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团 - 公文写作 - 心得体会 - 工作报告 - 自我鉴定 - 活动总结 - 演讲稿 - 哲学 - 学生评语 - 工作总结 - 合同范本 - 演讲致辞 - 文秘写作 - 条据书信 - 礼仪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非主流文章网 > 写作文库 > 文秘写作 > 调档函 > 则再逐于鲁

则再逐于鲁

时间:2016-06-23 13:48:00 来源:调档函 点击:

《庄子·杂篇·盗跖的原文》
则再逐于鲁篇一

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强足以距敌,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往。」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往见盗跖。盗跖乃方休卒徒于太山之阳,脍人肝而哺之。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拜谒者。」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哺之膳。』」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孔子趋而进,避席反走,再拜盗跖。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瞋目,声如乳虎,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人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知维天地,能辩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今将军兼此三者,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将军有意听臣,臣请南使吴越,北使齐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使为将军造大城数百里,立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与天下更始,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此圣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愿也。 」盗跖大怒曰:「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悦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吾独不自知邪?且吾闻之,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今丘告我以大城众民,是欲规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长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尧、舜有天下,子孙无置锥之地;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非以其利大故邪?且吾闻之,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是之后,以强陵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莫大于子。天下何故不谓子为盗丘,而乃谓我为盗跖?子以甘辞说子路而使从之,使子路去其危冠,解其长剑,而受教于子,天下皆曰孔丘能止暴禁非。其卒之也,子路欲杀卫君而事不成,身菹于卫东门之上,子教子路菹此患,上无以为身,下无以为人,是子教之不至也。子自谓才士圣人邪?则再逐于鲁,削迹于卫,穷于齐,围于陈蔡,不容身于天下。子之道岂足贵邪?世之所高,莫若黄帝,黄帝尚不能全德,而战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不慈,舜不孝,禹偏枯,汤放其主,武王伐纣,此六子者,世之所高也。孰论之,皆以利惑其真而强反......

《孔子因季孔之说逐于鲁,墨翟因子冉之计囚于宋,什么意思》
则再逐于鲁篇二

(则再逐于鲁) 孔子因为季孔之说被驱逐到了鲁国
墨翟因为子冉的时间而被囚在宋国
告诉我们说话做事要谨慎小心而已
满意请
(则再逐于鲁)热心网友 2015-1-6

查看"历史学"专题栏目


《孔子被土匪抓住驳到哑口无言,出自哪里》
则再逐于鲁篇三

看过一篇文言文,名字好像是两个字。讲的大概是孔子把土匪抓住,土匪说你不是圣人吗,可是你怎么怎么样,举出一堆孔子言论中矛盾的例子,来印证孔子的虚伪,孔子被放走时冷汗直冒说还好跑得快真是没话说。这个故事是出自论语吗,那是哪一章那一节(则再逐于鲁)你说的是孔子与盗跖的故事吧。不是孔子被土匪抓了,而是孔子想说服这个土匪但是被土匪拨到了。全文如下:
《庄子•杂篇•盗跖第二十九》原文:
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强足以距敌,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往。”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往见盗跖。

盗跖乃方休卒徒太山之阳,脍人肝而哺之。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
拜谒者。”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哺之膳。”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孔子趋而进,避席反走,再拜盗跖。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瞋目,声如乳虎,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

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知维天地,能辩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今将军兼此三者,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将军有意听臣,臣请南使吴越,北使齐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使为将军造大城数百里,立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与天下更始,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此圣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愿也。”

盗跖大怒曰:“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悦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吾独不自知邪?且吾闻之,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今丘告我以大城众民,是欲规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长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尧、舜有天下,子孙无置锥之地;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非以其利大故邪?且吾闻之,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由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是之后,以强陵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莫大于子,天下何故不谓子为盗丘,而乃谓我为盗跖?子以甘辞说子路而使从之。使子路去其危冠,解其长剑,而受教于子。天下皆曰∶‘孔丘能止暴禁非。’,其卒之也,子路欲杀卫君而事不成,身菹于卫东门之上,是子教之不至也。子自谓才士圣人邪,则再逐于鲁,削迹于卫,穷于齐,围于陈蔡,不容身于天下。子教子路菹。此患,上无以为身,下无以为......

《方信盗跖、下惠之事》
则再逐于鲁篇四

请问三国演义89回方信盗跖、下惠之事是什么典故?谢谢! 盗 跖

【题解】
“盗跖”为一人名,指称一个名叫跖的大盗,本篇以人物之名为篇名。《盗跖》内容的中心是抨击儒家,指斥儒家观点的虚伪性和欺骗性,主张返归原始,顺其自然。
本篇写了三个寓言故事,自然地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至“几不免虎口哉”,写盗跖与孔子的对话,孔子规劝盗跖,反被盗跖严加指斥,称为“巧伪”之人。盗跖用大量古往今来的事例,证明儒家圣君、贤士、忠臣的观念都是与事实不相符合的,儒家的主张是行不通的,就连孔子自己也“不容身于天下”,因为他“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盗跖”是先秦时代里一位著名的叛逆者,称他为“盗”当然是基于封建统治者的观点,孔子眼里的盗跖就是“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的、吃人肝的人物,但同时又不得不赞美他“心如涌泉,意如飘风”,而且兼有“三德”。第一部分是全文的主体部分,因篇幅较长注译时划分为前后两个部分。第二部分至“离其患也”,写子张和满苟得的对话,一个立足于名,一个立足于利,通过其间的辩论更进一步揭示出儒家说教的虚伪性,并且明确提出了“反殉而天”、“与道徘徊”的主张,与其追求虚假的仁义,不如“从天之理,顺其自然。余下为第三部分,写无足和知和的对话,一个尊崇权势与富有,一个反对探求、抨击权贵,通过其间的讨论进一步明确提出“不以美害生”、“不以事害己”的主张。
本篇历来认为是伪作,或认为是后学者所为。通观全篇,第一部分与二、三部分的语言风格也很不一样,第一部分一气呵下,直陈胸意,淋漓尽致,不拖泥带水,与《庄子》内篇离奇婉曲的风格迥异;二、三部分又晦涩不畅,显得十分费解。

【原文】
孔子与柳下季为友(1),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2),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3),万民苦之(4)。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5);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6)。”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7),强足以距敌(8),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往。”
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9),往见盗跖。盗跖乃方休卒徒大山之阳(10),脍人肝而?之(11)。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12):“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拜谒者。”
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13)?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14),带死牛之胁(15),多辞缪说(16),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17)。子之罪大极重(18),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之膳(19)!’”
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20)。”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孔子趋而进(21),避席反走(22),再拜盗跖。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瞋目(23),声如乳虎(24),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意则死。”
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25),此上德也;知维天地(26),能辩诸物(27),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28)。今将军兼此三者,......

《柳跖为什么叫盗跖?历史》
则再逐于鲁篇五

楼主错了哦!不是柳拓,而是柳下——柳下惠的弟弟!

盗跖原名柳下跖,因为是盗贼的祖先,所以又叫盗跖。不知道是因为恶行颇多,还是因为自己哥哥太有名(他哥哥就是有名的坐怀不乱的鲁国大夫柳下惠),反正大部分史书没有记载,只有庄子里面有记述。也因此,许多史学家说盗跖根本是虚构人物,历史上根本没有盗跖可说是盗贼中英雄人物,唱响中国盗贼千年宣传口号的“盗亦有道”,水浒中打的“替天行道”就是严格贯彻这一精神。还有就是盗跖把圣人孔子给骂的哑口无言,也算给盗贼长了脸。

关于“盗拓”,最早是出自《庄子》。

下面是《庄子·杂篇·盗拓第二十九》的原文,如果有兴趣,自己可以翻译一下。看完后,说不定就知道为什么“柳下拓叫盗拓”了!!

原文:
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弗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强足以距敌,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
往。”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往见盗跖。
盗跖乃方休卒徒大山之阳,脍人肝而囗(左“饣”右“甫”音bu3)之。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拜谒者。”谒者入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囗(左“饣”右“甫”)之膳。”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孔子趋而进,避席反走,再拜盗跖。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囗(左“目”右“真”)目,声如乳虎,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知维天地,能辩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
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今将军兼此三者,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跖,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将军有意听臣,臣请南使
吴越,北使齐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使为将军造大城数百里,立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与天下更始,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此圣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愿也。”盗跖大怒曰:“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悦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
,吾独不自知邪?且吾闻之,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今丘告我以大城众民,是欲规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长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尧、舜有天下,子孙无置锥之地;汤、武立为天子,
而后世绝灭。非以其利大故邪?且吾闻之,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麋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

(则再逐于鲁)

《《孔子围于陈蔡》阅读答案及翻译》
则再逐于鲁篇六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4~7题。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

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

“子恶死乎?”曰:“然。”

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东海有鸟焉,其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翂翂翐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肋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孔子围于陈蔡》阅读答案及翻译】。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不免也。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纯纯常常,乃比于狂;削迹捐势,不为功名。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

孔子曰:“善哉!”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

孔子问子桑雽曰:“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孔子围于陈蔡》阅读答案及翻译】。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子桑雽曰:“子独不闻假(古国名)人之亡与?林回(假国之逃民)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 (选自《庄子·山木》)

4.对下列句子加点词语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大公任往吊之 慰问

B.自伐者无功 夸耀

C.为其布与 财帛

D.绝学捐书 捐献

4、【答案】 D

【解析】捐:抛弃,据上下文“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可以推知,“捐”不是“捐献”的意思。

5.下列各项中,全都表现孔子“全身远祸”的一项是( )(3分)

①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 ②辞其交游 ③逃于大泽

④伐树于宋,削迹于卫 ⑤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

A.①②③ B.②③⑤ C.③④⑤ D.①③④

5、【答案】B

【解析】考查筛选并整合文中的信息。【《孔子围于陈蔡》阅读答案及翻译】。首先要弄明白“全身远祸”的含义是“孔子全身而退,远离祸患”,据此筛查:①说明孔子招致祸害的原因 ④叙述孔子在宋国卫国被驱逐

6.下列对原文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本文中的孔子是一个谦虚而又勇于改错的人物形象,和《论语》中的孔子不能等而视之。

B.太公任认为至人心地纯一,行为平常,不求声名,不显露自己,所以能免受伤害。

C.子桑雽认为假国人林回丢掉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逃命,正可说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应以利害相维系,而应以天性相联结。

D.这两段文字,借孔子的故事说明无欲无用、因顺自然的处世哲学,说明庄子思想与儒家“独善其身”的思想有着共同之处。

《“孔子问子桑雽曰”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
则再逐于鲁篇七

孔子问子桑雽曰:“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

子桑雽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

孔子曰:“敬闻命矣!”徐行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

异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乃命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缘则不离,率则不劳。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

……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左据槁木,右击槁枝,而歌猋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

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

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

仲尼曰: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何谓无受人益难?”

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孔子问子桑雽曰”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君子不为盗,贤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其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

“何谓无始而非卒?”

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而已耳。”

“何谓人与天一邪?”

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

【注】①布,财货。②猋氏之风,神农时代的歌曲。③鷾鸸(yì ér):燕子的别名。④有:支配。

(节选自《庄子·山木》)

7.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A.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 竖子不足与谋

B.且君子之交淡若水 且臣少仕伪朝,历职郎署

C.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 酌贪泉而觉爽

D.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 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

7.B(A项,前者语气词,吗;后者介词,跟。B项,均为连词,而且。C项,连词,前者表承接,不译;后者表转折,却。D项,前者代词,代物;后者助词,定语后置的标志词。)

8.下列用“/”给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

饥 渴 寒 暑 穷 桎 不 行 天 地 之 行 也运 物 之 泄也言 与 之 偕 逝 之 谓 也 为 人 臣 者 不 敢 去 之 执 臣 之 道 犹 若 是 而 况 乎 所 以 待天乎

A.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B.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C.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 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D.饥渴寒暑/穷桎不行/天地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犹若是/而况乎所以待天乎

8.D(联系上下文,根据语意和文言虚词判断)

9.下列各句对原文有关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A.作者把孔子塑造为彻晓彻悟道家思想者,实际上是借孔子之事和孔子之口表达自己的观点:人受自然的支配,因而人应当体悟自然,谨守自然,顺应自然。

B.孔子周游列国遭遇种种厄运,亲朋故交、弟子友人越发疏远和离散,他为此感到困惑,经过子桑雽指点,孔子改变了人生的方向,弟子反而更加敬爱他。

C.子桑雽以林回在逃亡时抛弃贵重的璧玉而选择背负婴儿的故事阐明了人的交往不能以利害为原则,而应当以天性为本。随后进一步阐述了顺应自然,感情率真的思想。

D.孔子被困于陈、蔡之间,整整七天不能生火就食。他的歌咏,富有节奏和韵律,清楚、明确地表达了困厄给自己所带来的痛苦。【“孔子问子桑雽曰”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他的吟咏引起了颜回的注意。

9.D(“富有节奏和韵律”不正确,文中是“没有节奏”“没有韵律”。也非只表达了痛苦。)

10.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6分)

(2)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4分)

10.(1)君子淡泊却心相亲近(亲切),小人甘甜却利断义绝(易断绝)。那些无缘无故而接近相合的,那么也会无缘无故地离散。

(2)初被任用各方面都通达(办什么事都顺利),爵位和俸禄一齐到来没有穷尽。

【参考译文】

孔子问桑雽道:“我两次在鲁国被驱逐,在宋国受到伐树的惊辱,在卫国被禁止居留,在商、周之地穷愁潦倒,在陈国和蔡国间受到围困。我遭逢这几次灾祸,亲朋故交越发疏远,弟子友人更加离散,为什么呢?”

桑雽回答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那假国人的逃亡吗?林回舍弃了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跑。有人议论:‘他是为了那钱财吗?初生婴儿的价值太少了;他是为了怕那拖累吗?初生婴儿的拖累太多了。舍弃价值千金的璧玉,背着婴儿跑,为了什么呢?’林回说:‘价值千金的璧玉(跟我是)以利益相合,这个孩子(跟我是)以天性相连。’以利益相合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抛弃;以天性相连的,遇上困厄、灾祸、忧患与伤害就会相互收留。相互收留与相互抛弃差别也就太远了。而且君子的交谊淡得像清水一样,小人的交情甜得像甜酒一样。君子淡泊却心相亲近,小人甘甜却利断义绝。那些无缘无故而结合的,那么也会无缘无故地离散。”

孔子说:“我恭敬地听取您的指教!”于是慢悠悠地回去了,终止了学业,丢弃了书简,让弟子无须打拱作揖行礼,可是他们对老师的敬爱却更为增进了。

有一天,桑雽又说:“舜将死的时候,告诫夏禹:‘你要警惕啊!身形不如顺应自然,情感不如率真。顺应就不会背离,率真就不会劳苦。不背离不劳神,那么也就不需要用纹饰来装扮(待:对待)身形;无须纹饰来装扮身形,当然也就不必凭借外物。’”

孔子受困于陈国、蔡国之间,整整七天不能生火就食,左手靠着枯树,右手敲击枯枝,而且还唱起了神农时代的歌谣,有那打拍子的器具却没有节奏,有敲击的声响却没有节律,敲木声和歌咏声,清楚、明确地表达了唱歌人的心意。

颜回端坐拱手,掉过脸去偷偷看了看。孔子担心他彰显自己的道德而至于夸大,爱惜自己而陷于哀伤,便说:“颜回,不受自然的损害容易,不接受他人的利禄则较困难。没有哪个起点不同时又是终点的,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至于)现在唱歌的人又将是谁呢?”

颜回说:“我冒昧地请教什么叫做不受自然的损害容易。”

孔子说:“饥饿、干渴,严寒、酷暑,困穷滞碍不能通达,这是天地的运行,万物运动过程之发泄,说的是要随着天地、万物一齐变化流逝。【“孔子问子桑雽曰”阅读答案及原文翻译】。做臣子的,不敢违拗国君的旨意。遵守做臣子的原则尚且如此,何况是用这样的办法来对待自然呢!”

颜回又问:“什么叫做不接收他人的利禄则较困难呢?”

孔子说:“初被任用各方面都通达(办什么事都觉得顺利),爵位和俸禄一齐到来没有穷尽。这些外物带来的好处,原本是不属于自己的,(只不过是)我的命运被外物操纵。君子不会做劫盗,贤人也不会去偷窃。我若要获取外物的利益,为了什么呢?所以说,鸟没有比燕子更聪明的,看见不适宜停歇的地方,不再多看(即离去),即使掉落了食物,也舍弃不顾而飞走。燕子很害怕人,却进入到人的生活圈子(即,将巢窠寄于人的房舍)。如同国家的存在(即,人不能离开国家)。”

颜回又问:“没有哪个起点不同时又是终点的?”

孔子说:“使万物变化无穷却不知道那替代它的(即,不知道谁替代了谁),这怎么能知道它们的终点?又怎么能知道它们的起点?(只不过)谨守正道而对待它罢了。”

颜回又问:“什么叫做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

孔子说:“人类的出现,是由于自然;自然的出现,也是由于自然。人不可能具有自然的本性,也是人固有的天性所决定的,圣人安然体悟自然,并随着自然变化而度过一生!”

扩展阅读文章

非主流文章网 http://www.fzlhw.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非主流文章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