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竹马弟弟那么酷》VIP章节免费阅读_第 24 章:第一任狗带

《竹马弟弟那么酷》VIP章节免费阅读_第 24 章:第一任狗带

时间:2018-07-05 11:10:00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竹马弟弟那么酷》是由网络作家微风几许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黎恩是个标准的帅哥...在他成年的那天像这个姐姐表白了?非主流文章网为您提供《竹马弟弟那么酷》第 24 章:第一任狗带,感兴趣的赶快来阅读吧!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 24 章

第二天早上许书书出门前,黎恩已经起来了。

此时才早上七点半,冬天雾重,天都还没亮,天知道许书书给自己打了多少鸡血才努力从床上爬起来。头昏脑胀的收拾好下楼,黎恩都在煎蛋了。

“你要吃吗?”黎恩问。

“不吃。”许书书起得早就吃不下,“我出门了。对了,他们今天要回来了是不是?”

几个没良心的家长浪得差不多了,确实是今天会回来。

黎恩点头,补充一句:“哥哥上午也会回来。”

许书书鞋子穿到一半听到这句话,有点不自在的说:“哦……我中午可能不会回来了。如果我爸妈到你家,你叫他们拿走我的行李,我晚上会直接回家去。”

黎恩没表示反对。

等许书书拉开门要走,他才说:“你去酒店,应该在楼下大堂等项靖。”

这是昨晚那件事还没过去呢?许书书气笑了,她看起来是那么随便的人吗?还有啊,这个小鬼脑子里到底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恩。”许书书皮笑肉不笑,“你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吗?你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吗?”

不等黎恩回答,她又说,“你不知道!所以你不要管我了,我是大人,我自己有分寸。难道你觉得我会吃亏?”

黎恩站在厨房的光影里,背景是窗户外雾蒙蒙的灰色天空,他的脸是瓷白色,人水嫩得当真应了青葱少年四个字。无奈他的表情太淡,眸色太静,显得反而有点矛盾,又有点好笑。

“他不适合你,也不是真的喜欢你。”黎恩说,“你们不会很长久的,所以我才提醒。”

许书书有点生气了:“喂,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懂什么啊?”

黎恩说:“你也不懂。”

许书书将羊皮靴一蹬到底,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你说。”

许书书出门了。

路灯还亮着,早起的上班族们还在等公车,黎家外面的小公园里有老年人在锻炼身体,路边有一些卖早餐的小摊点。

她给项靖打了电话说自己马上过去,关于黎恩刚才说的那句“他不是真的喜欢你”却在脑子里回荡,气得她遇到流浪猫还把它凶走了。

臭小恩这是见不得她好吧,明明之前还警告她快过年了不能说不吉利的话,反过来就说他们会分手,这难道不是故意的?!

他们姓黎的讲话怎么都这样?黎戊是,连黎恩也是,一点也不会拐弯抹角直给人当头一棒。

许书书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心里腹诽着,到了酒店她还真的没上楼去,项靖一直说叫她上去等,催得她也有点不自在了。

后来项靖下楼退房,他们一起去了A市的著名商业街约会到下午三点。一开始项靖兴致不高,看得出不太高兴,到了下午要分别时这种情景才有所缓解。

机场送别的时候项靖要求一个离别吻,许书书再次亲在了他的脸颊。

*

作为大学生,寒假是轻松愉悦的。

因为许明哲和梁秀珠和好的关系,这一年他们没有留在A市,反而回了乡下去过年,颇有种终于一家团聚的既视感,连舅舅一家也从外地赶了回来。作为晚辈,许书书的压岁钱挣了个钵满盆满,因为第一年上大学的缘故,比上初一的表弟还挣得多。

许书书的表弟叫梁砚砚,两个人的叠音都很搞笑,站在一起只能凸显家长的恶趣味。

好在平时并不常见面。

大年二十八晚上,两人被使唤去买烟花。

走在乡下宽阔的道路上,表弟瑟缩得又像一只鹌鹑。

“你过来一点,怕个鬼啊!”许书书扯表弟的衣服,“冷死我了,胳膊借我!”

她都习惯了和黎恩走在一起就把手掌塞过去了。

表弟:o(╯□╰)o

同样是弟弟,黎恩真的一点也不怕她啊。很多时候许书书甚至都不觉得黎恩是弟弟,两人的交流完全在对等层面——当然,黎恩肯定不这么想。

“你最近成绩怎么样?”许书书随口问。

表弟惊恐:“姐,我错了。”

许书书:“??”

表弟要哭了:“我承认数学卷子是我伪造的,你别告诉我妈了吧。”

许书书:“……”

表弟真急了:“我不该谈恋爱,可是我是认真的啊!我以后还要和她结婚呢!”

许书书嘴角抽搐,要被不打自招的表弟蠢哭了,才初一就谈恋爱??现在的孩子比她还早熟吗?

她又想到了黎恩,黎恩那天会那么说,该不会也是在谈恋爱,以为自己有“恋爱经验”可以教训她了吧?!

哼,臭黎恩。

还诅咒她分手!

买完烟花回家的路上,表弟不知道是不是没开窍,作为男孩子一点风度也没有,沉重的烟花硬是让许书书一个提回去的。

回家后许书书立刻在舅妈面前把表弟卖了,顺便欣赏了一场舅舅也加入的男女混合双打。

事后许书书觉得,小孩还是分智商的,不是所有人都像黎恩那样滴水不漏,也不是所有小孩都胆大包天,还试图管她的事。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换个表弟。

如果把梁砚砚换成黎恩的话,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半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夏天。

果然不出黎恩所料,她和项靖没有长久,他们在夏天闹掰了。

许书书从来没想到这种狗血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那天下午项靖有一场篮球赛,许书书刚好有一场系里组织的学习不能去观看比赛。

项靖有点不高兴:“有时候我觉得除了女朋友的称号,你好像什么都不能做。我们真的在谈恋爱?”

许书书在电话里说:“你想我做什么?你有事的时候我也没强求你来陪我啊。”

“是吗?许书书,感情的事你要这么分?”项靖道。

许书书一下子矮了半截,她也清楚很多时候都是项靖在牺牲。可惜不等她说话,项靖就立刻挂断了。

他们在一起将近一年了,许书书对项靖的感情逐渐加深。

可是她的脾气、她的性格,好像处处都在和项靖作对。有时候她也想变得软萌一些,可是装不了多久就浑身不自在。她只想要对等的往来,不需要去哄项靖,也不需要项靖来哄她。作来作去谈恋爱有什么意思呢?

最近的感情分裂好像是出现在五一节后。

一群要好的同学一起去旅行,项靖和其他情侣一样订的是双人床房间,许书书却执意要换。

当时项靖就很生气,很多人在场又不好发作,后来也不了了之。

想到这里,许书书就翘了课赶去比赛现场找项靖了。

她到的晚,比赛已经进入了中场休息,前排的座位都没有,只好找了个角落等待。

她看见项靖接过了一个妹子递上的水,看见项靖揉了揉那个妹子的头发。

她看见比赛开始项靖灌篮的帅气身影,听见现场令人耳鸣的尖叫。

她看见项靖对场外比着那个常对她做的手势,看见项靖无意间掀起球服整齐的腹肌和晶莹的汗水。

她依旧心动。

比赛结束后许书书逆着人群去休息室找项靖。

走到外面时却听见一群男生的调侃。

“项靖!今天你的系花怎么没来?”

“别说了,我们靖哥当了一年和尚,系花的魔鬼身材看得到摸不到,有苦说不出啊!”

“是不是换了一个?那妹子给你递了好几场的水了,我昨天还看见你们去温馨宾馆。”

“啧,憋了这么久,新的这个会不会受不了靖哥开荤?”

许书书站住,什么妹子?什么换了一个?

是她刚刚看见的那个吗?

温馨宾馆?学校外面的小旅馆??

紧接着,项靖愠怒的声音响起:“都给我闭嘴!”

男生们的调侃只会因为他的恼怒更加火热,你一言我一语继续着。

项靖也不是真的生气,他闷声道:“我会跟许书书说清楚的。这事儿谁也不许声张。”

项靖拿着浴巾走出更衣室准备去洗澡,刚出门就看见了走廊上的许书书。

两人顿时陷入沉默。

最终是项靖先开口:“我们分手吧,书书。我和别人在一起了。”

许书书比想象中冷静得多,她听见自己说:“为什么?”

项靖道:“这个世界谁还谈柏拉图恋爱?我们在一起大半年了,连嘴唇都没碰过。许书书你扪心自问,你心里是不是装着人?”

许书书一下子被激怒了。

她冷笑一声:“装、你、妹。”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