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竹马弟弟那么酷】全文免费阅读_全世界唯一深爱的你,情有独钟!

【竹马弟弟那么酷】全文免费阅读_全世界唯一深爱的你,情有独钟!

时间:2018-07-05 11:10:00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竹马弟弟那么酷》是由网络作家微风几许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黎恩是个标准的帅哥...在他成年的那天像这个姐姐表白了?非主流文章网为您提供《竹马弟弟那么酷》阅读资源,感兴趣的赶快来阅读吧!‘’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 25 章

那天项靖还说:“我很喜欢你,许书书,我甚至可以大过年的抛开一切瞒着父母来找你。你很保守,我可以接受,但是你不觉得我太过于单方面的亢奋了吗?”

许书书很想大吼,保守个毛线啊!她一点也不保守啊!

她只是不想莫名其妙的当着很多人在奇怪的地方被亲得一塌糊涂,也不想让那种事发生在学校门口的肮脏小旅馆里!

项靖还说:“除了你心里装着别人我实在想不到其它的理由。”

许书书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你那个弟弟。”项靖道,“你那个弟弟和你不正常。你不觉得他的某些地方,例如鼻子和脸型和我很像?”

许书书气得浑身发抖。

她最后只对项靖说:“王八蛋,你别找这些可笑龌龊的借口了,你就是想睡我而已!”

项靖脸色铁青,许书书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来苏蓝分析:“我觉得你看起来很保守很聪明,其实你还是很蠢的。”

“你还是不是人……我失恋被绿诶,你竟然这么说……”

许书书躲在被子里面哭。别看她当时走得潇洒,其实一拐角眼泪就下来了。她喜欢项靖,喜欢他的单眼皮小酒窝,喜欢他的热情,也喜欢他在篮球场上的英姿。

她甚至悄悄看过C市的房子,她知道项靖是本地人毕业以后不会离开,她还想过要留下来。

谁知道她的初次恋爱会以这种形式告终。

苏蓝在视频里看她红肿的眼睛,很是心疼:“我还不了解你?许书书,我可能比你自己都了解你。只要你确定一个人,你就会毫无保留的付出。你是蠢啊,你哪里是保守,你根本是想要一种仪式感。项靖也蠢,他竟然不懂鲜花戒指,不懂天台吹风,星空接吻。”

许书书抽噎:“你在胡说什么啊?”

“听不懂就算了!”苏蓝说,“反正就是你心里还住着一个小公举。”

许书书不服:“我才不是。气死我了,我、我一定要去曝光那对狗男女……”

苏蓝翻白眼:“我说你会给自己惹一身骚信不信?这样挺好,项靖不懂你,还不如早点分手。”

“是他出轨!”许书书吼。

舍友们感觉房顶都抖了三抖。

她们已经在宿舍骂了项靖一个小时了。

苏蓝说:“许书书,你是不还想着黎戊?”

许书书大惊:“才没有!!”

苏蓝脑子比她清晰很多:“项靖没见过黎戊,以为他是和黎恩有点像,其实他比黎恩差得远了。我敢说他的鼻子像黎戊。我不信你没发觉。”

许书书无法接受这种说法。

她真的没有往那方面想过,就算真的有像,也只能说明她的口味很独特很专一。她真的一点也没再想黎戊了。

“以后会有一个懂你的人出现。”苏蓝最后安抚道。

很快到了6月中旬,梁老师打电话来,说黎恩就要中考了,让她打个电话回去鼓励一下。黎恩是学校的年级第一名,和他哥一样,老师很看重他,所以考试的压力很大。

不说黎恩还好,说起黎恩就许书书就来气。

她立刻拨了电话过去,响了几声,老天爷可能知道她要迁怒的是谁,来接电话的正好是黎恩。

“喂,你好。我是黎恩。”平淡礼貌的嗓音传来。

“黎恩。”许书书咬牙。

黎恩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本正经道:“书书姐,你找我妈妈?”

“臭黎恩死小孩白痴二百五智障乌鸦嘴!!”许书书一口气骂了个爽。

黎恩:“……”

许书书狠狠挂了电话。

“嘟——嘟——嘟——”

黎恩握着听筒,皱起了眉。

他拨回去,电话接通后问:“你怎么了?”

许书书不说话。

他便又肯定道:“你在哭。”

许书书一边擦眼泪一边凶:“要你管!你要考试就好好考,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黎恩:“……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许书书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强忍一周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句问话下冲破了临界点,她难过,她无法接受自己被甩,她觉得不公!

像很久以前那样,她在黎恩这种小孩子面前根本不用伪装,反正哭了也不会怎么样,她扯着嗓子嚎,根本不讲道理。

黎恩没再问了。

他拿着听筒,安静的等许书书哭完。

可许书书是没有良心的,等她哭够了,就再次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别打过来了!”

她擦干眼泪,看着学校的操场想,这是她最后一次为项靖哭。

和项靖分手这件事,以许书书在宿舍躺了一周而告终。

很久以后,黎恩才知道许书书是被人甩了——并且认为是他过年说她和项靖不会长久所以才会灵验的锅。

这一年暑假,许书书没见到黎恩。

听说他是中考状元,很多高中抢着要,最后他选择了母校就读。A市一种给他奖励了一笔钱,一家人出国旅行去了。

再次见到黎恩,许书书已经念大三,黎恩也念高二,整整十六岁了。

*

“许书书,你起来没有?”梁老师敲门。

昨夜下了一场暴雨,雷打到半夜才停歇,再加上停电,家里热得睡不着。许书书到凌晨入睡,此时只想捂着耳朵尖叫。

“快一点!已经十点了,你该不会想要我们是最后一家到场的吧?”梁老师念叨着,“你再不起来我就破门而入了!”

许书书爬起来,披头散发的去开门:“干嘛——”

梁老师骂道:“今天你黎叔叔五十岁生日,我前几天就跟你说了,昨晚也提醒了你一遍的。你是不是画图画傻了?天啊,看看你这房间……二十几岁的人了像狗窝一样!”

许书书听得耳朵起茧:“够了妈,我才二十一……”

梁老师说:“二十一也是二十几!我还能说九年。”

许书书才不信,她敢保证二十五之后她妈会换个说法——“你都奔三的人了”。

许明哲在外面喊:“少说她两句,她难得暑假回来,明年都工作了。”

梁老师这才罢休。

确实,孩子一长大,一工作,待在家里的时间便会少得可怜。

一家人开着车去饭店,黎家这次排场不大,请的都是熟悉亲近的朋友,还有一些至亲,许家自然在这个行列。

梁老师前几年大病一场,近几年在许明哲的照料下长回了一些肉,气色也好很多。再加上精心打扮,还是很有气质的。许明哲也英俊依旧,只不过两鬓染了点白发,看起来年纪大了些。

而许书书是个实打实的大姑娘了。

她前不久烫了一头微卷的头发,长发及腰,五官艳丽明媚,身穿白色吊带裙和高跟鞋,加上不耐烦的表情,倒是有几分明星相。

看到这样一家人,饭店的门童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饭店人多,许书书饶是个子高,也被人挤了好几下。

她的脾气其实已经比以前收敛了一些,最近画图画得厉害,长久不出门,就又开始露出烦躁的本性。

见了面,谢爱莎把她拉着看了又看:“书书真漂亮啊,我怎么没生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一家子硬邦邦的臭男人!”

许书书见了他们也还算乖巧,乖乖打了招呼,还甜甜的对黎有智说了好听的话:“祝叔叔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黎有智原本话少,也被哄得露出笑意来:“好孩子。谢谢,谢谢。”

谢爱莎说:“书书明年这时候就该毕业了,准备回来吗?A市可是一线城市,机会大得多!”

梁老师说:“看吧,她估计还得先在那边实习。”

许书书适时回答:“是的阿姨,还是看哪边的发展好。我是做服装管理的,之前老师倒是有介绍说去新京的影视经纪公司实习。”

谢爱莎一听,眼睛亮了下:“新京啊,也不错的!我们小恩也说要考京大,和他哥哥一样呢!”

说到这里,许明哲问:“怎么没看见小戊和小恩?”

“小戊去接女朋友啦。”谢爱莎说,“小恩在那边招呼长辈。”

许书书听到前半句,心里已经猛然一跳,不等她体会那滋味,已经下意识顺着谢爱莎手指的方向看去。

第一眼,并没有发现黎恩。

直到梁老师感叹了一句:“真快啊,小恩都比黎大哥还高了。”

对面那群长辈里,有一个身穿白色T恤的年轻人正在给他们亲手倒茶。

许书书看到那背影,只觉得陌生又熟悉。

年轻人长得很高,大约已经将近一米八的个头,生长的速度有点吓人。他的头发黑而干净,是属于少年人的流行发型。因为只看见背影,许书书能看到他那比从前宽阔很多的肩胛骨,挺拔的背部线条,以及一双破洞牛仔裤包裹下的长腿。

“小恩!”谢爱莎喊了一声,“过来!”

那倒茶的人便转过身来,许书书看见了一张褪去奶稚气息的俊美脸庞。

高挺的鼻梁,薄而冷淡的唇,幽黑明亮的双眸。

正是黎恩。

他迈着步子,淡定朝他们走来。

很快,那经过变声期后,醇如竖琴的清朗嗓音在许书书耳旁响起:“叔叔阿姨好。”

梁老师他们笑呵呵答应。

黎恩已经高出许书书半个头,他俯视她,用和过去完全不同的语气道:“书书姐,好久不见。”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