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团 - 公文写作 - 心得体会 - 工作报告 - 自我鉴定 - 活动总结 - 演讲稿 - 哲学 - 学生评语 - 工作总结 - 合同范本 - 演讲致辞 - 文秘写作 - 条据书信 - 礼仪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写作文库 > 心得体会 > 经验交流材料 > 穆赫兰道影评(精选5篇)

穆赫兰道影评(精选5篇)

时间:2018-06-07 14:10:02 来源:经验交流材料 点击:
穆赫兰道影评

  穆赫兰道影评(一):

  看完《穆赫兰道》,倒吸一口凉气!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做过类似的噩梦,而是没有想到有人能把梦魇如此真实地展此刻大银幕上,经历他人的噩梦也许比自己经历噩梦更加可怕。我惊叹于大卫林奇能构思出这样一个噩梦来,如果他不是对弗洛伊德《梦的解析》深有研究,那么他的智商至少在160以上,又或者这根本就是大卫林奇自己的噩梦?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我尝试着用弗洛伊德的释梦方法去分析这个看似荒诞的噩梦时,我发现能从这个噩梦中解出一些相当合理的因素来,一些离奇的梦境其实都是可解的!所以我几乎怀疑这个噩梦的虚构性!

  下面,我斗胆尝试用弗氏的释梦方式去解析“穆赫兰道”这个噩梦。

  首先,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几个于此有关的心理学概念及弗洛伊的有关梦的理论:

  1.弗氏认为:梦是愿望的满足。梦的解析公式是: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也就是说,必须的梦境总是用以表达做梦者必须的愿望的,但是这个愿望的满足可能是经过伪饰的,不是那么一目了然。

  2.仿同作用: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人因某原因把自己代入另一个人的心理现象。这在“穆赫兰道”这个梦中出现多次。[由www.fzlhw.com整理]

  下面,我先打乱影片的叙事顺序,来交代一下这个梦的背景,也就是这部影片中的现实部分。(我所描述的现实也许会与你所理解的相差甚远,但是请你耐心的听我说完,很多细节我会在后面逐步解释。)

  现实

  Diane在其姨父和曾是演员的姨母的抚养下在加拿大的安大略长大,大概是在其姨母的影响下,她一向期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演员,并在好莱坞出人头地。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赛中夺魁,崭露头角,并从此进入演艺圈。她的姨父姨母去世后,她只身来到好莱坞,像很多其他来好莱坞寻梦的女孩子一样,她租了一间简陋的房子,参加试镜,等待着有朝一日被哪位导演选中,一举成名。

  不久,一部叫《SilviaNorthStory》的电影征选女主角,Diane去参加了试镜,她落选了,但是一位叫Camilla的女子凭借她在试镜时近乎完美的表演征服了评委,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一举成名。Diane和Camilla相识并成了好朋友。Diane在Camilla的帮忙下在Camilla的一些影片中出演小主角。在这段时间里,Camilla已成为电影公司的宠儿,而Diane与Camilla成了同性恋伙伴。Camilla为了掩人耳目,常常戴着金色假发来Diane家与Diane幽会。虽然Camilla似乎对她们的关系不以为意,但是Diane却将Camilla视为自己的爱人。之后有一部大制作电影征选女主角。在片场,导演Adam与Camilla一见钟情,Camilla顺理成章的成为女主角,也成了Adam的女友。Diane也还是在片中扮演一个小主角。但是深爱着Camilla的Diane无法理解Camilla与Adam的亲密关系。因看见Camilla与Adam在片场打情骂俏,Diane在家里与Camilla大吵了一架。

  失魂落魄的Diane在家里边哭边自慰。电话铃响了,是Camilla打来的。Camilla派车接Diane到穆赫兰道。车突然在穆赫兰道上停了,Diane有点儿害怕,他问司机:“你在干吗?我们不该在这停呀?”司机回头说:“给你一个惊喜。”Camilla出此刻车旁,她带Diane穿过一条山路来到一座豪宅。原先这是Adam的家,正在开party,很多电影公司和剧组的人都在。Diane与Adam的母亲Coco寒暄了几句后,进入party。在party上,Diane继续忍受着Camilla与Adam的打情骂俏。这时,一个女演员走过来与Camilla说了几句悄悄话,并当着Diane的面接吻。Diane感到绝望,她想,自己连Camilla的同性恋女友的地位也许也已经被人代替了。直到Adam说道“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了”的时候,Diane最后无法忍受了。

  由忌生恨,Diane走上了绝路。她在一家咖啡厅请了一个杀手,让他杀掉Camilla。杀手给她一把蓝色的钥匙,让她到时候从咖啡厅后面的一个乞丐处拿能证明Camilla已死的东西。Diane来到乞丐处,乞丐扔给她一个蓝色的盒子,似乎能用那把蓝色的钥匙打开,里边是Camilla的残骸?!Diane开始崩溃了,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姨父姨母从盒子边上跑出来(幻觉)。她吓得跑回到家里,气喘吁吁的上床,作了一个噩梦(这个噩梦就是影片前3/4所详尽描述的噩梦)。醒来后,Diane凝视着茶几上那把蓝色钥匙。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彻底崩溃了,她又看见姨父姨母凶神恶煞般的追赶自己。她逃到床边,掏出手枪,饮弹自尽。

  以上便是故事的现实部分,也是造梦者Diane做这个梦的背景。而这个梦是相当复杂的,很多梦中人物的名字、身份以及所经历的事与现实是不同的,甚至是重叠和互换的。因此我在解释这个梦之前,先把梦中和现实中人物关联及主要背景交代一下。你也能够在看完我对梦境的解释后,回过头来看一看这张人物关联表。

  人物关联表

  人物:

  Diane

  现实中:如前所述的本片女主角

  梦境中:Betty(Diane的化身,是理想中的完美的Diane,但有时又是Camilla的化身)

  Camilla

  现实中:如前所述的Camilla

  梦境中:Rita

  Diane的姨父母

  现实中:Diane的姨父母(已去世)

  梦境中:Betty在飞机上遇到的陌生人。而梦中Betty的姨母(留给她房子的那个人)是Diane理想化的姨母。

  Adam

  现实中:导演

  梦境中:导演

  Coco

  现实中:Adam的母亲

  梦境中:Betty的房东

  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现实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

  梦境中:Adam的老婆和她的情夫(他们的形象就应是虚构的。)

  Party上与Camilla接吻的金发女子

  现实中:可能是剧组中的女演员之一

  梦境中:梦中的名字叫Camilla!是那个电影公司强迫Adam选的女演员

  吐咖啡的男子

  现实中:在party上露过一面,可能是剧组成员之一

  梦境中: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成员,曾威胁Adam选他们推荐的那个Camilla为女主角

  白胡子老头

  现实中:寂静剧场的表演者之一

  梦境中:Adam落难时所住旅馆的老板

  牛仔

  现实中:曾在party上出现,可能是个演员(还有其他身份?)

  梦境中: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打手,曾威胁Adam

  咖啡厅女侍者(她在现实和梦境中仅仅是名字不同,但身份相同。)

  现实中:名字:Betty(这是梦中Diane名字的来源)

  梦境中:名字:Diane(梦里侍者的名字成了Rita追查自己身份的线索)

  “路人甲”

  现实中:Diane在咖啡厅与杀手交易时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梦境中:他因梦见那个乞丐而在咖啡厅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忙

  乞丐

  现实中: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

  梦境中:墙后的魔鬼

  下面,我按照影片情节的展开顺序来试着解释一下这个梦。

  影片的开场画面是几对舞伴在虚拟蓝幕前跳舞,他们的影像被复制成了很多份。这时Diane的影像出现了,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情。下一个影像中,Diane和她姨父姨母依偎着出现。这一段交待了Diane的身世:

  (a)她由姨父姨母抚养;

  (b)她在一次jitterbug舞蹈比赛中夺魁,并从此进入演艺圈。(这段经历是之后Diane自己在Adam的party上透露的。)

  第二个镜头是Diane的第一视角镜头,伴随着她沉重的喘息声。这时其实是他刚从乞丐处逃回家里,她的眼前摇晃着出现床、被单、枕头。然后镜头淡出,其实是Diane开始进入梦境。(狡猾的大卫林奇,其实他在那里就已经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梦,但第一遍看时,有多少观众能领会这个镜头的意思啊?)

  梦境从第三个镜头开始:

  梦魇

  梦境第1段:

  镜头淡入,是“MulhollandDR”的路牌(这个影像在现实中其实是Diane坐在轿车里去Adam家的party途中看到的,但是在梦中,坐在轿车里的换成了Camilla)。车突然停了,Camilla问了与现实中Diane一样的问题:“你在干吗?我们不该在这停呀?”司机掏出手枪对着她,命令她下车。但这是迎面开来一辆填满飚车族的跑车,与Camilla的车相撞。所有人都遇难了,除了Camilla。他踉跄着下山,躲在了一家女主人(就是Betty的姨母)即将外出的公寓里。两位警探在车祸现场开始调查。在得知车祸发生的消息后,电影公司的那帮幕后黑手互通电话并确认Camilla不见了。而最后一个响起铃声的电话,是现实中Diane家里的电话。

  分析:

  (1)Diane入睡前最强烈的情绪和愿望是什么?我想,是后悔、愧疚,她期望Camilla还没有死。所以,在梦中出现了Camilla躲过一劫的情景。但是Diane还有一个心魔在作怪,她不愿承认或是相信自己请了一个蹩脚杀手杀害了Camilla,换而言之,她期望杀Camilla的不是自己,因此,在梦中,要杀Camilla的成了电影公司的幕后黑手。Diane的这一意识一向在梦中延续着,并以此发展出了梦境的另一条主线--即导演Adam的遭遇和选角风波,当然,那又是另有好处的。

  (2)现实中,Camilla失踪后,电影公司和警方一向在与找她的下落,并把矛头指向了Diane。这点从Diane之后和她朋友的对话中看出来,那两个警探一向在找她问话,想必电影公司也一向在打电话联络她。因此警探和电影公司人员的意象在此出现了。

  梦境第2段:

  Betty从加拿大安大略省来到好莱坞,她和飞机上认识的得一对老夫妇在机场道别,老夫妇(个性是老妇人)对betty表示衷心的祝福。随后Betty坐出租车前往她姨妈留给她的公寓。

  分析:

  (1)Betty是Diane的化身,她的名字是来自Diane在咖啡馆瞥见的女服务员名字(梦的表象往往是来自做梦前一天所见的影像)。Betty外表亮丽、乐观、自信,这与Diane颓废、潦倒、有些自卑的真实形象大相径庭。Betty其实是理想化的、Diane内心深处期望自己成为的形象!Diane的遭遇使她逃避真实的自己,所以在梦中,她索性连自己的名字都换了,而且自己也变成了自己理想的形象,“如果我是Betty,一切重新开始,那该多好啊!”

  (2)老夫妇的形象其实是Diane的姨父姨母。不敢应对对自己有养育之恩并怀殷切期望的姨父姨母,是Diane最后自杀的重要原因。但那里姨父姨母成了陌生人,原因有二:(a)Diane期望减轻自己的愧疚感,毕竟对自己满怀期望的只是陌生人而已。(b)Diane期望姨父姨母还没有去世,所以他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后面详述)。这一段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老夫妇坐在行驶的轿车里,他们脸上洋溢着那种典型的对子女满怀期望的幸福笑容,但是这个场面的背景音乐却异常诡异,这正是Diane心中愧对姨父姨母的情绪的写照。

  梦境第3段:

  在那家咖啡厅,两个男子在谈话,其中一个是Diane与杀手交易时在咖啡厅见过的男子(暂且称他为路人甲),另一个人好像是个心理医生。路人甲说他在咖啡厅后面的墙后看到魔鬼。他们走出店外,墙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魔鬼--那个乞丐。

  分析:现实中的乞丐是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的内心深处是十分惧怕见到乞丐这个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不愿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梦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个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装在路人甲的外壳里,来间接的宣泄自己对那个乞丐的恐惧。

  梦境第4段:

  导演Adam为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后势力派人送来一个金发女子Camilla的照片,强迫Adam选她为女主角。Adam愤然离去,回家后又发现老婆和清洁工在鬼混,Adam一气之下毁了妻子的珠宝,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顿后赶出家门。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离开Diane的关键人物,Diane的意识中除了对Camilla离她而去的恨之外,当然还有对Adam的夺爱之恨。因此,他在梦中狠心的报复了Adam,他被公司胁迫,老婆与人鬼混,又被扫地出门。Adam在现实中确有离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洁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应不会对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洁工修理的不光彩经历,因此这段梦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应是由Diane虚构的。

  (2)那里十分关键的“选角风波”的好处和Camilla为什么被换成了一个金发女子,待这整段梦境完整出现后再分析。

  梦境第5段:

  杀手出场:他杀了一个长发男子,又不留意打中了女秘书,好不容易杀了女秘书,又被清洁工发现,杀了清洁工,又不留意打中了吸尘器,弄得警铃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经被杀手杀死了,这会被人明白么?这个强烈的疑虑和恐惧在梦中表现为杀手杀人后欲盖弥彰有屡屡失手,越想掩盖杀人事实就越弄巧成拙。

  梦境第6段:

  Betty来到了姨母留给她的公寓,房东Coco来欢迎她,公寓豪华舒适,Betty十分满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莱坞演员,之后去了加拿大,然后去世了,这是Diane在Adam的舞会上说的。而在梦中,她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莱坞有人际关系(因为在后面的梦里,Betty参加试镜时的负责人是姨母的朋友),还留了相当不错的住处给她。而在现实中,Diane其实是十分孤独无助的,她只身来到好莱坞,也只住得起简陋的房子。而这个姨母的形象就应也是现实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样貌。

  (2)房东Coco的形象来自现实中Adam的母亲。在舞会上,Diane曾与Coco有过简单的对话,Coco对Diane的际遇颇有一点同情,反而当Adam说“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时,Coco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Coco对自己的这一点“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梦里成了对自己颇为热情的房东太太。

  梦境第7段:

  Betty发现了躲在浴室里Camilla,她以为Camilla是姨妈的朋友。Camilla其实在车祸中失忆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只有以Rita来代称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后,决定帮Rita找出真相,她们在Rita的手提包里找到超多现金和一把蓝色钥匙。

  分析:

  (1)Camilla在现实与梦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现实中的Camilla给人的感觉是个冷艳、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梦中她成了无助、忧郁的Rita,这其实是现实中Diane的气质。Camilla与Diane的强弱关系在梦中对调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为强者,而弱小的Rita务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让Camilla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这是Diane最强烈的愿望之一。而Camilla只有成为弱者这才有可能。因此在梦境中,Camilla失忆,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钱的意向来自于Diane付给杀手的钱。现实中Diane只用了一叠纸币雇杀手,而在梦中rita袋中的钱远远多于这些。因为Diane一个很隐蔽的愿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价杀手,而应死得更“值钱”一点!

  (3)这把蓝色的钥匙就是现实中用来打开装有证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蓝色盒子的钥匙。

  梦境第8段:

  导演Adam住进廉价旅馆,旅馆老板告诉他他的银行账号已被封,而后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挟,这个牛仔很明显是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打手。

  分析:

  “选角风波”的延续。

  梦境第9段:

  Betty要去试镜,她先在家里与Rita对台词。第二天试镜时,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带到片场,准备见导演Adam。此时,那个被电影公司力荐的金发女子Camilla正在试镜,Adam很不情愿的妥协了,他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却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俩眼神接触的刹那,两个人似乎都触电了。但是Betty却以要帮Rita为由,莫名其妙的逃离片场。

  分析:

  (1)这是影片中很关键的一段梦境。前面已经说过,Diane与Camilla的地位在梦中是有互换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现实中Camilla的气质。这也不难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当然想成为Camilla那样的人。这段梦境在现实中是发生过的,但是成功试镜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里,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现实中Camilla的化身。(那里Diane把自己协同成了Camilla,Diane当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样的成功试镜了。)现实中,是Camilla在片场与Adam一见钟情,Adam那句“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对Camilla说的。但Diane多么期望这一幕没有发生过啊,她多么期望Adam当初选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样Camilla就会一向留在她身边了。因此她在梦中虚构了一个在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操纵下Adam选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孩的“选角风波”,Adam选的是一个金发的、自己根本不认识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个Camilla(Rita)。这是Diane的“Adam在试镜时要是没选Camilla就好了”这个愿望经过选角风波伪装后的满足。这也是选角风波的好处所在和梦中的Camilla被换成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金发女子的原因。而后,当Adam与Betty一见钟情的场面出现后,Diane的意识也要强行把Be

  tty与Adam分开,于是Betty就这样离开了片场。

  (2)其实在现实中,有过两次选角。第一次是导演BobBroker(即梦中在房间里替Betty试镜的那个导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参加试镜,她俩也是那时认识的。Camilla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从此成名。后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试镜。梦有凝缩的作用,在那里,Diane就把这两段经历凝缩在一齐了。

  梦境第10段:

  1.Rita看见咖啡馆一个服务员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们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发现一名女子已经腐烂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惧最后出此刻梦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现实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尸,不知你是否仔细看了:黑色的睡衣,一头披肩的黑色卷发--那是现实中的Camilla的样貌啊!这其实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与Diane这个名字联系在一齐。“Camilla已经被Diane杀死了!”Diane的这个意识是这段梦境的成因。

  2.梦中,她们快到Diane公寓时,看见了几个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个还接走了一个金发女子。因为害怕,她们躲开了这些人。

  分析:

  现实中,Camilla至少已经是个名气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还是电影公司的宠儿。因此,她来Diane家时,为掩人耳目,她总是戴金色假发的,并有保镖接送。这是梦中保镖和金发女子意象的来源。

  梦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会遭此厄运。Betty帮她换上金色假发。Betty邀Rita同床共寝,两人做爱并相互表达了爱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边的愿望得到暂时的满足。但是Diane的潜意识里还是意识到Camilla已经不在了,所以这一段的配乐有那么点儿生离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后戴上了金色假发,这就应是现实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里时的形象。只有Camilla戴上金发时,她才是完全属于Diane的。

  梦境第12段:

  Rita在梦中不断地用西班牙语叫着“寂静”一词。Betty叫醒了她。她们来到一处叫“寂静”的戏院观看表演。表演的主题是“你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现剧烈的颤抖,Rita在自己的包里发现了那只蓝色的盒子。

  分析:

  这个噩梦快要结束了!“寂静”戏院其实是Diane和Camilla在现实中去过的地方,这从“寂静”剧场的一个演员--那个白胡子老头能够看出来。在前面的梦境里,他是Adam落难时住的旅馆的老板。“寂静”剧场的演员才是他的真实身份。演出的主题是揭露幻象,这恰好对应着:梦境是虚幻的,残酷的现实即将来临。因此意识到这点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时,蓝色的盒子也出现了,现实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梦中,一切变得越来越“真实”。“寂静”剧场因为它的演出主题的特殊而出此刻这个梦中,而且成了梦境与现实的结合点。

  梦境第13段:

  她们回到家里,Rita拿出蓝色钥匙,这时Betty不见了,Rita一个人打开了蓝色盒子,镜头进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梦已经接近尾声了。Betty不见了,这时的Rita几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只剩下Rita(其实是Diane自己)一人,无助、惶恐的承担自己犯下的罪过(蓝色的盒子)。

  梦境第14段:

  梦的尾声:Betty的姨母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后离开。镜头突然转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梦中Diane公寓里那具死尸完好时的模样,牛仔推开门说:“美女,该起床了!”镜头转回到床上,尸体已经腐烂!噩梦结束。

  再下一个镜头,Diane以与尸体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与她换房的朋友来取东西,她的敲门声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这一段Diane已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美女,该起床了!”是以前经常有人对Diane说的吗?是牛仔吗?牛仔在现实中只在Adam的party上出现过一次,而且没露过正脸。如果是牛仔说的话,那难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这句话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经常相互说的,又或者只但是是那个来敲门的朋友说的,但为什么在梦中说话者的影像成了牛仔?牛仔实在是一个很难解的主角。

  以上便是我对“穆赫兰道”这个噩梦的分析。我想说我对梦的理解是很肤浅的,在上述的对这个梦的分析中,有些只是我的推测,有些只是我的几个推测中较合理的一个。我这样释梦,也许是会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这篇影评做抛砖引玉之用,让一些看到这篇文章的心理学专业人士用专业的释梦方法来解析这个噩梦。

  我想《穆赫兰道》已经是我最喜欢的影片之一了。我已经记不得多少自己的梦魇了,但是大卫林奇的这个噩梦也许会伴随我很久。这种奇怪的感觉也许只有看电影的我们能感受,也许只有看过《穆赫兰道》的我们能感受。

  穆赫兰道影评(二):

  我是第一次看《穆赫兰道》,只看了一遍,还没来得及看两遍。说实话,刚看完的时候的确有点茫然,心里还在暗骂大卫林奇,但是静下心来慢慢回想,整部影片的脉络就逐渐清晰起来,并不像大多数人所说的那么隐晦难懂,不禁重新敬佩起林奇深厚的导演功力。

  那么简单常见的一个主题,经过林奇的导演和精心剪辑,就深深地刻上了林奇标志性的烙印:晦涩、诡异、神秘、复杂、悬疑、混乱。同时,里面包含了梦境、心理学、同性之恋等等流行的时尚元素,一下子让这部影片不同寻常起来,在主流与非主流影片市场都找到了很好的切入口。

  撇掉梦境,影片主题其实很清晰,就是透过描述好莱坞一个抱着明星梦的女演员梦想破灭、情人背叛、买凶杀人、心理崩溃、自我毁灭的过程,来深刻揭示好莱坞繁华光鲜背后的辛酸和阴暗。

  下面从现实到梦境来解读这部影片:先介绍一下主要人物在现实与梦境中的身份:1、现实:黛安,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的一个小镇,怀着明星梦,却成为一个不如意的女演员,靠卡米拉帮忙才能够接拍一些小主角。梦境:贝蒂,也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同样怀着明星梦,却成为一个自信、成功、如意的女演员,并热情地帮忙失忆的丽塔。2、现实:卡米拉,一个感情与事业都很顺利的女明星,黛安的情人,同时与亚当关系亲密。梦境:丽塔,一个生活在焦虑与恐惧中的失忆者,也成为了贝蒂的情人。3、现实:亚当,可能是一个电影公司高层实权人物,或者是一个知名导演,爱上卡米拉,并要与卡米拉结婚。梦境:亚当,一个导演,但是事事不如意,被妻子背叛,选角受电影公司控制,与贝蒂有一见钟情的感觉。4、现实:黛安的姨父姨母,都已经去世,姨母以前是一名演员。梦境:贝蒂在飞机上碰到的热情的陌生夫妇,跟贝蒂的姨父姨母有身份上的重叠。5、现实:可可,亚当的母亲。梦境:可可,贝蒂姨妈租的房子的房东。6、现实:杀手,拿着一本黑皮书,被黛安雇用来杀卡米拉,在事成后交给黛安一把蓝色钥匙。梦境:蹩脚的杀手,杀了几个无名氏,拿走了一本黑皮书。7、现实:餐厅路人,在餐厅看到黛安与杀手交谈的一幕。梦境:心理病患

  者,最后被餐厅背后的乞丐吓死。8、现实:乞丐,可能是杀手的同伙,最后就应是由他把蓝色盒子交给黛安。梦境:乞丐,样貌其丑无比,躲在餐厅背后。9、现实:贝蒂,餐厅侍者。梦境:黛安,餐厅侍者。10、现实:鲍勃,一位导演,在挑选《希尔维亚西部之旅》女主角时选了卡米拉,而没有选上黛安。梦境:鲍勃,也是一位导演,在贝蒂试演的那一段出现,拿着剧本,但是试演的开始和结束都要别人提醒。11、现实:无名氏,电影公司高层,最后那个晚宴时坐在黛安旁边,用心倾听黛安的谈话。梦境:牛仔,说话富含哲理,有权力,类似于电影公司的打手,恐吓亚当,要求按电影公司的要求内定女主角。12、现实:无名氏,电影公司高层,在最后的晚宴出现,注视着黛安,似乎对黛安有好感。梦境:电影公司高层,就是吐咖啡刁难亚当的那个。13、现实:无名氏,女演员,在晚宴与卡米拉窃窃私语,在深情接吻后离开。梦境:卡米拉,在试镜《希尔维亚西部之旅》时,被电影公司要求内定为女主角。如果把现实中的人物以黛安的视角来进行分类,基本能够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亲人情人与好心人,包括:姨父姨母、卡米拉、可可、晚宴上的两个电影公司的无名氏。

  分析:

  姨父姨母。现实中黛安的姨父姨母过早去世,虽然姨母以前是演员,但是人死了在演艺圈中的关系也没了,所以黛安只能处于白手起家没有靠山的状态,因此处处碰壁,而在演艺圈中,没有后台就几乎意味着直接宣判了黛安前途的死刑,因此黛安在梦中给自己创造了一个仍然在生的姨母形象,而且姨母人缘还不错,在圈内有很多有分量的朋友,安排了黛安参加试镜,并且顺利透过面试,前景大好。现实中被压抑的欲望,在梦境中得到了释放。

  卡米拉。卡米拉是黛安的同性情人,虽然她同时以前也是黛安的竞争对手,但之后却与黛安确立了情人关系,并且经常会提携黛安来参演一些小主角,因此黛安其实对卡米拉还是有爱的,从她对亚当的妒忌和失去卡米拉时脸上的表情就看得出来。所以在梦境中,黛安给卡米拉安排了一个失忆的主角,一个总是依靠贝蒂,离不开贝蒂的可怜女人,连名字都不记得,丽塔这个名字还是从丽塔海华斯的海报上得来的。两者的强弱地位一下颠倒过来,贝蒂在梦境中明显占有主导地位。黛安与卡米拉的关系是很复杂的,卡米拉其实也是黛安的敌人,下面的第二类会对这一点作进一步的分析。可可。虽然可但是亚当的母亲,但是从晚宴上的表现来看,可可对黛安的认同和理解,感动了黛安,而且从可可对亚当宣布与卡米拉一齐时的不屑表情来看,可可还对卡米拉表示不满,因此黛安是坚定地把可可放到了自己这边。所以在梦境中,可可变成了一个对贝蒂很友好的房东,同时对私自闯入房间的丽塔表示不满,而且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话,说有人养了一只拳击袋鼠,把院子搞得乱七八糟,我想这袋鼠其实就是现实中卡米拉的象征吧。

  晚宴上的两个电影公司的无名氏。一个在晚宴中不时注视着黛安,表示了好感,一个用心倾听黛安的话,展示了友好。因此在梦境中黛安安排这两人成为亚当的对头,都是电影公司的高层,控制了亚当的一切,其中一个对亚当进行吐咖啡的侮辱,另一个牛仔则在深夜荒凉的庄园对亚当进行恐吓。还有在梦境中出现的那个电影公司神秘的幕后老板,其原形就应就是现实中的亚当,有着很大影响力的亚当。现实与梦境中主角的互换,满足了黛安的欲望。

  第二类是敌人,包括:卡米拉、亚当、鲍勃、餐厅路人、无名氏女演员。

  分析:

  卡米拉。在现实中,卡米拉也是黛安的敌人,一是两者直接的竞争关系,由于卡米拉依靠后台的帮忙,获得了女主角的资格,这个后台,我猜测是亚当,亚当极有可能就是电影公司中的实权人,卡米拉透过与亚当的关系,使亚当给导演鲍勃施加压力,因此在不公平的竞争中胜出。所以卡米拉也成了黛安直接的敌人。二是卡米拉在感情上背叛了黛安,不但投奔到亚当的怀抱,而且还在晚宴上明显地与无名氏女演员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就应是在那一刻,黛安下定决心买凶除掉卡米拉,这算是因爱成恨吧。亚当。现实中的实权者,不但从黛安身边夺走了卡米拉,而且在试镜时还透过不公平的幕后手段控制着导演鲍勃,使女主角落在卡米拉身上,也等于夺走了黛安的机会。因此在梦境中,亚当就成了一个可怜的导演,经济命脉、选角权力,全部落在别人手上。而且还被妻子背叛,就像现实中的黛安被背叛一样。梦境中的亚当妻子和清洁工情人,在现实中就应是存在的,从晚宴上亚当的一番话能够得知:“我获得了游泳池,她获得了游泳池工人,我就应还要给法官送一辆劳斯莱斯。”说明现实中的亚当是跟妻子离婚了的,并且透过与法官的关系,把财产全部留在自己手上,他妻子什么都得不到。黛安在现实中打击亚当的欲望,在梦境中得到了满足。另外,

  梦境中的亚当在选角时的原形就是现实中的导演鲍勃。

  鲍勃。一个导演,在现实中被电影公司控制,直接导致了黛安失去了参演女主角的机会。因此在梦境中,黛安把鲍勃变成自己一方的人,贝蒂姨妈的圈中朋友,一个能够让贝蒂实现梦想的导演,但是,还是保留了鲍勃现实中没有自主权力的情形,从试演的开始到结束,每个指令都要别人提醒。餐厅路人。现实中只是与黛安对视了一眼,但是却让黛安在买凶杀人后坐立不安,总是担心事情败露,担心这个路人发现了她与杀手的交易。因此,在梦境中,路人就变成了一个心理病患者,好像明白一些可怕的事(暗指明白买凶杀人的事),最后被餐厅后的乞丐吓死,在梦境中除掉了黛安的担忧。

  无名氏女演员。在宴会中与卡米拉相吻,使黛安深受伤害,也成为了黛安的情敌之一,但是这种恨意就应没有很深,主要的恨意都放在亚当身上了。因此在梦境中,无名氏女演员变成了卡米拉,一个被内定的女主角,当然,赢得了主角,却赢不到导演的欢心,因为梦境中的导演亚当,与贝蒂有一见钟情的感觉,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卡米拉身上,而是全部放在贝蒂身上。

  第三类是中立者,包括:杀手、乞丐、餐厅侍者贝蒂。

  分析:

  杀手。现实中的杀手拿着一本黑皮书和一把蓝色钥匙,这就应是印在黛安的脑海里的,同时,黛安在事成后担心事情败露,或许有很大程度上是担心杀手处理得不干净。因此在梦境中,杀手成了个蹩脚的杀手,为了那本黑皮书,杀了一个无名氏,而由于不利索,导致要继续杀害不相干的另外两个无名氏,最终还导致了警铃大响。黛安的担忧,在梦中完全展示无遗。乞丐。现实中的乞丐,可能是杀手的同党,因为最后蓝色的盒子就应是由他交到黛安手上的,蓝色盒子里就应是卡米拉身上的某一部位,是杀手证明已得手的证据,黛安在打开盒子后,就应是心理收到很大冲击,直接导致了最后的心理崩溃。所以乞丐在黛安眼中也成了很恐怖的人,因此在梦中,乞丐的样貌能够把人吓死。

  餐厅侍者,现实中叫贝蒂,有着灿烂的笑容,梦境中叫黛安,是个在梦境中起到连接作用的关键人物。现实中,黛安可能会认为自己前途黯淡,甚至会沦为一个餐厅侍者,因此在梦中用了贝蒂这个名字。而在梦境中的侍者名字叫黛安,是连接到下一步梦境中的女尸的关键人物。

  最后,关于黛安自杀前的幻觉,牛仔、姨父姨母都相继出现,其实是进一步说明了黛安心理的崩溃,即使连自己一方的人都成了可怕的催命人,无依无靠之下,黛安的精神世界完全崩塌,离开这个现实世界就成了最好的、唯一的选取。

  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的公式是:梦=被压抑的欲望+伪装起来的满足。其实再结合我们的一句古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解释就更加简单明了,不管梦境是如何的复杂、混乱、主角更替、地位交换、不可理喻,归根到底还是与现实中的真实情形和心理上的深刻记忆紧密相连的,有因才有果,梦境就是现实的变迁和延伸,就是欲望的释放。

  穆赫兰道影评(三):

  《穆赫兰道》影评

  题记:

  看过《穆赫兰道》之后,感觉没有友人说的那么难懂,基本能够理解故事梗概。但是当我看了这篇影评之后才发现,自己肤浅许多,若自己操刀写的话,恐怕也难望其项背。不如转帖这位仁兄的影评,以飨诸位。《穆赫兰道》影评

  梦魇

  在那家咖啡厅,两个男子在谈话,其中一个是Diane与杀手交易时在咖啡厅见过的男子(暂且称他为路人甲),另一个人好像是个心理医生。路人甲说他在咖啡厅后面的墙后看到魔鬼。他们走出店外,墙后果然出现了一个魔鬼--那个乞丐。

  分析:现实中的乞丐是代替杀手将蓝色盒子交给Diane的人,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的内心深处是十分惧怕见到乞丐这个人的,然而正是由于乞丐是Diane的罪行的见证者,Diane不愿自己提起的乞丐此人。所以在梦中,Diane把自己仿同成了一个不明白自己罪行的路人甲,把自己装在路人甲的外壳里,来间接的宣泄自己对那个乞丐的恐惧。

  梦境第4段:

  导演Adam为他的一部大制作影片找女主角,然而制片公司的幕后势力派人送来一个金发女子Camilla的照片,强迫Adam选她为女主角。Adam愤然离去,回家后又发现老婆和清洁工在鬼混,Adam一气之下毁了妻子的珠宝,但被妻子的情人痛打一顿后赶出家门。

  分析:

  (1)Adam是造成Camilla离开Diane的关键人物,Diane的意识中除了对Camilla离她而去的恨之外,当然还有对Adam的夺爱之恨。因此,他在梦中狠心的报复了Adam,他被公司胁迫,老婆与人鬼混,又被扫地出门。Adam在现实中确有离婚,他在party上提到:他得到泳池,前妻得到泳池清洁工。但以Adam的性格他就应不会对别人提起自己被老婆和清洁工修理的不光彩经历,因此这段梦境以及Adam老婆和她情夫的形象就应是由Diane虚构的。

  (2)那里十分关键的“选角风波”的好处和Camilla为什么被换成了一个金发女子,待这整段梦境完整出现后再分析。

  梦境第5段:

  杀手出场:他杀了一个长发男子,无意中发现了女秘书便想杀人灭口,好不容易杀了女秘书,又被清洁工发现,杀了清洁工,又因为吸尘器吵对着吸尘器开枪,结果弄得警铃大作。

  分析:

  Diane明白Camilla已经被杀手杀死了,这会被人明白么?这个强烈的疑虑和恐惧在梦中表现为杀手杀人后欲盖弥彰又屡屡失手,越想掩盖杀人事实就越弄巧成拙。

  梦境第6段:

  Betty来到了姨母留给她的公寓,房东Coco来欢迎她,公寓豪华舒适,Betty十分满意。

  分析:

  (1)Diane的姨母以前是好莱坞演员,之后去了加拿大,然后去世了,这是Diane在Adam的舞会上说的。而在梦中,她虚构了一个理想化的姨母--在好莱坞有人际关系(因为在后面的梦里,Betty参加试镜时的负责人是姨母的朋友),还留了相当不错的住处给她。而在现实中,Diane其实是十分孤独无助的,她只身来到好莱坞,也只住得起简陋的房子。而这个姨母的形象就应也是现实中Diane的姨母以前的样貌。

  (2)房东Coco的形象来自现实中Adam的母亲。在舞会上,Diane曾与Coco有过简单的对话,Coco对Diane的际遇颇有一点同情,反而当Adam说“我和Camilla就要(结婚)”时,Coco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Coco对自己的这一点“知遇之恩”,使得Coco在梦里成了对自己颇为热情的房东太太。

  梦境第7段:

  Betty发现了躲在浴室里Camilla,她以为Camilla是姨妈的朋友。Camilla其实在车祸中失忆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她只有以Rita来代称自己。Betty明白Rita的遭遇后,决定帮Rita找出真相,她们在Rita的手提包里找到超多现金和一把蓝色钥匙。

  分析:

  (1)Camilla在现实与梦中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现实中的Camilla给人的感觉是个冷艳、高高在上的冰美人。而在梦中她成了无助、忧郁的Rita,这其实是现实中Diane的气质。Camilla与Diane的强弱关系在梦中对调了。Diane期望自己(Betty)成为强者,而弱小的Rita务必依靠着自己才能活下去。让Camilla永远留在自己身边——这是Diane最强烈的愿望之一。而Camilla只有成为弱者这才有可能。因此在梦境中,Camilla失忆,成了依附于Betty的弱者。

  (2)钱的意向来自于Diane付给杀手的钱。现实中Diane只用了一叠纸币雇杀手,而在梦中rita袋中的钱远远多于这些。因为Diane一个很隐蔽的愿望期望即使Camilla已死,也不要死于自己雇用的廉价杀手,而应死得更“值钱”一点!

  (3)这把蓝色的钥匙就是现实中用来打开装有证明Camilla已死之物的蓝色盒子的钥匙。

  梦境第8段:

  导演Adam住进廉价旅馆,旅馆老板告诉他他的银行账号已被封,而后Adam又被一名神秘牛仔要挟,这个牛仔很明显是电影公司幕后势力的boss。

  分析:

  牛仔对Adam说,干得好,你还会见我一次如果干的不好,你还会再见我两次。

  如果把牛仔看成打手就不好理解这句好话了。他的谈话意思是以后Adam只能听他的话。如果明天Adam没有按他说的做,他将继冻结资金、解散剧组,对Adam实施最大的打击。同时会再次出面告诉他就应怎样做。而这次后,不管Adam听不听话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这也证明了不管怎样样,就算Adam第二天选其他人,而他们也会令其改变主意的。Adam虽然对片场的Betty(Diane的完美状态)一见钟情。也明白无法改变既定的女主角。

  梦境第9段:

  Betty要去试镜,她先在家里与Rita对台词。第二天试镜时,她完美的演出征服了所有人,他被带到片场,准备见导演Adam。此时,那个被电影公司力荐的金发女子Camilla正在试镜,Adam很不情愿的妥协了,他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但他却注意到了身旁的Betty,他俩眼神接触的刹那,两个人似乎都触电了。但是Betty却以要帮Rita为由,莫名其妙的逃离片场。

  分析:

  (1)这是影片中很关键的一段梦境。前面已经说过,Diane与Camilla的地位在梦中是有互换的,Betty除了是Diane的理想形象外,她身上也有很多现实中Camilla的气质。这也不难理解,Camilla各方面都比Diane出色,Diane当然想成为Camilla那样的人。这段梦境在现实中是发生过的,但是成功试镜的不是Diane,而是Camilla!那里,Betty的身份更多的成了现实中Camilla的化身。(那里Diane把自己协同成了Camilla,Diane当然期望自己像Camilla那样的成功试镜了。)现实中,是Camilla在片场与Adam一见钟情,Adam那句“这就是我要找的女孩”的确是对Camilla说的。但Diane多么期望这一幕没有发生过啊,她多么期望Adam当初选的不是Camilla而是其他的女孩子,这样Camilla就会一向留在她身边了。因此她在梦中虚构了一个在电影公司幕后势力操纵下Adam选了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女孩的“选角风波”,Adam选的是一个金发的、自己根本不认识的Camilla,而不是自己的那个Camilla(Rita)。这是Diane的“Adam在试镜时要是没选Camilla就好了”这个愿望经过选角风波伪装后的满足。这也是选角风波的好处是现实中Diane如果给她机会也会成功入选,也会被导演Adam看上,而她会和现实Camilla相反宁愿落选也不离开Camilla。成功的却是Camilla

  的新情人,把主人公现实中同性恋地位代替的人。她被主人公认为的最终成功者。

  (2)其实在现实中,有过两次选角。第一次是导演BobBroker(即梦中在房间里替Betty试镜的那个导演)的《SilviaNorthStory》,Camilla和Diane都去参加试镜,她俩也是那时认识的。Camilla得到了那个主角,并从此成名。后一次是Adam的影片的试镜。梦有凝缩的作用,在那里,Diane就把这两段经历凝缩在一齐了。

  梦境第10段:

  1.Rita看见咖啡馆一个服务员的名字牌“Diane”,她想起了自己可能叫Diane。她们找到了Diane所住的公寓,发现一名女子已经腐烂在床上!

  分析:

  Diane那深深的恐惧最后出此刻梦中了!那所公寓的确就是现实中Diane所住的公寓,而那具腐尸,不知你是否仔细看了:黑色的睡衣,一头披肩的黑色卷发--那是现实中的Camilla的样貌啊!这其实是Diane想象中的Camilla的死相。而且她的死都与Diane这个名字联系在一齐。“Camilla已经被Diane杀死了!”Diane的这个意识是这段梦境的成因。

  2.梦中,她们快到Diane公寓时,看见了几个像是保镖的男子。其中有一个还接走了一个金发女子。因为害怕,她们躲开了这些人。

  分析:

  现实中,Camilla至少已经是个名气不小的明星了,而且似乎还是电影公司的宠儿。因此,她来Diane家时,为掩人耳目,她总是戴金色假发的,并有保镖接送。这是梦中保镖和金发女子意象的来源。

  梦境第11段:

  Betty和Rita逃回家中,Rita深感自己也会遭此厄运。Betty帮她换上金色假发。Betty邀Rita同床共寝,两人做爱并相互表达了爱意。

  分析:

  (1)Camilla又回到自己身边的愿望得到暂时的满足。但是Diane的潜意识里还是意识到Camilla已经不在了,所以这一段的配乐有那么点儿生离死别的味道。

  (2)Rita最后戴上了金色假发,这就应是现实中Camilla每次出此刻Diane家里时的形象。只有Camilla戴上金发时,她才是完全属于Diane的。

  梦境第12段:

  Rita在梦中不断地用西班牙语叫着“寂静”一词。Betty叫醒了她。她们来到一处叫“寂静”的戏院观看表演。表演的主题是“你所看到、听到的都是假象,是幻影。”Betty在台下不停的啜泣甚至出现剧烈的颤抖,Rita在自己的包里发现了那只蓝色的盒子。

  分析:

  这个噩梦快要结束了!“寂静”戏院其实是Diane和Camilla在现实中去过的地方,这从“寂静”剧场的一个演员--那个白胡子老头能够看出来。在前面的梦境里,他是Adam落难时住的旅馆的老板。“寂静”剧场的演员才是他的真实身份。演出的主题是揭露幻象,这恰好对应着:梦境是虚幻的,残酷的现实即将来临。因此意识到这点的Betty(Diane)不停的抽搐。同时,蓝色的盒子也出现了,现实中最突出的矛盾出此刻梦中,一切变得越来越“真实”。“寂静”剧场因为它的演出主题的特殊而出此刻这个梦中,而且成了梦境与现实的结合点。

  梦境第13段:

  她们回到家里,Rita拿出蓝色钥匙,这时Betty不见了,Rita一个人打开了蓝色盒子,镜头进入盒子,一片黑暗。

  分析:

  梦已经接近尾声了。Betty不见了,这时的Rita几乎已完全是Diane的化身,世界仿佛只剩下Rita(其实是Diane自己)一人,无助、惶恐的承担自己犯下的罪过(蓝色的盒子)。

  梦境第14段:

  梦的尾声:Betty的姨母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公寓,然后离开。镜头突然转到了Diane的公寓,睡在床上的是梦中Diane公寓里那具死尸完好时的模样,牛仔推开门说:“美女,该起床了!”镜头转回到床上,尸体已经腐烂!噩梦结束。

  再下一个镜头,Diane以与尸体相同的睡姿躺在床上,与她换房的朋友来取东西,她的敲门声把Diane吵醒了。

  分析:

  这一段Diane已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美女,该起床了!”是以前经常有人对Diane说的吗?是牛仔吗?牛仔在现实中只在Adam的party上出现过一次,而且没露过正脸。如果是牛仔说的话,那难道牛仔是Diane的情人?更合理的是这句话以前是Diane和Camilla经常相互说的,又或者只但是是那个来敲门的朋友说的,但为什么在梦中说话者的影像成了牛仔?那里其实是Diane梦境和现实交叉构成的幻觉,真正来叫Diane起床的是来放置钥匙的杀手,但牛仔在梦境中的主角就是杀手,所以Diane的梦中把她叫醒的是牛仔。(Tock修改)

  以上便是我对“穆赫兰道”这个噩梦的分析。我想说我对梦的理解是很肤浅的,在上述的对这个梦的分析中,有些只是我的推测,有些只是我的几个推测中较合理的一个。我这样释梦,也许是会在内行人面前贻笑大方的。但我期望以这篇影评做抛砖引玉之用,让一些看到这篇文章的心理学专业人士用专业的释梦方法来解析这个噩梦。

  牛仔就应是主角幻想中的父亲,现实中可能是最真心关心自己的人。

  但是我觉得牛仔可能代表的是女主角内心所渴望力量的代表。比如,能够让导演屈服。喊她起床则代表女主角渴望有中强大的力量能够帮忙她,成就她。

  穆赫兰道影评(四):

  大卫·林奇的电影就像一个爱得瑟的歌手站在舞台上表演一般,肯定不会缺乏跟观者的互动。从早期的《橡皮头》,再到之后的《蓝丝绒》,以及这部《穆赫兰道》,表面上看它们晦涩难懂,甚至有点自说自话,惊世骇俗,但其实在林奇的电影世界里,看电影已经变成了导演出题,观众答题的过程。这个过程之中,观众需要根据画面猜涵义,思考情节背后的逻辑关系和象征好处。我一向怀疑大卫·林奇的智商是不是跟爱因斯坦有一拼,要不然怎样会把电影这种视听艺术与人类看不见摸不着的思维活动联系的如此缜密,令人叹为观止。

  对于诸多电影爱好者来说,《穆赫兰道》始终是一块最难啃的骨头,在“最难理解的**部电影”的排行榜上,它总是居高不下。首先我们要确定的一点是,林奇并不是在那里故弄玄虚什么,他只是完完整整的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梦境而已,这个梦很有可能就是林奇自己做过的一个梦。法国数学家笛卡尔在确立解析几何学时,是想象着把苍蝇飞过的轨迹变成一条线;同样,林奇他用影像将原本不可能呈此刻眼前的梦境忠实的纪录下来,让人真正可能用视听感官来感知梦的发生始末。尽管也有很多导演在电影中表现过梦境,但是很难有人跟林奇电影梦境的事无巨细相媲美。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与现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就明确阐述了梦其实就是人的欲望和满足的一种体现。那么影片中的那个梦境的现实版本是什么样貌的呢?

  影片的主角戴安妮梦想成为一个电影演员。她参加了一个舞蹈比赛,从中脱颖而出,从此踏进了演艺圈。她来到好莱坞闯荡,期望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不久之后,有一部电影要选女主角,戴安妮前去应征,但没有成功,而是一个叫卡米拉的女孩获此殊荣。戴安妮就和卡米拉做了朋友,之后慢慢成为了同性恋人。戴安妮对卡米拉一往情深,但卡米拉对戴安妮的感情就没有那么深。之后,卡米拉认识了导演亚当,两人经常会在戴安妮的面前调情,这让深爱卡米拉的戴安妮感到十分难以忍受。有的时候戴安妮也会因为此事与卡米拉吵架。

  有一天晚上,卡米拉带戴安妮来到亚当的家里,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饭局上,卡米拉依然与亚当打情骂俏,戴安妮忍了。然而,卡米拉竟然公然跟另外一个女人接吻,戴安妮更加悲哀欲绝。最后,当卡米拉告诉戴安妮,她要和亚当结婚了,戴安妮彻底绝望了。

  戴安妮雇了一个杀手暗杀卡米拉,杀手给了她一把蓝色的钥匙,说到时候她会在一个乞丐那里看到一个盒子,用钥匙打开,就证明暗杀已成功。之后,她找到了那个乞丐,打开了盒子,结果她的幻觉让她看到一对老头老太太从里面跑出来,她吓得赶紧回到房间。在极度恐慌中,她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她感到对生活的绝望,便掏出手枪,自杀了。

  梦的解析

  在梦境里,戴安妮名叫贝蒂,贝蒂怀揣着明星梦来到好莱坞闯荡,想要在一部电影里试镜,她住在她的姑妈鲁恩家里。在姑妈家,她偶然发现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现实中的卡米拉,但是她在梦里名叫丽塔。丽塔说她刚刚出了车祸,只有自己一个人生还,虽然没受伤,可她失去了记忆,就连她兜里的一大把钱和一把蓝钥匙都记不起来了。为了帮丽塔找回记忆,至少明白她自己真名叫做什么,贝蒂到处翻阅报纸,查电话号码薄,还给警察局打电话调查车祸状况。最后,坐在餐馆里,丽塔突然想起自己名叫戴安妮·塞尔温。为了证实她的想法,贝蒂带着丽塔来到她以前住过的家,在仓库里,她们竟然发现了一个女人的尸体,两个人赶紧跑回去了。尽管丽塔的存在被管家发现,管家不允许她留在那里,但是贝蒂还是慢慢的和丽塔有了感情,于是两个女人坠入了爱河。可就在她们爱正浓的时候,丽塔突然不见了,贝蒂找出了一个蓝色盒子,而丽塔的盒子刚好能够打开它。打开之后,梦就醒了。

  人物关系的扭转是戴安妮内心意识的体现。贝蒂其实是白天戴安妮在餐馆里看见的一个服务员的名字,梦里的贝蒂是一个开朗、热情、自信的女孩,这与戴安妮的颓废、悲观完全不同,所以贝蒂是戴安妮潜意识里的一个理想形象。而梦中的丽塔虽然与卡米拉是同一个人,但现实里的卡米拉清高冷傲不可一世,所以爱她的戴安妮在梦中将她塑造成一个需要帮忙的可怜的乖乖猫形象,自己是作为一个保护她的人而存在的,这也体现出她对卡米拉浓厚的感情。这种感情还体此刻失忆的丽塔说自己的真名是叫戴安妮,这证明戴安妮期望自己能与卡米拉合二为一,永远都不分离。

  现实中,戴安妮因爱生恨,谋杀卡米拉,这种情感是矛盾的、复杂的,她有愧疚,也有悔恨,着同样在梦境中有了体现。梦境最开始就是丽塔坐车在穆赫兰道出了车祸,而她是唯一的生还者。这是戴安妮潜意识的一种意愿,她期望丽塔能够死里逃生,也就是说她宁愿现实中自己没有谋杀过卡米拉,所以她把这一愿望转化成了梦境的这个场景。现实中的戴安妮也以前在这个地点,坐过这样的车,但是状况完全不同。当丽塔找到自己以前居住过的房子后,她看到仓房里躺着一具尸体,不难看出,那具尸体就是卡米拉的!这其实是戴安妮想象中卡米拉的死相,显然,她对此无比愧疚和恐惧。

  与戴安妮的感情线索并行的,是她的事业线索。在梦中,贝蒂的表演征服了所有人,轻而易举的获得了那个电影中的主角。尽管的制片方要求启用一个叫卡米拉的演员,但导演亚当坚持要用贝蒂。为此,亚当不惜与制片方发生冲突,甚至就连制片方排出一个牛仔要挟他,他也不改自己的决定。在试音的时候,贝蒂发现亚当对她暧昧的眼神,急促不安的她赶紧提前离开了。

  现实中,戴安妮是个不被看好的演员,她的风头无论如何都抢但是卡米拉。但哪个演员不期望自己能出名呢?所以她梦中把自己想象成了一个受人欢迎的演员,而且还有一个无比拥护她的导演。虽然现实中亚当是她的情敌,但她有意压低他的身价,让他变成一个喜欢上自己的人,可见戴安妮依然是期望他能放下卡米拉,让卡米拉回到她身边。不仅仅如此,梦中甚至戴安妮还对亚当“下狠手”,让他的妻子搞外遇被捉奸在床,妻子不但没害怕,反而把亚当赶出了家门。亚当的情感失意带有戴安妮主观上报复他的意思。

  影片前四分之三的部分表现的就是戴安妮做的这个梦。但是毕竟梦是现实的再创造,所以梦里的故事跟实际状况有一些出入。在梦里出现了很多旁枝末节的东西,比如有一个神经过敏的男人坐在餐馆里,跟自己的朋友讲述自己梦到的一个关于餐馆的不详的梦,然后他在路口遇见了一个长相骇人的乞丐,他当场被吓晕了过去。乞丐在现实中是戴安妮犯罪的证人,戴安妮对乞丐怀有一种恐惧感。她在梦中将这种恐惧感转移给了一个神经过敏的男人,因此出现了梦中乞丐吓死人的一幕。此外,在梦中还出现了一个杀手,在办公室里枪杀了一个人,结果枪走火了,子弹打到了隔壁的一个女人,杀手为了防止走漏风声,来到隔壁把那个女人也打死了。结果他的所作所为都被一个清洁工看到了,杀手又之后杀死了清洁工。这时,警铃响了。这一段梦实际上表现了戴安妮忐忑不安的心理状态,她就如同那个杀手,越是想掩盖,却越是欲盖弥彰。人在做梦的时候,难免会出现一些游离在“主要剧情”之外的小片段,大卫·林奇都将这些小片段呈现出来,而且也确实都与现实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穆赫兰道影评(五):

  此刻,正式开始《穆赫兰道》的鉴赏。以前有过很多描述梦的电影,比如黑泽明的《梦》;很多描述心理的电影,比如马丁斯科塞斯的《禁闭岛》;很多悬疑片,比如大卫芬奇的《七宗罪》。但是从来没有一部将噩梦如此复杂而宏大的以影像的方式呈现出来,如此诡异而杰出的表现一场谋杀案。《穆赫兰道》是一部很杰出的悬疑片,无论其手法,其故事,其人物都堪称神作。大卫林奇的确是鬼才。

  影片开头的先是一段音乐,变化虚幻的背景下是一些真人、真人的镜像还有影子在跳舞。这就是在暗示佛洛依德的精神层次理论。即意识、前意识与潜意识(见理论普及1.)。然后开始出现一张床,近景镜头的特写,伴随着熟睡的呼吸声,微微略带紧张的呻吟表示睡觉的人正在做噩梦。于是,下面整个电影正式开始了,整个90%的部分都是这个漫长的噩梦。下面我们刨丁解牛来细细拆开每一个情节。究竟梦境在哪里结束,一向以来存在诸多分歧,下面我把梦境和不确定的地方分段标号逐一展开罗列。

  1.镜头的开始既是电影名字也是那个路牌:“穆赫兰道”。年轻的演员棕发美女坐在车上,车在穆赫兰道停下了,吃惊的她问司机A为什么停在这,司机A拿出了枪赶她下车,这时一辆车突然冲过来正撞在他们车上,所有人都遇难了,只有棕发女子活了下来,她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座别墅,别墅的女主人是一个老妇B,正好收拾行李出远门,来到别墅,女子就晕倒了。电影公司的幕后黑手互相打电话通知,车里的女孩失踪了。

  2.警笛声中,镜头转到了日落大道的维琪斯餐馆里,年轻人C和老者D坐在窗边一边用膳一边聊天。C在右边,D在左边。年轻人的煎蛋和肉都摆在桌上没动过,果汁和咖啡也没喝过,老人则都吃的差不多了。C说他只喜欢来这一家维琪斯餐馆,因为他以前做了两次噩梦,梦到在这一家餐馆里面,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他很害怕,看见D站在身后的吧台旁边,也是受到惊吓的样貌,因为C能够穿过墙壁看见一个很恐怖的男人,他们都是被他吓的。于是C就来这家店,看是否会遇到那个恐怖的人,以此来消除自己的恐惧。D先走到了吧台边,然后他们一齐出来走到餐厅后面,墙上写了一个绿色的标语“入口”。墙后面突然出现一个恐怖的浑身肮脏男人,即一个乞丐,于是C当场被吓到在地。

  3.金发少女贝蒂从加拿大安大略省来好莱坞发展,渴望当一名演员,飞机上认识了一对和蔼的老夫妇E和F,下飞机后在机场道别,老夫妇对贝蒂亲切鼓励与祝福。然后贝蒂被主动搭客的出租车接走,而老夫妇则坐着一辆加长礼车离开,车上老夫妇流露出诡异、僵硬而扭曲的笑容。

  贝蒂来到了好莱坞的姨妈家中,姨妈就是之前出远门的老妇B,姨妈在好莱坞很有影响力,人脉很广,而且房子很豪华。贝蒂受到了管理员(还是房东什么的)的热情欢迎,这人自称叫可可,看见院子里的狗屎,她很生气,不喜欢宠物,并且讲述了以前一个住客养了一只袋鼠在院子里(果然是在做梦)。可可热情周到的接待令贝蒂很欣慰,交给她钥匙以后可可离开了,并且告诉贝蒂如果有任何需要能够联系她。贝蒂开始欣赏房间,在浴室里,透过玻璃发现有人在里边洗澡,就是那个之前溜进来的棕发女子。棕发女子因为车祸失忆了,于是透过镜子看见墙上的海报给自己取名为莉塔,并且告诉了贝蒂自己出了车祸。贝蒂以为莉塔是姨妈的好友所以没有在意,然后贝蒂开始讲述自己的好莱坞梦。贝蒂发现莉塔头上的伤,于是期望给她找医生,莉塔拒绝了,她说自己只是需要睡一觉就好,于是莉塔睡着了,贝蒂替她盖上了被子。

  4.画面又转到了一栋高楼里,房间中几个人在谈话,年轻的导演叫亚当,和他同侧的他的经理人罗伯特史密斯在跟他解释,期望他能够在拍戏时重新挑选的女主角使用他们推荐的人选。侧边坐了两个人,年轻人达比先生和一个老头,之后进来了两个人,卡氏兄弟,他们给亚当看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金发女人叫卡米拉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