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曾想与你共白首》VIP章节免费阅读_秦子琛乔圆圆by秀儿

《曾想与你共白首》VIP章节免费阅读_秦子琛乔圆圆by秀儿

时间:2018-07-05 10:01:19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曾想与你共白首》是秀儿创作的一本新书,男女主角:秦子琛,乔圆圆。讲述了她爱着他,卑微到了尘埃里,这一切折磨只是开始,你欠我一条命,就该,用命偿。经历了五年前的那件事之后……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2章 乔圆圆,你真脏!

···········“不了,我可不敢破坏三哥的好事。”看到秦子琛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凌奕辰识趣一笑,“三哥,慢慢享用,改日我们兄弟好好聚聚。”

凌奕辰离开后,乔圆圆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她发现,因为刚才太紧张,她的双腿都已经站不起来。

凌奕辰跟她结婚,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报复。

以婚姻之名,将她绑在身边,让她求生无门,一生一世,只能承受他无休止的折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凌奕辰就认定是她爸爸强暴了他最爱的女人苏澜,害得苏澜含恨自杀,她只知道,爸爸深爱妈妈,他不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之事。

她为爸爸辩解,得到的却是凌奕辰加倍的羞辱,他说,父债子偿,她爸爸已死,他造的孽,就该由他的女儿来偿还。

乔圆圆觉得凌奕辰不可理喻,可他用嘟嘟的命威胁她,她斗不过他,只能与他开始了这场荒唐无望、有名无实的婚姻。

还未从思绪中抽离,秦子琛就寒着一张脸站在了乔圆圆面前,“还不出去?怎么,想要我在这里上你?”

不等乔圆圆说话,秦子琛就粗暴地将她压在墙上,狠狠折磨。

乔圆圆没有反抗,她怔怔地凝视着秦子琛的眸,如同着了魔。

她不懂什么叫做一眼万年,她只知道,从看到这双眸的第一眼起,她就控制不住地沦陷。

爱他,卑微到了尘埃里,只要他好好的,哪怕他会鄙视她、怨恨她,她依旧愿意守着那个秘密,一个人在地狱中沉沦,无怨无悔……

一直折腾到早晨,秦子琛才放过乔圆圆,他暴躁地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

五年前的七夕,他在餐馆等了她一整夜,可是后来,他等到了什么?

秦子琛寒寂的眸中,冷得寸草不生。

乔圆圆,游戏,才刚刚开始,你欠我一条命,就该,用命偿,我们,不死不休!

乔圆圆回到凌家的时候,婆婆姚曼丽和小姑子凌依依都在客厅里面。

凌依依眼神犀利,她一眼就瞥到了乔圆圆脖子上有一个红印,她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上前扯开乔圆圆的衣领,果真,在她的胸前发现了一大片明显的吻痕。

“乔圆圆,你竟然敢出去偷人!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哥,看他不弄死你!”说着,凌依依就拨通了凌奕辰的电话。

乔圆圆想要制止,姚曼丽一巴掌甩过来,打得她头昏脑涨,她那伸出去的手,也瞬间没了力气。

“乔圆圆,你带着一个野种嫁进我们凌家也就算了,现在还敢夜不归宿出去偷人!我们凌家容不下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姚曼丽趾高气扬地指着乔圆圆的鼻子骂,“我今天就让小辰跟你离婚!”

乔圆圆心中惨然而笑。

离婚?

若是她能跟凌奕辰离婚就好了,可悲的是,凌奕辰不会跟她离婚。

乔圆圆不说话,姚曼丽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中的感觉,她气呼呼地瞪了乔圆圆一眼,说话愈加的尖酸刻薄,“真不知道怎样下贱的父母才会教育出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淫娃生荡妇,乔圆圆,你该不会是妓女生的吧?”

“啪!”

乔圆圆一巴掌重重甩在姚曼丽的脸上,她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小脸,冷若冰霜,“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爸妈!”

“你,你敢,你敢打我?!”没想到向来逆来顺受的乔圆圆竟然敢打她,姚曼丽捂着脸,许久才缓和过来,她随手抓起一旁的烟灰缸就往乔圆圆头上砸,“贱人!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乔圆圆,你竟然敢打我妈,你真是活腻了!”

凌依依上前,对着乔圆圆也是一通拳打脚踢,她们教训乔圆圆,凌奕辰向来支持,她们有恃无恐。

凌奕辰回来后,斜倚着门,凉凉地看着姚曼丽和凌依依的巴掌拳脚招呼在乔圆圆身上。

阳光,洒落在乔圆圆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黄,那一身伤痕狼狈不堪,可她那微微昂起的下巴,那一脸的倔强,让她看上去,倒像是风雪中不屈的寒梅。

头一次,凌奕辰没有等到姚曼丽和凌依依发泄完毕。

他抓住乔圆圆的胳膊,就快步向门外走去。

视线无意中触碰到她掌心的刹那,他微微有些恍神,明明,看上去,是一双葱白水嫩的小手,掌心,却长了一层厚厚的茧,而这一切,都是这些年他的杰作。

压下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凌奕辰重重地将乔圆圆塞进后备箱,猛踩油门,疾驰而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面对凌奕辰,乔圆圆心中总会有说不出的恐惧,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颤意。

狭长的眼梢不悦地上挑,不知道为什么,他越来越讨厌她对他这般恐惧。不耐地蹙了蹙眉,凌奕辰阴鸷地扫了乔圆圆一眼,“乔圆圆,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等乔圆圆回答,他又恨恨说道,“今天是澜澜的忌日!”

听到凌奕辰这么说,乔圆圆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已经知道,他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跪下!”将乔圆圆拖到苏澜的墓前,凌奕辰冷声命令道。

没有丝毫的反抗,乔圆圆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麻木地跪在苏澜的墓碑前面,静静地听着凌奕辰对苏澜倾诉衷肠。

“乔圆圆,给我乖乖跪在这里,凌晨之前,你若是敢起来,这辈子,你都别想再见到乔念琛!”

甩下这句话,凌奕辰嫌恶地看了乔圆圆一眼,扬长而去。

乔念琛……

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乔圆圆眸中晶莹一片。

乔念琛是嘟嘟的大名,多可笑,经历了那件事后,秦子琛对她,弃之如敝屣,而她,却还用这样的方式,卑微地怀念着他……

乔圆圆走出墓园的时候,已经是漆黑一片,跪了十几个小时,她走路都摇摇晃晃,一道强光扫来,她差点儿倒在地上。

黑色的科尼赛克停在乔圆圆面前,秦子琛推开车门走下,瞥到乔圆圆膝盖上那一片明显的青紫,他眼底森寒一片。

“乔圆圆,你口味真重,偷人偷到墓园来了!”

秦子琛的声音之中带着明显的嘲讽,“被人从后面上的滋味很爽吧?你是有多饥渴,才跪成这样!”

乔圆圆扫了一眼自己的膝盖,她知道秦子琛是误会了,不过,他们之间,都已经这样了,他误不误会,并不重要。

她生嘟嘟的时候,没有人照顾她,她月子没坐好,身体毁得厉害,今天挨了那么一顿揍,又跪了这么久,她几乎撑不住。

不想在秦子琛面前展示出软弱的一面,她垂眸,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乔圆圆,你怎么就这么贱!没有男人,你活不下去是不是!”

秦子琛用力将乔圆圆摔在车门上,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纤细的脖子,几乎要将她的脖子捏断。

“对,我就是这么贱,没有男人,我活不下去!”乔圆圆努力压下心头的苦涩,“秦先生,请你放开我,别影响我去找男人!”

秦子琛狂怒如兽,他狠狠将她甩开,“乔圆圆,你真脏!滚!”

乔圆圆不会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她稳住身子,近乎仓皇地往前走去,只是,她还没走几步,一阵晕眩袭来,她就轰然倒地。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