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竹马弟弟那么酷全文阅读_【黎恩许书书】免费阅读_微风几许著

竹马弟弟那么酷全文阅读_【黎恩许书书】免费阅读_微风几许著

时间:2018-07-05 09:29:12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竹马弟弟那么酷》是一本青春言情小说,小说作者微风几许。小说主要简述了黎恩和许书书两个姐弟般的青梅竹马。他们的感情发展自然,而且超甜哦,很多小伙伴吵着要看这本小说,这里就为大家带来了全文免费资源,想看的赶快来吧。

第二章阿姨

回到家里,梁老师正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看狗血偶像剧:“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许书书整个人都丧丧的。

早上出门前她跟老妈讲这晚有同学过生日,会晚点回来,出门前还打扮了一番,谁知道阴沟里翻船泡汤了。

人算不如天算,只要一想起来黎戊说的那些话,她就觉得自己真的脸很大!

凭什么以为人家喜欢她啊!

“哦……有点不舒服,就没去了。”许书书扔下书包,走到冰箱去拿冰水喝。

知女莫若母,梁老师当然看得出来她并没有不舒服,应该是哪里的中二病又犯了,就不以为意地说:“才刚热了回来,不要急着喝冰水……”

谁知话还没说完许书书就不耐烦道:“知道了!”

她的声音很大,梁老师住了口。

许书书立刻就内疚了。

她垂头丧脑地把冰水放回去,蹭上沙发:“妈对不起,我心里烦。”

梁老师拍拍她手:“跟个狗一样,心里有事藏都藏不了,说说?”

这要是以前,许书书也就老老实实的讲了,父母离婚之后,自己从小跟着母亲长大,她什么糗事她妈没见过?可惜黎戊他偏偏和自己家有那一层关系,这说起来太尴尬了,万一她妈和闺蜜说漏了嘴,她还要不要见那一群女人了?

许书书随便找了个借口,扯了一些学习上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才问:“你上次说,那个,你发小的儿子也在我们学校念书来着?我当时没注意听。你再说说?”

梁老师说:“是啊,这都快十年没见面了,说起来以前我和她可是死党。我离婚后觉得丢脸和她们那群都断了联系,谁知道上次在我们学校碰见她了,她居然正好带小儿子来报钢琴课,这才又好上。怎么了?”

什么叫好上。

说得跟你俩谈恋爱似的。

许书书对她妈的用词随意很无语,偏偏还要套消息,扭扭捏捏道:“那个……那位阿姨的儿子是不是姓黎啊?”

“对啊。”梁老师扯了面膜开始按摩脸,“黎戊,谐音是礼物,两口子搞浪漫取的。我见过两次,又高又帅的听说学习很好。”

许书书心凉了半截。

黎戊真的没撒谎。

梁老师的八卦雷达却很准确,立刻狐疑道:“你喜欢上人家了?”

许书书吓了个半死:“什么鬼!才没有!”

“那你问什么?”梁老师不信。

许书书早就演技浑然天成了:“哦,那个嘛,人家是年级第一,我这不成绩差吗想着有关系什么时候去请教一下学习心得。”

母女俩对视片刻。

梁老师眯着眼睛道:“学习使人进步。”

许书书一本正经道:“学习使我快乐。”

彼此都在对方眼睛看见了不信。

“这么晚了我先睡了啊困死了明天放假不要喊我起床——”

很不走心的打了个哈欠,许书书逃回了房间里。

她扑到了枕头上,趴了片刻又锤了几下床,依旧是气得想打开窗户大吼几声。

她这次真的丢死脸了。

第二天是真的放假,老天爷倒是给了许书书一个去学校直播吃shi的缓冲时间,还是挺厚道的。她在床上赖了半天才爬起来,一进客厅就发现水漏了一地,梁老师正在阳台修洗衣机。

“下楼去帮我接个人。”柔弱的梁老师拿着扳手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一小孩儿,比你矮一个头,长得挺好看的。”

许书书:“来补课的?”

梁老师在钢琴学校任职,家里也有专门的琴房,偶尔会有开小灶要考级的学生来家里补课巩固,所以下楼去接一接人不奇怪。

许书书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要去接谁,当然同意了。

她这个人比较臭美,除了上学穿校服,平时私服都非常潮,紧跟各大时尚博主的步伐。

曾经某乎有个问题“不知道自己长得美是什么体验”这个问题差点没把许书书笑死,除了眼瞎谁都知道自己长啥样吧,美而不自知这种美女应该有的人设许书书才没有!

许书书在A市一中还挺出名的。

她今年十七岁,身高已经有近一米七,鹅蛋脸,长头发,还有一双杏仁眼。

有的时候斜麻花辫、半丸子头、双马尾,走的日韩少女风,有的时候长卷发化个妆,也走得欧美系。梁老师把爱美这个基因很好的遗传给了许书书,以至于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出门倒个垃圾也要收拾一番。

涂了个口红下楼,许书书推开单元门往小区门口走去。

远远地,她看见了一个背着书包的身影正在门口保安处登记。

等都得近了,她才发现有点眼熟。

清爽学生头,白皮肤大眼睛,少年老成的气息,不是黎家那小鬼是谁?

等等!

许书书忽然有了一个非常不祥的预感。

——“一小孩儿,比你矮一个头,长得挺好看的。”

该不会?!

那小孩儿已经登记完,手拉着书包的带子往里走,正四处打量着偌大的小区似乎找不着路。

他也看见了许书书,不过表情没什么变化,甚至看上去像是不认识般,用的是那种看陌生人的眼神!

小孩儿对她礼貌的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紧接着开口道:“阿姨,请问十一栋怎么走?”

许书书那紧张的心情顷刻间被“卧槽老子要弄死你”的心情代替了!

“你再说一遍?”许书书磨牙。

“阿姨,请问十一栋怎么走?”

竟、竟然又说了一遍……!!

许书书的血条受到二次攻击,扑簌簌少了一大半,强撑着虚弱的躯壳道:“你是不是眼瞎……”

是不是因为身上这件波点复古衬衣?

她可还是少女啊!苍天!

小孩儿再次打量她,似乎什么记忆终于从他脑海中冒了出来,眼神变得有些迷茫:“啊,你是昨天到我家来那个——”

“好了!”许书书粗暴的打断,行为和她今天的打扮完全相反,一点也不像个淑女,“你是不是到梁老师家来补课的?”

小孩儿点头:“是。”

“这边!这么简单都找不到路笨死了!”许书书没好气大步走向前,也不管人家是不是跟得上。

身后那小孩儿也只好加快了脚步,不料许书书却忽然一个转身,两个人差点撞上。

小孩儿有点嫌弃她的莽撞,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怎么了?”

许书书凶巴巴的交待:“昨天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来你就死定了。知道了吗?”

小孩儿冷淡的眸子在阳光下近似于琥珀色,一点也没有被吓到。

不过他似乎对透露人家的隐私没有兴趣,只是点了点头。

两人回到家里,梁老师还没修好洗衣机。

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女儿表情很奇怪,因为注意力都被后面那个跟着进步正乖乖换鞋的小鬼吸引了。许书书稍微松了口气。

“小恩,怎么样,热不热?”梁老师走过去把小孩儿往里带,“今天外面还是很热啊。”

“梁老师好。”小孩儿乖巧打招呼,果真没说起昨天的事情。

“这是我女儿许书书,和你哥哥一个学校的,今年开学就高三。”梁老师笑眯眯的介绍,“你可以叫她书书姐。”

“书书姐好。”小孩儿说,“我叫黎恩。”

许书书在梁老师看不到的地方做了个“算你识相”的动作,小孩儿明明看见了,却没什么反应。

梁老师有所察觉,立刻转过头来瞪她一眼,还补充一句:“小恩是乖孩子,许书书你不准欺负人家。我打电话叫人来修洗衣机,你们先喝点东西。”

许书书差点被亲妈抓包,干笑道:“小恩呐,过来过来,你要喝什么?”

黎恩摇摇头:“谢谢,不用了。”

他取下自己的书包把曲目教材等都翻了出来,梁老师打电话前带他去了琴房。

不巧的是,那个修洗衣机的人需要保修卡,梁老师不得不又耽误时间去找保修卡,就让许书书先去陪黎恩练一段。

“当”一声,冒着冷气的拉罐放在琴盖上,许书书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和这个小鬼杠在一起了!

黎恩却瞄一眼那拉罐,面无表情的说:“你不是有了?”

凶巴巴的许书书一口水在呛在喉咙里,气势矮了大半。

什么?这是在用昨天那个恶作剧威胁她吗?!

她半天才缓过来,恶狠狠的说:“你敢告诉我妈试试看。”

黎恩依旧很冷静:“如果真的有了,还是不要喝含有酒精成分的饮料。”

许书书气炸,一把拿过琴谱:“废话少说!把这里到这里,这几个小节,弹给我听听看!看看你是什么水平,以免我讲得太深奥你听不懂!”

黎恩弹之前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对之前的事情做了总结:“撒谎是不对的。”

》》点击全文阅读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