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团 - 公文写作 - 心得体会 - 工作报告 - 自我鉴定 - 活动总结 - 演讲稿 - 哲学 - 学生评语 - 工作总结 - 合同范本 - 演讲致辞 - 文秘写作 - 条据书信 - 礼仪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写作文库 > 心得体会 > 经验交流材料 >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10篇)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10篇)

时间:2018-06-07 14:10:02 来源:经验交流材料 点击:
飞越疯人院影评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一):

  《飞越疯人院》一片根据坎·凯西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拍摄。影片上映后,不仅仅获48届五项奥斯卡奖和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两项奥斯卡奖提名,而且取得了商业上的巨大成功。《飞越疯人院》也是继《一夜风流》(1934)之后,又一部获五项主要奥斯卡奖的影片。

  本片是美国70年代社会电影的代表作。影片以其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出色的表现力一举夺得了1975年第四十八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女主角、最佳导演和最佳改编等五项大奖。影片虽然采用了好莱坞电影中经常涉及的精神病患者这一老题材,却因为其注入了新的社会好处和内涵而大获成功。影片中的精神病院实际上是美国病态压抑的工业化社会的缩影。影片具有深刻的寓意和尖锐的讽刺力。影片表面上是在叙述一个精神病院中所发生的杯具故事,实则却展现了那种为了个性解放而孤军奋战的英雄,由于找不到正确的解放道路而最后为社会所吞噬的悲惨命运,有着浓重的杯具色彩。

  《飞越疯人院》讲述麦克墨菲为了逃避自己犯下的强奸罪,而假装精神失常,被送入精神病院观察.在死寂沉闷的精神病院里,他自在随性,爱干什么干什么,调侃护士长,在病院里赌博,打篮球,唤起了那些病人们的自我.他们开始敢于说出自己的主张.之后,比利在护士长瑞秋的逼问与指责下歌腕自杀,麦克愤怒了,冲上前掐住护士长的脖子.之后,他被送上楼,切除了脑白质,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白痴.好友酋长不愿看到这样的麦克,用枕头闷死了麦克,然后用当年麦克玩笑时说的台盆砸开了窗户,逃离了疯人院.

  关于疯子

  疯人院里,疯子是谁,正常人又是谁[由www.fzlhw.com整理]

  我们划圈圈,用条条例例规定,什么样的人是疯子,什么样的人是正常人.但是,我们有什么资格这样规定.我们不是世界的主宰,我们没有权利规定别人的人生.麦克决心去打破这种局面.他嘲讽护士长,公然的在疯人院赌博,打篮球.麦克热爱棒球,当世界锦标赛开始的时候,他要求护士长能够播放转播,但是,护士长却屡次因为人数未超过半票而拒绝了他.当酋长在最后举起他的手的,护士长仍然凭借超过会议时间拒绝了麦克的要求.麦克的失望不言而喻,瑞秋却冷淡的关上窗户,还带上了锁.转身播放了”规定”要播放的歌曲.最具冲突的反抗开始了,他当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转播,而他自己则充当播音员,转播着赛事,煽动着气氛.瑞秋明白,自己被光明正大的嘲讽了,她愤怒,却不表现出来,而是再次条例化的向上级报道.

  病人们反抗时,医生护士们用电击,被打,逼迫病人们服用自己不乐意服用的药物.难道,这不是一种病态吗!难道这就不疯狂了吗!都是人类,都是苍生,为什么要彼此折磨为什么要强迫别人这是病态的欲望!想要窥析别人的欲望!瑞秋是这种欲望的代表者.她逼比利去回答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她明明看到比利痛苦的抓着脖子上挂着的银制项链,嘴唇痛苦的颤抖又抿紧,她却一再的逼问,去逼问这样一个结巴的连话都说不好的孩子.当那天比利能够自流的说话的时候,瑞秋的逼迫使得一个精神已经恢复健康的人再次失常,再次回到原先的样貌.最后,当比利和凯蒂做爱被发现后,她又一再的追问比利,为什么要这么做.抓住了比利的死穴,说要告诉比利的妈妈.她一再的逼问,让比利痛苦的背叛了自己珍重的朋友,而后最后承受不了痛苦而割腕自杀.瑞秋这样不也是很疯狂吗别人不愿意的事,为什么非要他说为什么非要把别人逼到绝境再说自己没有错把自己规划在道德的圈圈中,颐指气使的说谁的对的,谁又是错的.这难道不也是病态的吗病态的条例化,病态的道德化,病态的个人主义化.

  关于情感

  情感谁都有.疯子和所谓的正常人都是怎样对待感情这个问题的呢

  哈尼在与她妻子的问题时说:“这是我生命的全部好处,就人与人的关系是形式与资料的关系.这是明摆着的事情,我不是在谈论我的妻子,我是在说我的生活.我说的不是一个人,我说的是所有的人,我说的是形式,是资料.我说的是人和人的关系.我说的是上帝,鬼神,地狱,天堂,你明白了吗”他的话是没有条理,是很混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但是,他在乎,他在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思索人们相处的问题,他有自己的情感,他不是象一个机器一样,对人际关系之类毫不在乎,这才人是,被称为感情动物的人.

  而所谓的正常人,却能够冷淡的和别人持续距离,用自己的黑衣将自己与别人划分开来.能够带着讽刺的微笑看着别人的痛苦,看别人的挣扎.当麦克不愿意吃药的时候,她带着冷酷的笑容说,我们总会有办法让你吃.变相的强迫,对别人的毫不在乎.她只会命令,只会规定别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那么,难道有感情的人便是疯子,格式化的人,没有感情的人就是正常人了吗

  关于飞越

  在篮球场,麦克完成了第一次飞越.他攀在酋长肩上,挣脱了束缚,逃离疯人院.带着病友们一齐到海边去钓鱼.麦克戏耍了鱼村管理员,管理员瞬间意识到,他们是疯子.在海上,麦克让CHESWICK掌舵,开始,CHESWICK很不安,连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紧张的发抖,但是很快,他便体会到自己掌舵的乐趣,不仅仅是掌舵这艘船,更是掌舵自己的人生,恢复自我.他们在海边钓鱼,感受久别的乐趣与自由.钓到大鱼时的快乐与自豪.病人们发现,外面的世界与精神病院是多么的不同,外面的世界色彩缤纷,有着灿烂的蓝色.说到那里,便让人想到他们在病院打牌时的场景.病院里,他们赌博的时候,灰暗的病院里,病人们身上清一色苍白的色彩,只有麦克身上穿着件蓝色的衣服,就象大海的颜色,就象天空的颜色,就象自由的颜色.麦克是多么的不同,他身上代表了自由与自我.

  关于麦克与酋长

  我认为,这是友谊,真正的友谊.酋长的举手,酋长帮忙麦克越过精神病院的铁栅栏,酋长帮忙跟病院管理殴打中的麦克,最后,酋长也亲自结束了麦克的生命.酋长当时反复说:”麦克,我不能留下你,我不能把你留下.”但是,麦克再也不能应和他的,他失去了脑白质,成了白痴.于是他就亲手结束了麦克的生命.然后用水池砸开窗户,在病人们的欢呼声中逃离了病院.逃向了自由.春上村树说:”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麦克没死,他将自我赋予了那些失去这些的病人们,并以此延续开来.使得生者能够更好的生存.

  关于自由

  这部影片是美国的.崇尚自由的美国.高大的自由女神像,美国的独立州各自的国旗,无不宣示着它是充满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单这是真的吗麦克的梦是能逃到加拿大,安迪的梦是逃到墨西哥的小岛.为什么他们都愿意逃到异乡美国的自由民主是虚伪的,自由是资本家的自由,不是人民的自由.民主是政客的民主,不是百姓的民主.麦克他们都是被统治的那一部分人,什么自由民主,对他们来说都是虚无的.在病院里,瑞秋统治他们,在外面,法律体制统治他们.自由什么的,没有.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二):

  看罢《飞越疯人院》这部电影,我开始思考,在这个真实的世界的我们,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主角。

  我期望我是麦克墨菲,这个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有点过头,却能够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在乎各种条条框框规规矩矩的束缚的年轻人,虽然他表面上或者在一些行为上让普通人无法理解,甚至是违法,但是我想他最多但是是一个不听话的捣乱分子。而有时候我是酋长齐弗,想要像麦克一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却因为各方的压力只能压抑自己,选取持续沉默和放下自己的真实追求。但是也有的时候我会变成那个满脸严肃的护士长,处在一个高位用一些所谓的规矩管制其他的人,迫使他们放下自己的想法,而听从统一的规矩。或许更多的时候,我就像那群病人,盲目而麻木,从一开始就被一套约定俗成的规矩或者方法固定,按照统一的模式生活着,最后忘记了自己是谁。影片表面上是在叙述一个精神病院中所发生的杯具故事,实际上却展现了那种为了个性解放而孤军奋战的英雄,由于找不到正确的解放道路而最后为社会所吞噬的悲惨命运,有着浓重的杯具色彩。

  《飞越疯人院》是一部扣人心弦的作品。影片以疯人院为舞台,着重反映了一种在当时所谓现代化管理的社会中,人们被紧紧束缚而动弹不得的恐怖景象。这种景象深深地抓住了每一位观众的心,使人感受到一种深切的恐怖。有人说影片中的疯人院实际上映射的是美国病态压抑的工业化社会的缩影。但不管是不是这样,不管是生活在哪个时代,总会有这样一种有些压抑的状态,使得人们慢慢失去自我放下本应属于每个人的对自由的追求。主人公麦克默菲的对自由的追求和最终的悲惨遭遇深深地体现了人们所受的压抑和杯具命运,使影片具有了一种感人至深的效果。影片的结尾是全片的点睛之作,充满了使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氛,却也是最为感人的一个段落。在昏黄的光线下,酋长来到麦克默菲的床边,呼唤着他,而麦克默菲却只能报之以白痴的喃喃自语。酋长一边说着“我会把你带出去”,一边用枕头闷死了他。这一场景令人不禁潸然泪下,同时更令人感到了一种深重的难以名状的压抑。酋长逃出令人窒息的精神病院,也正象征着人性的回归。能够说,这部影片是对压抑人性的现代工业化社会的重重一击。

  没有人愿意说自己是个疯子,我们都是正常人,然而在疯子眼中我们却是不可理喻的异类。麦克墨菲和酋长齐弗是疯子吗?在护士长眼中是的,在院长眼中是的,于是麦克最终被变成了白痴。而在我眼中,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护士长才是一个疯子,她所标榜的采用先进的药物与精神治疗方法,其实却把病人视如动物,剥夺了他们的基本生活权利和爱好。每一天进行的谈话治疗,一遍又一遍地刺痛病人的内心,让他们不停地回忆起自己想要永远忘记的最悲痛的记忆,却美其名曰只有这样才能帮忙他们;娱乐时间放一些病人听不懂也不喜欢的歌曲,而不允许他们观看他们更喜欢的棒球比赛,哪怕是透过举手表决也依然面不改色的禁止病人追求他们喜欢的东西;当看到听不见也不会说话的酋长开始开心的打篮球时,她脸上的表情不是欣慰而是担忧。她在担忧她的权威受到威胁,她在担心她的命令受到违抗。影片中塑造的这个人物就像是一个教条化的魔鬼,她古板的表情和冷漠的眼神,折射出她颗麻木不仁的心灵,这和麦克墨菲丰富的人物表情和有些疯狂的心态构成了一个十分强烈的比较和对抗。护士长就是这个人群的统治者,就是这个工业社会的代表。如果动摇她的地位,或者违反了她所规定的体制,就要受到严格的处罚,被打,被电激。在这种暴力

  的统治下,使病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敢提任何意见。

  影片的中间,当看到麦克他们出海钓鱼,看到他们找来女子和比利在一齐,看到他们暂时的胜利和欢乐,我几乎已经完全融入进去,和他们一齐简单地快乐着,忘记了那必将来临的命运。当麦克墨菲最后被送去手术,我几乎快要落泪。这样鲜活的一个人,他的调皮和活力宛然还在眼前,却始终斗但是社会的规范,转眼间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他不是植物人,手术后过一些日子以后他能够起床,吃饭,说话,但是他已经不再是麦克墨菲,只是护士长的成功作品而已。人世间最大的悲哀,只怕莫过于此了。

  酋长齐弗在逃跑之前,为什么要杀死麦克墨菲?这是一个再简单但是的问题,因为他明白,如果真正的麦克墨菲还活着,必须会觉得宁可死了,也不愿意过行尸走肉的生活。也因为在他的心中,这样的麦克墨菲存活在世界上,是一个极大的失败和讽刺。麦克墨菲以前说过,他们要离开疯人院,——获得自由对他们来说,便是最大的胜利。此刻这样的麦克墨菲怎样才能够离开,怎样才能够自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死去。齐弗杀死麦克墨菲,只是帮忙他作出最后的抗争,然后带着麦克墨菲的思想和期望,冲出去寻找他们的自由。

  我深深的被麦克墨菲在影片中说过的一句话感动,“至少我尝试过了。”麦克墨菲因为受不了疯人院对人的压迫企图搬起一个洗手台砸碎窗户逃走,而病友们都打赌他搬不起那个沉重的台子,他并不服输,在用尽全力屡试屡败之后他放下了,落寞的走开,然后对自己,也是对所有人说,“至少我尝试过了。”

  麦克墨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就是那个在深夜里撬走你自行车的家伙。他就是那个在酒吧里调戏你女友的家伙。他就是那个爬上你亲手栽的樱桃树,大肆饕餮的家伙。他就是那个酗酒唱歌,吵得你整宿睡不着的家伙。他就是一次次把你气得想抄家伙的混球,在你咬牙切齿唾骂其为人渣的时候,言辞间不会留有半点同情。然而看到最后为何大家都会为了他的死流下了一行行热泪,为他的死悲痛,怒斥那间惨无人道的疯人院和那冷血的护士长和院长,却从没想过自己在现实中也可能是护士长的帮凶。

  人们更想要的是安全,而最安全的立场,就是“跟大多数人站在一齐”。麦克墨菲们之所以被打入另册,无非是他的自行其是破坏了游戏规则,大伙为了自己的安生,把他送进了高墙里面。随后,我们就把这个过程群众遗忘了,并且无比心安理得。人类的聪明莫过于,永远能够为自己找到合情合理的立足点,能够在价值决定的杠杆上表演花巧的体操,而且绝少失误。一种挑衅体制的诉求冥冥中催生出下贱的移情作用,当麦克墨菲被疯人院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家忽然又成了它的亲密战友,称他为英雄,与他一同企盼起“自由”,勾划着一次完美的越狱。而事实上自己也是将他推向死亡的众人之一。

  我开始焦虑,当我把注意力集中于护士长的身上——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和专业主义者,原则至上,一丝不苟地做着任何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如果说麦克墨菲是我们内心某一部分的投影,护士长难道就不是我们内心另一部分的投影?在我们自以为掌握了真理的时候,当我们拒绝深入和关怀一种完全陌生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全然无意之中做了跟护士长一样的事情?在这样的视角下,我们欲除之而后快的“坏人”、“神经病”、“无赖”、“奸小之徒”,其身份是否都那么可信?

  当然,这是一个能够被意识到,却无法弥补的问题。但是奥妙在于,那里的许多人甚至拒绝被唤起这种意识——当他们把自己假想成受害者的时候,他们是满足的,但是当你指出他们也可能是施害者的时候,他们却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

  谁都向往自由,但是若不能直视自己人性中的天然缺陷,你并不会因这种向往而变得高尚。

  以商业片而言,《飞越疯人院》表面上对疯人院制度的控诉,是大众所能理解与理解的,而剧情中的欢笑、愤怒等,更是能够吸引住观众至结尾。就哲学片而言,它更是深刻的反映了人类社会制度、公理、法规的缺陷。这种无法弥补的缺陷,也存在在每个人的性格中。究竟谁是疯子,是有缺陷的我们,还是想方设法来弥补这个缺陷的麦克墨菲们,亦或是无限放大缺陷的护士长们,这是一个被思考了无数遍却没有答案的问题。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三):

  《飞越疯人院》影评

  一向以为飞越疯人院是一部简单带有喜剧色彩的电影,而影片的结尾却太出乎我的意料一个生机勃勃的生命就这样变成了一具死尸,跟可笑的是这竟是一种获得公众认可的治疗方法(脑白质切除术曾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影片的前部分也有许多精神病患者的令人发笑的举动,麦克墨菲的到来带来了跟多的生气新的赌博形式,篮球赛,出海钓鱼,还有最后的party,女孩和比利在一齐,他们快乐,尽情享受着常人的快乐,忘了自己是精神病患者,和他们一齐简单地快乐着,而最后比利和麦克默菲的死令人悲哀不已。

  麦克默菲刚到精神病院又蹦又跳以为自己跳脱了劳教的束缚,确实如果他自私一点完全能够保全自己,明显的有三次机会他能够逃脱精神病院,第一次出海捕鱼,借着齐弗有力的臂膀他简单的翻出围墙,本以为他会走上越狱的征途,但是他却开车带着病友们出海捕鱼,给病友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治疗”,第二次在聚会的晚上,窗门大开,但麦克默菲为了帮忙比利而留了下来,如果说出海捕鱼的时候麦克默菲并没有真正条跑的意愿。那么第二次的时候他已经受过电击治疗的痛苦,听说了即使到了刑期结束他也不可能离开精神病院的事实,但是他还是留了下来,这体现了麦克默菲重感情,人性化的一面。第三次是比利死时候,他有机会离开,但是他不能也不可能离开,直接和护士发生肢体上的冲突,麦克默菲最强有力对这个制度的挑战,只一刻的愤怒也早已超越了病与不病的本身,就让所有受着这种制度压迫的人民的小宇宙一齐爆发吧。

  影片结尾对于麦克默菲的死,如果他不管病友。只顾自己享受生活,完全能够很安逸,抽病友的烟,赢病友的钱,开病友的玩笑,但他并没有将他们视为精神病患,相反他却想帮忙他们走出精神病,走出这个制度。这也触犯游戏的规则,说大了也就是作者所要体现的社会制度对人压迫,没有什么比麦克默菲的毁灭更能有渲染力了。比利的死也就促使麦克默菲不能就这样飞跃疯人院。比利的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维护麦克默菲以及病友的利益,这也体现所谓病患人性的一面,和护士的冷酷无情构成鲜明比较。

  印第安人齐弗成功的被麦克默菲感化,影片中他曾说麦克默菲和他父亲一样强壮,但是被人利用,还是逃脱不了杯具的命运,也预示了麦克默菲的命运。最后齐弗没有在失去麦克默菲像失去父亲那样装聋作哑,而是直面生活,勇敢的尝试成功的prisondreak,黎明时分奔向丛林,也真预示着阳光即将普照大地,预示着这种残酷毫无人性治疗制度必将被改变。最后是由齐弗结束麦克默菲的呼吸这不让感到一丝无奈,但是这就应也是拥有脑白质的麦克默菲的意愿吧。

  比利最后说话流利了,但在护士长丝毫不在乎比利病情的好转,几句简单威胁下,比利一下子不知所措,牢牢的被护士长所控制,也许这也就是护士长满足个人控制欲望最邪恶的本质吧,影片开始护士长与病患开着座谈会,病患之间一些牛头不对马嘴对话然人捧腹,甚至有种对护士长的崇敬的错觉,但是一旦她失去对病患控制力,自己扭曲的满足欲望不能满足时,本性就展露无遗,从时间表,到扣留病患香烟,以至于最后比较利的威胁。比利就是护士长扭曲本性的最好作品,到你里的毁灭就是错误治疗说法的最好例证。

  麦克默菲的成功在于它并不将病患视为玩物,被控制对象,相反的而是人性化的一面,出海钓鱼,球赛,party,在这些活动中每个人都像正常人那样,这对原有的座谈会制度是个极大的讽刺,这也是影片像带来的社会好处吧。精神病治疗的目的并不在于如何让病患屈服于制度的控制,而是促使他们忘了自己是精神病,融入正常人的生活,这也要求我们要用正常人的目光去看待他们,帮忙他们。从某种好处上说影片中就两种人一种所谓病患和所谓的医生,两种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明白人,而唯一不明白也就是麦克默菲了吧,他不明被为什么病患主动要求来理解治疗,不明白比利,他想帮忙他们,影片中麦克默菲最后有个长时间的特写镜头,面部表发生了去多次诡异的变化,演技精湛啊,估计麦克默菲自己也在审视整件事情,对于这些不知自己所作的病患的帮忙值不值得,几次表情由明变暗,由暗变明,由明变暗,由暗变明,最后还是带着欣慰的笑容看向窗外,向往完美的未来,令人感动啊。对于一个空的电视机现场解说也是精彩至极啊。

  片中有很多细节能够仔细回想,病患只吃药不吃饭,没有吃饭的戏份,哈哈,以上个人见解,准备去拜读小说,就应会更精彩。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四):

  看《飞越疯人院》这个片子是因为这个片子很有名,该片在当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横扫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及最佳改编剧本五项大奖,这五个最最重要的大奖,几乎能够称得上大满贯了,奥斯卡多年历史里一向喜欢重要奖项影帝、影后、最佳导演和最佳影片这四个最重的奖分流的,能够同时荣获这么多奖的片子极其少数,但是就1943年的《一夜风流》和1991年《沉默的羔羊》再加上这部,三部而已!

  关于墨菲的手术,搜来的资料:这部电影对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精神病院能够算是很真实的描述,病人完全没有人权,虐待时有发生,治疗方式十分单一,最有力的工具就是电影里所有人都害怕的电击治疗。而对精神分裂症的终极治疗方式就是墨菲最后所理解的额叶切除手术(lobotomy)。大脑每个半球分为四个叶,额叶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大约占1/3体积,切除以后人会失去很多功能,包括很大一部分的性格(personality)。这在此刻看来绝对是极端不人道的手术,但是当年手术的创始人Moniz却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在电影中疯人院一向黑暗、暴力,和监狱一样,是剥夺了自由的人,和监狱不同的是,监狱里的人有无辜、有实际真的有罪的人,而疯人院关的那些病人,他们被认为是不是病人,并没有什么很确实的证据,就是根据医生的判定而已。片中在对墨菲是否有精神病的判定,有医生说他是正常人,有医生说他是有病,而护士长这个代表说墨菲有病得很,需要她的治疗。就是因为墨菲不安于社会,反抗社会,就被定性为了精神病人。是否有精神病的判定的权利就在某些卫道士手上,不服从社会的人,她就认定你是精神病,要改造你。这个和现实的社会何其相似!

  每个病人都是美国工业社会的病态象征,每人代表着一个特征,拉奇德护士长就是代表着权威和约束,镇压着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束缚着他们追求自由,每一天的交流会,她让大家袒露内心,透过这样她掌握了每个人人的弱点,不让人有保密。据说片中的病人有人是演员,有几个就是真的精神病人,所以才能够将精神病人演的十分真,扮演者确实是真的。片中有个很讽刺的片断,墨菲带着那些病人出海的时候,船主问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墨菲说他们都是精神病院的高级医生,病人们也一个个装得很象,这些病人这时候看起来都很正常,船主也相信了他们确实是医生,疯人院和现实社会究竟哪里才是真的有病?

  疯人院里面到处是规矩,作息时间、吃药、开会,都是规矩,墨菲无疑是外来者,透过种种努力去打破这个牢笼。墨菲问拉奇德护士长可不能够改变一下,奇德护士长回答,以前定下的,不能改变,还用种种手段压制了大家的意愿,尤其是墨菲的不同意见。用自身的行动去鼓励大家的觉醒,他在护士长不让看球赛的时候,用自己激情的现场解说来对抗护士长,病人们一齐喝彩。在他的激励下,医院的气氛已经不一样,病人的情绪也不同了。在墨菲能够轻易逃出去的时候,为了比利能够体验生活,他让女友陪他。这个行为有象征好处,在伊甸园,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才真正了解了人的真谛,而比利透过这样的成人礼,找到了自信,在以前他说话结结巴巴的,第二天他能够流利应对拉奇德,完全成长了,但是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是受到了上帝的惩罚,而拉奇德也扮演着这样的主角,她明白比利内心最大的弱点,用让他妈妈明白来攻击他,比利一下子崩溃了,最后自杀了。而墨菲因此疯狂攻击了护士长,导致了惨无人道的脑切除手术。

  墨菲没有逃走是表面是因为帮忙了比利,喝酒醉了,实际上是因为当一个人,去反抗、去应对整个世界,在体制面前的巨大力量,碰得头破血流甚至失去了生命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有这样的结局几乎是必然的结果。酋长本来是装作痴呆,因为父亲因为力量被别人利用身亡,自己不想如此,才混迹其中。墨菲是代表者自由,而疯人院是代表着束缚。墨菲用自己的行动、热忱激发了酋长,墨菲这样的人真的失去了人格,无疑是行尸走肉,如果他有选取还不如死了,作为已经准备一齐逃走的酋长,是了解他的意愿的,所以酋长在杀死墨菲的时候,是说要和他一齐逃出去,奔向自由。最后酋长举起墨菲努力过而又没有能够成功的水槽,砸开窗户,带着墨菲的期望逃出了疯人院。

  疯人院多么象现实社会,僵化的社会容不得异己,吃人和杀人的体制,片中的护士长相信每个人都能够在自己的记忆中找到差不多的人,她就是卫道士的代表,不服从的人在她眼里就是精神病。向往自由的人,在这些人、这些体制下,反抗只会头破血流,之后很多人或许就屈服了,成为象其他精神病人一样的人,但是墨菲不是,他说他至少努力过了,只是整个社会的力量,一个人又怎样对抗得了,最后只有付出生命为代价。片子里,墨菲虽死,还有酋长带着墨菲的期望飞越了疯人院,而现实里社会就是最大的疯人院,你又能够飞越到哪里?

  《飞越疯人院》——现实能够飞越吗?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五):

  《飞越疯人院》:将一切抹黑的悲凉

  如果没有《飞越疯人院》,我会笑着相信人世间的光明。但是这天,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这个社会有太多的死角是我看不到的。

  很少有一部影片能够让我融合得如同我也身在其中,《飞越疯人院》却成功地把我带入了这样的境地,随着影片的发展,我和他们一齐欢笑,一齐悲哀,然后痛苦……

  我不明白,Jack.Nicolson年轻的时候这样狂野,一颦一笑都那么富有不羁的美。由Jack饰演的麦克默菲由于厌恶监狱里的强制劳动,装作精神异常而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自从他来到后,本来平静的精神病院就沸腾了。

  精神病院远非是麦克默菲想像中的自由的避难所。护士长拉契特制定了一整套秩序,一切都要以此为准则。没有人能够违背她的意愿。病人们受到了严格的管制,还不时的受到她的侮辱和折磨。她似乎很热衷于搞乱病人还不太脆弱的思维。麦克默菲对拉契特的行为十分不满,不时以冷嘲热讽的方式对她加以攻击。在精神病院里,病人们被剥夺了自由地追求自己生存欲望的力量。拉契特处处和麦克默菲为难。她用大音量的刺耳音乐折磨病人们,并冷酷地拒绝降低音量的要求。在酷爱棒球的麦克默菲提出看世界锦标赛的实况转播时,拉契特又想方设法推搪拒绝。虽然麦克默菲最后得到了高大的印第安人“酋长”齐弗的支持,凑够了表决的票数,但拉契特却又以表决时间已过为借口而拒绝打开电视机。

  麦克默菲想让病人们打起精神,快乐的生活一天。他偷偷把病人们带上了汽车,来到了一个小港口。他们偷了一条船,到远海钓鱼作乐。病人们欣喜若狂,过了十分快乐的一天。回来后,精神病院本打算遣走麦克默菲,此时,拉契特却假装好心地以不能对病人那么不负职责为由,把麦克默菲留下来继续任她折磨。此时,麦克默菲更得知了自己无法离开精神病院,他气愤异常。偶然的机会,麦克默菲发现大家都以为是聋哑人的齐弗竟然会说话,而且把麦克默菲当作自己最好的朋友。于是,两人开始计划出逃。不久,他把自己的女友和另一个女人弄到了医院,闹得天翻地覆。当夜,他本想逃走,却由于喝醉而功亏一篑。闻迅赶来的拉契特,抓住比利的弱点——他的母亲刺伤他,以至于刚刚开始趋近于正常化的比利崩溃自杀,而冷酷的拉契特却无动于衷。这使原想要爬窗逃离病院的麦克默菲再也抑制不住怒火,他扑上去掐住了拉契特的脖子。拉契特没有死,可麦克默菲却受到了最惨无人道的待遇。病院切除了他的脑白质,使他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白痴。齐弗满怀期望地盼望着麦克默菲的回来,回来后却悲伤地发现麦克默菲已经不再是那个充满热情和善意的青年。他悲痛地将他搂在怀里,用枕头闷死了这个灵魂已经死亡的躯壳。之后,齐弗砸开了铁窗,

  逃出了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此刻,苔伯一声尖叫,划破了精神病院的宁静,也宣泄着自身的压抑。

  我不明白,这是不是中国和国外的区别。中国的医院,大概包括精神病院,都有一种共识,就是尽可能地让病人提早离开医院,一面占有医院的床位和资源。而国外的医院就会为了折磨病人,而强行占有病人的一切?我第一次觉得护士是那么可怕的个体。她们居然能够那么漠视关爱这个词!

  我很喜欢齐弗这个主角,他的内心世界是我们最无法探寻的,而麦克默菲成功了。而齐弗是唯一一个获得自由的人,他真正得到了麦克默菲的真传,即使麦克默菲被他无情地掐死,他也是正确的。麦克默菲的灵魂已经转向了齐弗。这个呆头呆脑的印第安人才是主角,是他飞越了疯人院。

  很有印象的一句话是,麦克默菲的女友Candy在汽车上问那些病人:“Youallcrazies?”然后,病人们满足地点头。当时我真有一种痛心的感觉。也许连Candy都不觉得这些人到底和正常人有什么区别,而他们,在像拉契特那样的人的引导下,已经完全默认了这个事实。这就是精神病院的作用吗?它到底是一个救治病人的地方,还是一个把正常人推向精神边缘的地狱呢?

  我一向同病人们同欢喜着,最后却让我泪流不止。不仅仅仅是麦克默菲,还有可怜的比利……我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生活的世界是那么的肮脏。在那些没有人关心的死角有那么多和杀人放火一样丧尽天良的事情正在上演着,我突然觉得很可耻,我居然和那些卑劣的人一样被称作正常人,如果我也是crazies中一员,我是不是会安心一些呢?

  我不能在这样想下去了。《肖申克的救赎》最后不还是完美的吗?所以,世事不总是那么糟的,我务必放开这一切,尽管一时半会儿也不太可能,因为我实在太爱这部影片了。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六):

  当我看完《飞越疯人院》走出教室的时候,脑子里一向沉浸在伤感与思考中。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美国最好的电影之一。平静的表面下,有一种疯狂欲待爆发;令人窒息的环境中,潜藏着对压抑人性的现代工业社会的重创。一个为了个性解放而孤军奋战的英雄,找不到正确的道路而最终为社会所吞噬,悲惨的命运令人潸然泪下。

  作为一部富有内涵的政治片。《飞跃疯人院》有它的时代背景,代表了一个特定时代的事情,代表了那一整代人。本片是根据美国作家肯克西于1962年出版的同名小说所改编。作者借助疯人院,来讽刺当时的美国工业化社会,全文充满了浓烈的反教条化主义,提倡个人自由解放思想。我深知西方世界在二战后在思想界出现的自由主义、追求个人幸福的潮流。60年代的美国是一个动荡不安的社会,二战带给人民的创伤还未消退。紧之后就是东西方冷战,出现了麦卡锡主义、黑人民权运动、肯尼迪遇刺、越战泥潭等等。随着一系列的社会动荡和社会矛盾,在美国的文学界诞生了许多具有划时代好处的文学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以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所代表的“垮掉的一代”。在这种大时代的背景下,就催生一种追求个人主义思想的潮流,这种思想体现就是这部导演米洛斯福尔曼于1974年拍摄的电影《飞跃疯人院》。

  首先,导演的用意很明显,把疯人院比喻成一个小社会,就是这个时代的缩影,把那群疯子比喻成人民,就是被统治的阶级,而护士和医生则是统治者,医院的规定就是教条,就是法律,丝毫不允许任何人违背,这和当时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很相似。在教条的规定下,你务必要严格的服从,没有民主,没有自由。当片中的这些疯子,就像机械一样所不停的重复着每一天所做的事情的时候,片中的一位主人公出现了,他就是麦克墨菲。

  这个人物的到来有两个好处,首先他不是一个疯子,他是一个正常人。他不是疯子当中的叛逆者,他本性中就有一种不受约束、向往个人自由的精神。他的到来,能够说很严重地动摇了统治者的地位。同时把自由主义的精神传播给了每一个病人。一开始,麦克墨菲就不停的启发这些病人,鼓励他们做一些正常的人的事情,让他们每人找到自己的闪光点。比如片中打篮球一幕,麦克墨菲就很好的利用了酋长的身高优势,带领一群疯子赢得了胜利。从这些疯子的表情上,体现出了一种自信和高兴,因为他们在教条主义的管理下,早已经失去了自我和自信。然后麦克墨菲又带着他们去钓鱼,让他们去享受正常人的生活。渐渐的这些人找到了自我,找到了正常人的思维。当回到疯人院中,这种自由思想的体现,就于教条的管理产生的巨大的矛盾和冲击,首先就影响了拉奇德护士长的统治地位。

  拉奇德护士长简直就是一个教条化的魔鬼,她古板的表情和冷漠的眼神,所折射出她麻木不仁的心灵,这和麦克墨菲丰富的人物表情和有些疯狂的心态构成了一个十分强烈的比较。护士长就是这个人群的统治者,就是这个工业社会的代表。如果动摇她的地位,或者违反了她所规定的体制,就要受到严格的惩罚。被打,被电激。在这种暴力的统治下,使病人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不敢提任何反对意见。电影中有一个经典的镜头,当麦克墨菲提出以民主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是否收看一场重要的橄榄球赛时,被护士长断然拒绝。麦克墨菲发起投票,当后一票产生的时候,护士长却以投票时间结束为理由拒绝了他们的提议,这使得麦克墨菲极为气愤,就像是民主被专制扼杀了一样。但是麦克墨菲并没有气馁,他用唐吉-珂德的精神胜利法,对着毫无影像的电视机发出疯狂的呼喊,并现场解说起了球赛,这让其他的病人都振奋了,都在疯狂的呐喊着。这是精神民主的胜利。

  虽然处于护士的高压控制状态,但是那些疯子为了争取自由还是不断挑战她的权威。片中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甚至出现了在反抗无效的状况下,几个疯子采取了精神胜利法的方式来到达满足自己欲望的目的。这从反面点出了疯人院的专制统治的可怕,影射出一个更令人感到恐怖的社会现实。试想,在这样充满着束缚和捆绑的社会条件下,又能出现多少个真正正常的人。在我看来,这样的条件,只能培养出一大批麻木者和一些为了自由而奋斗的可悲的“疯子”。

  电影中的酋长也是导演刻意安排的,他在本片起到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负责传播麦克墨菲的精神和自由的思想的作用。这个作用在本片的结尾所体现。当逃跑失败后,影片到了最后的结尾,结尾充满了暗寓,也很巧妙,导演没有刻意的安排一个戏剧中常见的完美结局,而是编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寓言。酋长来到麦克墨菲的床前,此刻的麦克墨菲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他的小脑已经被医生破坏,彻底成了废人,所以眼前的麦克墨菲只是一个没有思想的躯体而已。酋长用颤动的双手把麦克墨菲活活捂死,而后搬动了水箱砸开了铁窗,跑到了属于自由的大地中去。麦克墨菲的死,其实并不让人悲痛,一具没有任何思想肉体死亡,代表了灵魂的解脱,酋长的逃跑,实际上已经把麦克墨菲的思想民主和自由主义所带走,传播到远方去。当一个病人被巨大的声音所吵醒,看到酋长的逃跑,从心底发出了真正的呐喊和尖叫,那种叫声就像威廉·华莱士在就义的时刻所发出的呼唤——为自由而战!从这个结尾当中,我们看到了期望,看到了恐怖社会的最后一丝光明。

  麦克墨菲最后死了。他的死在当时这个社会是必然的命运。我在看电影时,对影片前半部分感觉十分压抑,直到最后结尾的高潮,突然豁然开朗,找到了全剧的好处所在。影片借酋长之手宣告了独裁、暴政的末日,宣扬了自由、民主的重生。正是酋长砸碎了禁锢的窗户,才使整个疯人院里受到痛苦折磨的人们重新寻求自由的价值。也唯有如此,麦克墨菲才不会白白死去。

  《飞越疯人院》将成为我记忆中不可抹去的光辉。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七):

  《飞越疯人院》影评:自由何以成为杯具

  我觉得,人们对于这部电影的口碑已经完全具备了社会学的研究价值。因为看完OneFlewOvertheCuckoo'sNest的,十之八九是热泪盈眶的模范观众——他们天性善良、追求自由、尊重个性、反对桎梏、对待顽劣孩童很萌很有爱。于是,乌托邦的敌人,似乎仅仅是一小撮冷血的护士长而已。

  这显然不贴合世界的本质。

  换一个角度说:McMurphy在现实中的投影是什么呢?

  他就是那个在深夜里撬走你自行车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在酒吧里调戏你女友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爬上你亲手栽的樱桃树,大肆饕餮的家伙。

  他就是那个酗酒唱歌,吵得你整宿睡不着的家伙...

  对了,他就是一次次把你气得想抄家伙的混球,在你咬牙切齿唾骂其为人渣的时候,言辞间不会留有半点同情。

  嗯,我想说的就是这个——相比自由,人们更想要的是安全,而最安全的立场,就是“跟大多数人站在一齐”。McMurphy们之所以被打入另册,无非是他的自行其是破坏了游戏规则,大伙为了自己的安生,把他送进了高墙里面。随后,我们就把这个过程群众遗忘了,并且无比心安理得。

  人类的聪明莫过于,永远能够为自己找到合情合理的立足点,能够在价值决定的杠杆上表演花巧的体操,而且绝少失误。一种挑衅体制的诉求冥冥中催生出下贱的移情作用,当McMurphy被疯人院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家忽然又成了它的亲密战友,称他为英雄,与他一同企盼起“自由”,勾划着一次完美的越狱。

  这不是很奇怪么?

  我想为这部电影续写一段,那就是酋长壮烈地逃跑之后,披头散发、满身泥水、气喘吁吁、面目狰狞地敲响了你——一个对McMurphy寄予无限同情的善人的家门。

  自由何以成为杯具?

  因为你就是那把锁。

  =========================

  豆瓣评价的上限只有五星,我则实在想给出六星的好评。

  为那一个McMurphy,为那无数个模范观众。

  =========================

  这一段作为对秋夜星空的回复,也是对正文的最后补充。

  秋夜星空:

  不瞒你说,电影我看过两遍,第一遍真的也能够算是个模范观众,而第二遍,我开始焦虑,因为我的注意力开始集中于护士长的身上——一个彻底的理性主义者和专业主义者,原则至上,一丝不苟地做着任何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如果说McMurphy是我们内心某一部分的投影,护士长难道就不是我们内心另一部分的投影?在我们自持掌握了真理的时候,当我们拒绝深入和关怀一种完全陌生的生存状态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全然无意之中做了跟护士长一样的事情?在这样的视角下,我们欲除之而后快的“坏人”、“神经病”、“无赖”、“奸小之徒”,其身份是否都那么可信?

  当然,这是一个能够被意识到,却无法弥补的问题。但是奥妙在于,那里的许多人甚至拒绝被唤起这种意识——当他们把自己假想成受害者的时候,他们是满足的,但是当你指出他们也可能是施害者的时候,他们却感到自己受到了伤害。

  谁都向往自由,但是若不能直视自己人性中的天然缺陷,你并不会因这种向往而变得高尚。

  最后,我对“善”与“恶”的本质讨论没有兴趣,因为在我的字典里,人性是不可能被净化的——任何想当然地试图净化人性的人,即使是借着自由的名义,其灵魂中也必然住着一个暴君。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八):

  疯人院显然是个隐喻。这隐喻在当时看来便似乎太浅显,何况这天已经有不少人看过了《肖申克的救赎》和《楚门的世界》;当然,有些人会愿意扯上《看上去很美》,姑且算它一个吧。

  麦克墨菲显然是个混混,而且有点小聪明,靠着装疯卖傻躲避了牢狱之灾——虽然代价是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护士长拉契特显然是个好人,道德上完美无缺,是个完美的制度与即成世界的捍卫者。影片最后小混混墨菲成了英雄,而“该院最好的护士”拉契特却是个地道的恶魔。这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

  实际上,抛去各种影评和溢美之词给我们戴上的有色眼镜,我们能够感觉到,是“疯人院”这个环境成就了麦克墨菲,因为他若在一个相对正常的环境里,他能做的事就只有“至少五次因闹事被逮捕”——无论以他所处的时代或者我们此刻的眼光来看,这样的人都无法被称为英雄。但恰好他被送进了疯人院,他不安分的性情,让他打破的制度恰好是那么不合理——而我们能够想见,以他的性情,合理的制度他也会打破的。所以,可谓是“时势造英雄”,麦克墨菲被人称道的英雄主义色彩似乎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浓烈,而所谓的“殉道精神”更是有点生拉硬拽。

  但是,毕竟麦克墨菲是作为一个被艺术化、夸张了的形象出此刻影片里的,从戏剧效果的角度思考,麦克墨菲的流氓气与护士长拉契特的道貌岸然构成的强烈比较,很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且,我们应当能够看到的确是他的这股与众不同的流氓气,让他对制度——他才不管这制度是好是坏,只要这制度限制了他——无比憎恨和对自由极度渴求,让他对生活充满激情,让他尝试“飞越疯人院”。如此便够了。何况鲁迅他老人家的那句“对手如凶兽时就如凶兽,对手如羊时就如羊”也能为他开脱不少。一个执着于“费厄泼赖”的道德完人,有多少激情来抵抗不自由、来应对如潮的不讲究“费厄泼赖”的敌人?只有流氓才能对付道貌岸然的卫道士,这似乎是我们不得不应对的事实。若麦克墨菲是个道德高尚并有极高觉悟、已经自我觉醒的很有境界的正人君子,我会以为我是在看一部长春电影制片厂出产的片子。

  关于护士长拉契特的评价,相对而言,似乎能够简单很多。很多人认为她是个恶魔,这大概是没错了。但试图透过举她大声播放音乐来“折磨”病人、在病情讨论会上揭病人伤口等例子来证明这个结论,则显得有点太过简单了。若她这个主角如此单薄,如何让她的扮演者路易丝弗莱彻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实际上我们纵观整部电影,看不出拉契特有任何透过虐待病人而获得快感的迹象。

  播放音乐是好的,而有些老人耳朵不大好,需要大点声,似乎没什么问题;透过大家讨论来治疗病人,出发点也显然是没错的;大部分人,个性是些老人家习惯了现行的作息时间,不因棒球比赛而改变作息,免得打搅了他们,道理上也没错。单纯地从动机而言,我们看到拉契特是处处为病人着想;哪怕结果并不尽人意,她也没有从病人的不悦、甚至痛苦中获得任何恶意的快感。也就是说,道德上她似乎无懈可击。但事实上,过大的音量的确影响了病人的正常交流;而大部分的病人其实不想暴露私、揭自己的伤疤;有不少病人是很想看棒球赛的。于是我们发现,拉契特之所以为恶魔,正在于她是个好人,是一个道德上完美无缺,对制度异常执着的人,正是这种占领了道德制高点的优越感,让她在“一切都是为了病人好”的道德掩护下丝毫不顾忌病人的感受,一意孤行地坚持不合理——她当然不这么觉得——的制度,伤害——她也当然认为是在帮忙——病人。这不禁让我们想到我们中国的那些“存天理,灭人欲”的道学先生们,当他们把出轨或者疑似出轨的女性塞进猪笼,沉入水底时,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罪恶感或者获得任何犯罪的快感的——他们只会痛心疾首地感慨世风日下,同时觉得自己的行为无比正确。不合理的制度已经内化为心中的道德律,

  他们做出的行为便只能代表制度而不能代表他们自己了,因为已经被彻底制度化的他们已经成了制度的一部分。

  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在《鼠疫》中写道“世上的罪恶差不多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会同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人总是好的比坏的多,实际问题并不在那里。但人的无知程度却有高低的差别,这就是所谓美德和邪恶的分野,而最无可救药的邪恶是这样的一种愚昧无知:自认为什么都明白,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这段话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

  护士长拉契特的不敏感或者说无知——不论这是天生的还是制度化的结果——让她漠视病人的需求,而又正是这种漠视,让她能毫无顾忌地挥舞她的道德大棒来执行她所奉行的行为准则和道德律,而这更进一步地导致她的无知。如此,她便陷入一种不可抑制的“自激”,像一条咬着自己尾巴原地打转的蛇,生活在自己的一个能自圆其说的封闭的世界里;而在这个能自圆其说的世界里,她是“全知全能”的——“于是乎就认为有权杀人”。分析到那里,我们便会发觉拉契特其实比麦克墨菲更有代表性,她实际上代表了我们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好人,但由于无可避免的智力上的局限性,于是好心办坏事。当我们用相对尖锐、恶毒的语言来形容这种人(其中必然包括我们自己)时,那便是如易卜生在《人民公敌》中对“结实的大多数”的描述:“我们这儿,真理和自由最大的敌人就是那结实的多数派。不是别人,正是那挂着自由思想的该死的结实的多数派!此刻你们明白了!”,“真理”、“自由”、“自由思想”都是好词,用任何一个其他的好词来更换它们,关于“结实的多数派”的说法也是成立的。“为了病人好”的拉契特自己便是病人们最大的敌人,于是无意中便做了“结实的多数派”。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这是道德的

  悖谬。

  我在文章开头提到了《看上去很美》,这是因为06年这部片子上映时,有人起哄称它为“中国的《飞越疯人院》”,“儿童版《飞越疯人院》”。单纯地就主角和某些场景而言,两者的确有相似之处,比如说“幼儿园”对应“疯人院”,李老师对应护士长拉契特,方枪枪对应麦克墨菲,群众拉屎对应“Medicinetime”等等。但问题是,表面看来,《飞越疯人院》和《看上去很美》都是一部关于专制与自由、制度化与反抗制度化的电影,就这点而言,两部电影的确是极其相似。但其实《飞越疯人院》还有一更深层次的内涵。当我们拿《飞越疯人院》和《肖申克救赎》、《楚门的世界》以及《看上去很美》一齐做比较时,往往只着眼于这几部影片的主题都是表达了对自由的追求和对人的关怀,但却忽视了《飞越疯人院》与其他片子在表达这一主题上的方法上的不同,而这种表达方法上的不同,恰是他高于其他片子的地方。《肖申克的救赎》等几部片子是在透过制度——制度化与反制度化——来体现对人的关怀和对自由的思索与追求;而《飞越疯人院》则更多的是直接地透过“人”这一命题本身来表达对人的关怀和对自由的理解。它其实是以麦克墨菲和拉契特的矛盾为引子,透过对其他病人,尤其是酋长、比利两人的刻画,表达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近乎

  哲学的命题,那便是:如何对待“自我”,从而不单对制度化进行批判,更多的是去试图探索、揭开这种“制度化”产生的根源。

  在《飞越疯人院》里,我们会发现被真正制度化的其实只有一人,那便是制度的代表护士长拉契特;而反制度化的也只有一人,麦克墨菲。其他病人,除了少数几个有暴力倾向的以外,制度于他们是没有多少关系、可有可无的,因为他们都是自愿进入这个疯人院的。是的,他们都是自愿的,不同于《肖申克救赎》里被强行关押的犯人们;不同于《楚门的世界》里生来便在摄影棚里的楚门;也不同于被迫上幼儿园的方枪枪们。他们都是自愿的。他们自己选取了进来,并且随时能够选取离开——当麦克墨菲明白这点时,感到无比震惊,因为在他看来这完全不可思议。很多人会从病人们并不愿意离开这所疯人院并对护士、看守们逆来顺受而得出他们已经被制度化的结论,姑且这么认为吧;但他们忽视了一点,那便是病人们是自愿进来的。如果他们真的被制度化了,那制度化也只能是果,在他们进入疯人院之前便存在的、让他们理解制度化的因更加引人思索、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为什么会选取主动进入这个疯人院?影片对除了麦克墨菲的其他病人的刻画似乎告诉了我们答案。比如说酋长。酋长是印第安人,一开始是医院里病得最严重的人。他虽然身体强壮,牛高马大,却严重的自我压抑,反映迟钝,从不说话,以至人们都以为他又聋又哑。而之后,在麦克墨菲的鼓动和激励下,他渐渐与其他人接触了起来,最后成了墨菲知心的朋友。在一次与麦克墨菲的对话中,墨菲说酋长很强大,而酋长却说道:“我父亲才是真正的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要他喜欢……所以大家都不放过他……”显然酋长的父亲的遭遇让他对自我的释放产生了怀疑,从而导致极其严重的自我压抑。我们再看比利。比利是一位弱小、自卑、口吃的病人,当麦克墨菲准备逃跑时,邀请他一齐走,他说:“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相信这不但是比利一个人的答案,也是全体病人的答案。他们都“没有准备好”。而这种对自己的不信任、强烈的自我压抑,使他们主动选取进入疯人院,甘愿理解各种不人道的待遇。在影片的最后部分,麦克墨菲把她的女朋友弄进了疯人院,并举行了一个派对。那个晚上,墨菲甚至让他的女朋友跟比利发生了性关系,以满足比利对他女朋友的爱慕之情——某种程度上,比利的自我压抑就是由于以前被喜爱的女性拒绝而造成

  的。这件事第二天被拉契特发现了,在她质问比利,并对他表示彻底的失望时,我们能够看到比利在回击她时口吃的毛病消失了。这是一个很有象征好处的情节,比利透过欲望的达成而解除了自我压抑,于是作为他“不正常”标记之一的口吃便消失了。虽然比利最后在拉契特的刺激下悲愤地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自杀了。但我们能够想见,他在解除了自我压抑的那一刻,他便已获得了自由。

  影片的结尾墨菲去世了。在比利因拉契特的刺激而自杀后,他袭击拉契特,从而被切除了脑白质成了真正的白痴。此时已经寻回了自我的酋长不忍心见到墨菲如此痛苦且荒谬地活着,便用枕头闷死了他,然后扛起水泥台,砸开了窗户,独自一人,在晨曦中向远方的树林跑去。而在他身后,是其他病人远眺他高大的背影时发出的阵阵欢呼。

  是的,酋长自由了,但与其说这是挑战制度、规则的胜利,不如说是因为他重新认识了自我,释放了自我。而其他病人,他们望着酋长的背影,望着洞开的窗户却没有行动,这显然不是制度和规则的原因,而仍是因为“内心不自由”,还“没有准备好”。但好歹他们欢呼了——他们对自由有了向往。

  “普鲁士的专制制度是对作家内心不自由的惩罚。”马克思如是说。

  麦克墨菲,显然他一向都是自由的。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九):

  《飞越疯人院》影评

  被世人称为疯子的超现实主义画家萨尔瓦多.达利曾说:“我和疯子的唯一不同,在于我不是个疯子。”

  在《飞越疯人院》中,由杰克.尼克尔森饰演的麦克墨菲在影片中的疯人院中也是不同的,他也不是个疯子。麦克墨菲是个有欲望有活力的人,把这样一个人置于疯人院中显然是有着天大的不同。

  影片中的疯人院与主人公麦克墨菲是格格不入的,它死板,阴沉,压抑,压制人的欲望,抹杀人的个性。在这个疯人院中有严格的制度,还有执行制度的女护士长。在这样的环境下麦克墨菲必须是无法安然生存的,于是就有了他的追求,主张和反抗。但麦克墨菲的结局却是一个杯具,他被割去脑白变成了真正的白痴。但是,麦克墨菲能够算得上一个英雄,他给人们带来了期望。

  总的说来,这是一部充满了讽刺和批判的电影,导演在电影细节的表现上也是下了大工夫的。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段能够说得上扭曲的音乐,这就像是对疯人院中播放的柔和音乐的一种嘲笑,让人感受深刻。

  导演对镜头的运用也十分精湛,片中需要表现人物内心的细腻感情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对质,于是片中运用了超多的近镜,充分的用人物的表情动作刻画了其丰富的感情变化。而且,在麦克墨菲带领大家出去钓鱼的部分中,镜头又切换成远景,让人们看到船和大海,这样就把人们从压抑的近景中一下子释放出来,让观众真切的感受到自由。而且这一部分的画面也是由一段快乐的吉他乐引领的,更增加了那种脱离约束,自由自在的快乐,这种自由自在的远景画面在很多程度上也要归功于之前近景的超多运用,没有那些积累的压抑,我想那真切的自由的时段也会变得大打折扣了。

  这种进远景的比较运用和穿插所起到的作用是不可小看的,同样的手法还用在了影片的结尾,疯人院中麦克墨菲的朋友“酋长”受到麦克墨菲的鼓舞,从疯人院中逃跑。他跑入森林原野的画面就又转入了宏大的远景。酋长自由了,我们能感受到这种自由,就从这远景的画面中——那么大的原野,只有一个人在奔跑,这样的结尾让观众远离了压抑,心中的感情走向一种超然,而且,这结尾的山林,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影片开头的画面,这样,很自然的做到了观众感情的升华,也更加完善了影片的结构。

  飞越疯人院影评精选(十):

  该部影片根据坎·凯西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拍摄,获得第四十八届奥斯卡(1975)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奖项。是美国七十年代社会政治电影的代表作,表面上似乎《飞越疯人院》是影射苏联等国,其实该片是揭露了美国自己的"家丑"。影片中所描绘的那所精神病院是美国病态、压抑的社会缩影。《飞越疯人院》尽管撷取类似题材,却有必须的寓意,十分犀利,富于揶揄色彩。但这部电影颂扬的那种为了个性解放而孤军奋战的英雄,由于找不到正确的解放道路,最后还是被无情的社会所吞噬。

  一开始,整部影片的风格算是比较简单快活的,男主角麦克默菲是一个正常人,只因为为了逃避在监狱的职责,因此故意表现出异常而被送进疯人院。他原以为能够自由一点了,反而处处受到限制。有个印第安人——齐弗,别人——包括医生,都以为他是又聋又哑的,而麦克默菲似乎很喜欢齐弗,经常找他玩。精神病院单调、枯燥、机械式的生活,使健康无病的麦克默菲难以忍受。他常常违抗医院的命令。一天,他竟冒着危险,让齐弗举起他翻过铁栅栏外跑上医院用来给病人做“疗养”的公车,自己开车带着比利和其他病人,途中接了自己的女友凯特,一齐去轮船上教病友们钓鱼,就是这次比利对凯特心动了。

  当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笑得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麦克默菲的到来,一个沉闷的疯人院变得有了欢笑声。

  麦克默菲本以为,经过这件事,医院会把他放回监狱,事实却不然,因为护士长在一次开会中向其它人提议了让他继续留在医院。这家医院标榜采用先进的药物与精神治疗方法,但把病人视如动物,剥夺了他们的基本生活权利和爱好,病人契士威克激动地对护士长说他要烟,要他自己家人带给他的烟,护士长却说是麦克默菲的原因,听到后病人契士威克很生气的说,我不是孩子,你们控制我的烟就像控制孩子吃的的饼干……

  有时医院会强迫病人进行痛苦的治疗,根本没理会病人的恐惧。在一次由口角转为厮打的疯狂后,麦克默菲、齐弗和契士威克就被送到进行电疗的地方,在契士威克被强迫带去后,麦克默菲给了齐弗一支口香糖,齐弗竟然开口跟麦克默菲说了谢谢,麦克高兴极了,就跟提议齐弗跟他一齐逃出这个地方,这时候的齐弗对逃跑是很没信心的,说自己没准备好。之后,在圣诞节之夜,麦克墨菲和病人们又跳舞又喝酒,将医院闹了个天翻地覆。为了满足比利对他女友的爱意,他将女友与比利安排至一个屋子后,准备在比利尽兴后完成他的逃跑计划并把比利也带走,但当本来准备逃跑的麦克默菲看到所有“疯子”同正常人一样快乐地唱歌跳舞时,明白了自己不能就这么一个人甩下其他人远走高飞,他不能将所有罪名都留给留下来的其他人,与此同时在等比利和凯特时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