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 - 弹指江湖 - 青春校园 - 百味人生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热文推荐《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_莫涵雨by小珞惜小说

热文推荐《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_莫涵雨by小珞惜小说

时间:2018-07-04 17:51:47 来源:爱情小说 点击:
《豪门恩宠:老公夜夜欢》是由网络作家小珞惜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故事讲述了被姐姐送上姐夫的床,该死的男人却怎么也甩不掉。 世界上大概没有比她更惨的人了……非主流文章网为您提供第二章 想男人想疯了?

小说状态:已完结
推荐指数:★★★★★


第二章 想男人想疯了?

···········褪去白天的疲惫,席泽风走进卧室。

还未开灯,便看到有一个人影坐在床上,换做别人或许会吓一跳。

但是席泽风却只是淡定的打开灯,意外的看到竟然还是昨天那个女人。

一身红色半裸情趣内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想起昨晚的美好,让他小腹一紧,某位兄弟暗暗有抬头的趋势。

“呵,你是不是忘记我说的话了,就算是缺男人,也别找到我这里来。”

莫涵雨咬了咬牙,想起父亲的话。

脸上立马露出了魅惑的笑容,双手攀上他价值高昂的白色衬衫:“姐夫,我是真心喜欢你,再说了外面那些男人,哪里比得上你。”

“喜欢我?我记得昨天是谁口口声声的说,自己有男朋友的?”

“姐夫,你就原谅我吧,这不,我知道自己错了,特地过来给你赔罪。”

她特地的换上了这件衣服,特地抹上了香水,就是为了让这个男人可以速战速决。

“哦?那你打算怎么赔罪。”

“讨厌啦,你说怎么就怎么。”

这幅样子,就好像混迹于风尘的女子一样,要不是她这双眼睛还算是清澈……

清澈个鬼,昨天还爬上自己的床,今天又这幅样子,来勾引自己。

席泽风紧握住她的手腕,让她远离自己,萦绕在鼻尖的味道,让他有些不适应,昨天她好像没有抹香水。

“喜欢我的女人多的是,想要和我共度一晚的,也多的是,你觉得我凭什么会看的上你……”

是啊,他凭什么会要自己。

莫涵雨却丝毫不气馁:“但是那些人看中的都是你的钱,而我对你是真心的,相信我姐夫。”

“真心?那你告诉我,你究竟多么的真心。”

怎么表达真心,这件事情确实有相当的难度。

但是眼下,却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她慢慢的拉下了那件睡裙的拉链,里面除了一件内衣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赤条条站在他的面前,上面还有昨晚两人在一起的痕迹。

席泽风眼神一暗,而她却露出一抹魅惑的笑:“姐夫,怎么样,满不满意。”

“果真是贱人,在自己的姐夫面前竟然可以脱成这样。”

上都上过了,还矫情什么,而且这一切都是为了救自己的男朋友。

“姐夫,现在相信我是真心的吗?”

“喜欢脱是吧,喜欢勾引男人是吧,今天我就多叫些人过来,让你一次性尝个够……”

一句话,莫涵雨彻底的笑不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席泽风,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恼羞成怒了,竟然敢直呼我的名字了,刚才不还一口一个姐夫吗?”

莫涵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姐夫,我只要你,不要别人。”

“说,到底是谁让你来的。”

他知道了,他怎么会知道的,不行为了救许南浔她一定要成功勾引上他。

该死的男人,怎么还那么冷静。

不应该受不了直接扑上来吗?看来她是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没……没有人让我来,是我自己要来的。”

“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外面就有很多保镖,我可以让他们一个个进来,或者一起进来,你选一个吧。”

席泽风做事雷厉风行,从来不说谎话。

要是那么多人一起来,她想死,既然他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莫涵雨索性咬了咬牙,说就说,谁怕谁。

“我说,我说。”

“穿上。”席泽风把一件衬衫扔给了她。

莫涵雨穿上之后,坐在床边一字一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席泽风。

席泽风若有所思,却没有丝毫意外,好像早就知道一样。

“既然这样,那姐夫今天是我打扰你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站住……”

“姐夫,还有什么事情吗?我真的只是为了救我的男朋友,对姐夫绝对没有丝毫非分之想。”

她的样子,和之前大相庭径,那一双清澈的眸子,透着无辜无奈。

她说她对自己没有丝毫非分之想?那是不是代表着,就算是经过了昨晚那一夜,她对自己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有意思!

见席泽风不说话,莫涵雨又紧张了起来,扯着身上的白色衬衫。

“姐……姐夫,我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以为我会轻易的相信?”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回去对峙,相信他们不敢骗你的。”

真相他当然会查找,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席泽风一把搂着她的腰迫近自己。

“这件事情暂时放下,眼下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小腹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她后知后觉的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手心冒汗:“姐夫,你自己说你女人多的,该不会……”

“自己做的事情,不应该自己去收拾后果?你挑起的火,你负责熄灭。”

“不,绝对不行,姐夫。”

“在我的面前没有不行,只有我要不要,现在我要你。”

他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对着她的唇印了上去。

可是莫涵雨却一脸嫌弃的偏过头,席泽风的唇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姐夫,我求求你了,昨天的事情是一件意外,我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现在我们都是清醒的,不要一错再错。”

昨天,她可以把责任推到药物身上,不是她自己自愿的。

但是现在,她要是还和席泽风做出这种事情的话,怎么还有脸去面对许南浔呢。

“勾引我不是你的目的吗?我想就算没有你爸妈的命令,你也会来吧,你这个贱货……还装什么清高。”

被拒绝本就心情不好,她竟然还一口一口的对自己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发没发生,他说了算,她有反悔的余地吗?幼稚的女人。

“我不是……”

被他压在身下,周身包裹着他的气息,他的手指顺利的滑进她的衣服之内。

在那柔嫩的肌肤之下,留下一串一串属于他的印记。

“不是……明明就已经动情了,还说不是?被人强也这么有感觉吗?”

他的手指伸了出来,指尖带着一些湿润的痕迹。

她又不是石女,无欲无求,他这样又摸又亲的,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

“我刚才只是想到我男朋友了,才不是因为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莫涵雨就算是在这件事情上,依旧十分固执。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他而产生这样的感觉。

“他?那个废物?”

“你不许说他是废物,他是我男朋友,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是的,只要有许南浔在自己的身边,她就什么都不害怕。

“啊……”

陌生的感觉传来,她不舒服的皱起眉,即便不是第一次依旧很痛。

接下来,他毫不客气的律动,好像要把她吞灭融入骨血之内。

“我告诉你,在我席泽风的床上,就算只是一个床伴,还没有人敢想别的男人,你是第一个……”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样做,对得起我的姐姐吗,你对得起你的婚姻吗。”

她哭着拍打着他,可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婚姻?莫涵雪?你觉得你姐姐这样的女人值得我为了她放弃外面的世界,说到底,她和那些女人没有什么两样,如今她不能怀孕,还不如外面的那些人。”

本来就是商业联姻,给她一个妻子的身份,也算不得什么。

只要她安分守己,不给席家丢脸就行。

结果……她竟然用心思用到了他的头上。

莫涵雪,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丈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不要,不要……”

身上的男人几乎不知疲倦,一直在她的身上耕耘到了后半夜。

她有气无力,就连呼吸都是奢侈的。

这个男人,为什么精力会那么好……

姐姐平时,是不是都不让他吃的,才会这么饥渴。

带着这样的疑问,莫涵雨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席泽风起身,走到了窗边,手中拿着一个手机,在黑夜里显得有些突兀。

“爸……是我。”

“风?有什么事,我记得国内现在是后半夜,凌晨。”

是有什么急事,非要大晚上的给他打电话。

席泽风淡淡的说道:“爸,我和莫涵雪要离婚了。”

“什么?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要离婚了,夫妻两个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谈的。”

结婚不容易,岂是说离婚就离婚了。

“我不是来问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应该通知你一声。”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指尖的烟也吸完了。

他侧头,接着月光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莫涵雨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甚至不惜来,诱惑他这个魔鬼。

“讨厌,不要了……”

迷迷糊糊中,她还是感觉到很难受,席泽风竟然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细小的难以察觉。

看来今天确实是累坏她了,不过,她就算是想要休息,也休息不了多久。

“唔……”

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莫涵雨大声的吼道:“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说完,她整个人又躺了下去。

席泽风眉头突突的跳了两下,这个女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只是一句话,她所有的瞌睡瞬间消失不见。

双眼睁得大大的的看着席泽风:“姐夫,你起得怎么早啊。”

昨天,明明他几乎和自己一同睡觉的,怎么看起来他的精神那么好。

不公平,这个世界对她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穿上衣服,跟我走。”

“去哪里?”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