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隐婚娇妻: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_叶澜汐顾沛卿by唐心白

【隐婚娇妻:别来无恙】小说免费阅读_叶澜汐顾沛卿by唐心白

时间:2018-07-05 09:30:52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隐婚娇妻:别来无恙》讲述了身为叶家千金,母亲被害跳楼。又被亲爹算计嫁给老男人,却爬上不知名男人的床,第一次就这样没了。谁知还没出宾馆门就锒铛入狱,被狱中女囚....非主流文章网为您提供第二章 孩子夭折阅读资源,感兴趣的不要错过了哦!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二章 孩子夭折

就在此时,牢房的大门忽然被推开,几个女囚吓了一跳,纷纷停手看着走近的几个警卫。

“你们在干嘛?”警卫的呵斥声响起,几人赶紧收手靠在蹲在了墙角,双手抱头,刚才的嚣张样子不复存在。

“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浑身是血的叶澜汐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抓着其中一个警卫员的裤管哀求着。

看她狼狈的样子,警卫也怕了,这事要是处理不好怕是会出人命。

其中一个警卫看着她的样子心里起了恻隐之心,他低声问另外一个警卫:“送医院吧,要是出人命我们也吃不好兜着走。”

对方点头,叶澜汐被送往医院。

叶澜汐躺在手术室,小腹一阵阵的疼痛,让她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她还是紧紧地抓着医生的袖子,祈求的说道:“无论什么情况,我只保孩子!”

医生漠然的点了点头:“叶小姐请放心,我们一定尽力!”

一波一波的疼痛袭来,整整十个小时孩子才出生,在听到孩子啼哭的那一瞬间,她绝望的一颗心像是瞬间恢复了生机,孩子,就是希望。

可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间感觉一大股温热的液体从她下体流出。

“病人血崩,赶紧抢救。”

伴随着医生的尖叫,她的意识渐渐抽离。

孩子,我的孩子,叶澜汐的手伸向对面托盘上正在哇哇哭的孩子。

妈妈想抱抱你,你是妈妈的希望,有了你,妈妈就算受再多的委屈,都值得。

透过窗外,可以看见大雪纷飞,把整个江城都覆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中,孩子的身影渐渐地和窗外的大雪融为了一体,她也失去所有意识。

二十四个小时之后,叶澜汐被推进了病房,脱离了危险。

病房的们被推开,护士端着托盘走进来,叶澜汐也随之缓缓睁开疲惫的眼睛,手覆上小腹,哪里已经平坦。

她扭头看着换吊瓶的护士,声音沙哑:“我的孩子呢?”

“夭折了,已经被处理了。”

什么?

是不是她听错了?

“护士小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的孩子刚才哭的很响亮的。”

“医院不会骗你,孩子只活了十二个小时,你昏迷了二十四个小时,请节哀。”

护士的话让她的呼吸一滞,那种深入骨髓的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来气,她拼命的摇着头,不,她不信,她不信老天爷对她如此残忍。

“不可能!我的孩子怎么会死,是你们在骗我。”叶澜汐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可是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去,这一刹那,大片大片的鲜血从她的伤口流出,叶澜汐抓着护士的裤腿,祈求的说道:“求求你,把孩子换给我,我就看一眼,求求你了,让看看我的宝贝。”

护士急忙喊来了医生,将她的伤口重新包好,最后在她近乎绝望的眼神中,护士漠然的回复一句:“对不起我们已尽力了!”

之后,她拿着托盘走出病房。

叶澜汐没有吭声,眼底一片死寂,小手紧紧的攥住,指甲陷进血肉中,顺着指缝流出。

眼泪在眼睛角滑落埋没在两遍的鬓发中,为什么?为什么连一个无辜的小生命也不放过?

手在小腹上游走那里已经空了,感觉不到他的心跳,感觉的不到他踢自己,自己的心也跟着空了,喃喃低语:“我的孩子……”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嘴里充斥着血腥味,她好疼,心疼,她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孩子的命,明明来到她身边,却又弃她而去。

她拔掉手上的吊针,下床小腹一阵一阵的疼袭遍全身,她一手扶住墙,一手捂着小腹,因为刚生产完,下身很痛,她无视这点疼痛,艰难的走到窗口。

窗外大雪还在下,叶澜汐伸出手接着雪花,雪花落在她的掌心,冰凉,就如她的心,悲凉。

此时此刻她软弱的一塌糊涂,窗外大雪纷飞,如柳絮随风飘,随风愈吹愈猛,雪月下越大,夹杂着凌冽的寒风,透露着一股悲戚。

绝望能使人绝地逢生,也能让一个人瞬间变得更加坚强。

叶澜汐勾起唇角,她若不坚强,没有人会懂她到底有多痛,她攥紧手掌,掌心的雪很快化为水,顺着指缝往外流,苍白的嘴唇干裂脱着皮,微张着呢喃出细语:“我若不坚强,没有会懂我要怎么继续生活下去,我若不坚强,没有人知道我微笑背后所隐藏的伤痛怎么激励我。”

她收回手,回到病床上躺着,望着上方,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下雪声。

“我的宝贝……”眼神从死寂,变得坚定。

她会把他深深的印在心里,烙印在她的血肉之中,更会让害她孩子的人付出代价,那怕要压上自己的命。


···········“贱人,在监狱里也能怀孕,果然是狐狸精,不如脱了衣服让我们也看看你的好身材,是怎么勾引男人的?”一群女囚直逼叶澜汐,为首的女囚阴狠狠地盯着她地肚子。

她蜷缩成了一团,缩在墙角双手捂着八个月的肚子,这些人无时无刻不刁难她,而她为了保全肚子里地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忍,忍到孩子出生,忍到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我最好奇的是,你这肚子怎么能大起来,不会是见了男人就脱裤子吧。”女囚嘲讽的说道,伴随着她话音的落下,牢房内哄笑一堂。

叶澜汐眉头紧皱,清澈的眸子绽放着寒意,她一手着扶墙,一手用力挣开女囚的手:“我们无冤无仇,况且我们都是女人何必这样为难我?”

“没听说过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吗?”为首的女囚悠悠的说着,像她们这样的人,出去是没有任何前途可言了,如今有人给大把的钱,让以后的生活无忧,所以这女人和孩子必须死。

叶澜汐紧紧的咬着牙关,一股酸涩冲进鼻腔,喉咙发干的说不出话,她知道是谁要害自己,可是却没想到即使把她陷害入狱,那些人依旧不愿意放过自己。

“姐妹们,只要这个女人一尸两命,我们出狱后就吃喝不愁了。”

对方的话让她心头一颤,被陷害失去清白,那怕被陷害入狱她也没有哭,可是这一刻,她却湿了眼眸,下意识的双手护住肚子,强装镇定:“你们最好不要乱来,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的话并没有让对方收敛,反而让她们猖狂的大笑起来。

绝望能让一个人绝地逢生,也能变得更加坚强。

如果可以,她不想提起叶家,可是为了腹中孩子,她必须征求一线生机。

叶澜汐放低姿态,看着在场所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江城叶家你们听说过吧,只要你们放了我,等我出去,一定厚报……”

“少来,当我们是傻子,你申请保外候审都能被驳回,还当自己是叶家千金?他们还会管你,姐妹们上……”

她是一个孕妇,哪里是她们的对手。

很快叶澜汐被她们打倒在地上,知道自己无力抵抗,只能卷缩着身体,把肚子护住不让她们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她睁着眼没有哭,此刻她依旧坚强,心里不断祈祷老天爷不要让她的孩子有事。

可是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她慌了,眼泪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往下滚惊慌失措的喊:“救命啊…来救救我的孩子.......”

几人一听蹲下身子唔住她的嘴,没有人闻声过来。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眼里都是死寂,如果不是这个孩子到来,也许她早就死了,是这个意外得来的生命,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如今,她却不能护他周全,不,即使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不能放弃,那怕希望渺茫。

她张开嘴,用力的咬下去,那个捂着她嘴的女囚惨叫起来,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打过来。

叶澜汐的头一偏,脸火辣辣的疼,可是她不在乎,只想救下腹中孩子,趁机大叫起来:“来人救命啊,来人啊……快来人……”

“贱人!”为首的女囚再次捂住她的嘴,她也不敢把事情高大,命令另外几个人:“把我枕头下的匕首拿过来……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