沉沉的,虽有暖玉保住性命,可到底抵不过寒磷血脉的畏寒,加上身负重伤,整个人都是一副行将就木的朽态。

恍惚间鼻端萦绕上熟悉的清冷梅香,她下意识的开口:“子尽哥哥……”

“呵,沈沉雪,你可真贱。”

夜阑看着她手中紧握着的暖玉,面色早已黑如浓墨,沈沉雪无意中叫出的名字更是在他心头火上浇了一壶油,让夜阑再控制不住自己。

他直接将暖玉从沈沉雪手中夺出,内里催动间便将千年宝玉化作了指尖齑粉。

“不过是我千江楼里豢养的药人,竟然也敢同外人私通,沈沉雪,当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沈沉雪手中一空,最后那点儿温暖消散,顿时如坠寒冰冷窖,哆嗦着一睁开眼便瞧见那张刻在心头的容颜,不由再叫声:“子尽哥哥,你来带我出去了么……我好冷……”

夜阑捏住她的下颔,用力的仿佛要将她的骨头捏碎:“子尽?这就是与你私通的奸夫的名字?”

他掳走沈沉雪时已查明药王谷现今人事,七十三口中并无一人叫做“子尽”。

“沈沉雪,你是要那七十三人的性命,还是要你的‘子尽哥哥’?”夜阑最后几个字说的极重,杀戮之意明显至极。

沈沉雪一恍惚,一时有些分不清如今站在她面前的究竟是夜阑,还是当年笑意温柔的夜子尽。她被夜阑捏着下颔,疼了一疼才记起,夜子尽便是夜阑。

只是他同自己记忆里那个少年相比变化太大,才叫她一时有些忘了。

沈沉雪看着夜阑。

虽是知道眼前人已经将前尘旧事都忘了,沈沉雪心口还是不由自主疼了起来,她沉默半晌,道:“楼主可是罚够了?”

这边就是冷淡的楼主,那边是亲昵的“子尽哥哥”,夜阑还未分辨出自己的情绪,便冷笑一声:

“关水牢是罚你这毒妇伤了翡儿,既然你不肯乖乖在水牢里待着,竟还想同外人私通,那本座便成全你!”

夜阑手腕一翻,掌中出现个白瓷瓶。

熟练的将木塞扔到一旁,把瓷瓶递到沈沉雪唇边。

沈沉雪看着微微晃动的液体,心中突然涌现出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句边听男人悠悠开口:

“既然你对本座如此不忠,这“此情悠悠”就再适合你不过了。”

》》》点击全文免费阅读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